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四十八章 位置
    王记家常菜饭店的菜味道不错,苏青芷和孩子们至少吃得有滋有味。

    这一日傍晚,林静琅姐弟等在前门,等到林望舒进家门,姐弟三人年接扑上去。

    林望舒不得不把已经快要歪倒下去的林广喜抱起来,然而瞧着两个大的问:“你们有事要跟父亲说?”

    林静琅和林广喜很是欢喜的点头,林广喜直接抱着林望舒的脖子叫:“吃。”

    他年纪小,可是哥哥和姐姐牵着他从后院走到前院来,他听得明白,他们一路上都在说吃的事情。、

    林望舒在儿子们年纪小的时候,他还是很自然的会表现出亲近的意思。

    他笑着说:“你知道姐姐和哥哥要吃什么?”

    林广喜顿时一脸懵懂神色瞧向林望舒之后,他小手指往兄姐那里一指,说:“说。”

    林静琅脸红了起来,林广辉心里明白,姐姐出面说话,父亲绝对不会冷脸相对。

    他暗自伸手扯了扯林静琅的衣裳,林静琅赶紧上前抱住林望舒的腿,她仰头说:“父亲,那一天有空,父亲领着我们去王姨家的店里吃饭,好吗?”

    林广辉挺着小胸脯站在林望舒的面前,林望舒眼里闪过愉悦的神色,长子现在还懂得收敛面上的神色了。

    林望舒笑着问林静琅说:“琅儿,那你可曾跟你们母亲提过想再去你们王姨那里用餐的事情?”

    林静琅赶紧点头说:“父亲,我和弟弟们跟母亲提过,母亲说,只要父亲带着我们去,她是会许可的。”

    林望舒笑了起来,说:“好,等到父亲闲了下来,就寻一天带你们去用餐。

    这些日子,你们在家里要好好的表现,让我瞧着不错,就会有所奖励。”

    林静琅姐弟只拾他们愿意听的话,林广辉很是高兴的表示,说:“父亲,你放心,我和姐姐会好好上学,回来,我们会好好照顾弟弟。”

    林静琅在一旁连连点头,在林望舒望向她的手时,她笑着松了手,改成用手指轻轻的牵住林望舒的衣裳。

    他们往后院走去,苏青芷已经候在院子里面,她瞧着儿女三人笑着轻摇头。

    她抬眼瞧一瞧林望舒面上的笑容,她直接过去接过了林广喜。

    林望舒笑瞧着她,苏青芷是暗藏很深喜欢吃美食的人。

    他在外面吃到什么美食,他跟她说了之后,她第二天就会让人尝试着做出来。

    从前的时候,她不会直言跟他要求什么,现在则是会跟他提要求,有机会的时候,她也想尝一尝他吃过的美食。

    林望舒后来养成了在外面吃到美食,第二天,让身边人去打包回来,一家人品尝的习惯。

    苏青芷自然瞧明白林望舒的眼里笑意,她只当成没有瞧见一样进了房里。

    一家人用过晚餐,又在院子里漫步消食,他们当父母的人,很自然的陪着孩子们身边,听着他们童言童语,夫妻有时会暗暗的交换一下眼神。

    林望舒和苏青芷在陪伴孩子们这方面是有共识,两人都觉得这样的时光是要珍惜。

    孩子们睡后,时间也晚了,他们夫妻还是来得及说一会话。

    林望舒跟苏青芷提了提,他有心在城外官道两边种树的计划,现在已经着手在行事,他已经以他们家的名义,定了三棵易养活的小树苗。

    林望舒在安南城内种树,是因为他看到过县志,上面讲过从前安南城是一个绿树成荫的小城市。

    林望舒觉得在现时,他也可以做下这样利民的好事情。

    只是十年树木,这事情是长久的事情,他也明白为何以往的县长为何不行事。

    林望舒想着总应该有人着手这一桩事情,他与幕僚们提了提他的想法,幕僚们也觉得是可以做的事情。

    他与官员们提了提,官员们是觉得他太过多事,然而林望舒的理由太过正直了,他们选择面上支持,暗地里旁观。

    林望舒不是那种特别急于求成的人,他仔细的想过后有理有节的行事起来。

    苏青芷听林望舒的话,她笑着说:“好。”

    然后她想一想跟他说:“我现在手里有余银,你要用,可以跟我说。”

    林望舒瞧着她笑了起来,说:“我这是为公事而行事,如果还要动用到我们家里太多的银子,这桩事情,不做也罢。

    毕竟我们家也不是什么富裕的人家,实在是负担不起那样的贴补。

    而且就是那样得来的功绩,我也会觉得太没有意思了。

    我手里的银子,还是够买上三棵易养小树苗。

    等到过些日子,我带你们去瞧一瞧我们家种下的三棵树。”

    苏青芷笑了起来,她很是惊讶的问他:“难道那三棵树种在那里,你都知道?”

    林望舒笑了起来,说:“自然要知道地方,到时候,在县里好人好事刻录里面,还会留下我们家的名字。

    还有那三棵树如果活不长久,我们明年还要补种。

    我已经让人贴了公告,城外官道上种树行动,欢迎大家参与,但是一定要保证成活,而且还要官府派人认证而且记录下来实际情况。

    现在已经有许多人来官府登记了,我们这边也派人通知,三日后开始种树,我们家那三个树洞已经挖好了,三日后,我带辉儿去种树。”

    苏青芷一脸佩服神色瞧着他,瞧得林望舒笑了起来,说:“现在明白你夫君的本事了吧。”

    苏青芷连连点头,说:“明白,我早早就明白,我夫君是最最最有本事的人。”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笑了起来,问:“那我和你哥哥相比,我们谁是你心里最有本事的人?”

    苏青芷瞪眼瞧着他,说:“太幼稚了吧,你跟我问这样的问题。”

    “你是不是不敢当着我的面明说?你的心里面,还是你哥哥最最有本事?”林望舒瞧着苏青芷问。

    苏青芷笑了起来,说:“这也不是能相提并论的事情,在我的心里面,我哥哥和你都是最最有本事的人。

    我要是在你的面前,就这样轻易的否认我的哥哥,只怕你以后都会怀疑我与你说话的真实性。”

    林望舒心里多少有些安慰,不管如何他在苏青芷的心里面,也走到与苏丰道一样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