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五十四章 素淡
    初夏的时候,林望景夫妻赶到安南城,南方来的大客商已经先到一日,林望舒派人安排他在客栈里住下。

    林望舒派了幕僚先生去接待他们,过后,苏青芷听林望舒提了提,那位客商瞧着还是象实在人。

    苏青芷很是诧异的抬眼瞧着他,问:“你请了他一起用餐?”

    林望舒瞅她一眼说:“他来寻了我,我自然要去见一见人。

    过后,先生陪了这人一日,他跟我说,这是一个实在人。”

    王夫人听说是来了那么一个客商之后,她的心定下来,她悄悄问苏青芷,她们家的人要不要由幕僚先生带着去与客商见一见面?

    苏青芷笑瞧着她,说:“王夫人,我不懂生意场上的事情。我家老爷的心思也不曾用在那上面。

    要不,你悄悄问一问王大人,他是经事多年的人,一定比我们懂。”

    王夫人轻摇头说:“他说不用理会,已经有林大人派的人照顾了,我们这边还是等林老爷来了之后再说话。

    可是我想着客人来了,我们这种沾了边的人,也应该去人眼前晃一晃,表示一下亲近的意思。

    我家老爷说,用不着我们家的人上前来,他们只要把手里的事处置好,就是对这位客商最好的交待。

    他还说,别这样去晃一下,反而得把说好的生意,就这样的晃没有了。”

    苏青芷立时表示坚决支持王大人的话,现在最为重要的是要把货品准备好,等到林望景来了之后,就可以一手交货一手交银子。

    那人分明是信任林望景,万一他把王家夫人娘家兄弟的热情,当成不怀好意,只怕是今年有生意可以做,明年则无。

    苏青芷赶紧把这个意思透过王夫人听,当然她也表示,她这是以女子的小心眼猜测君子的心思。

    王夫人听苏青芷的话,她反而痛快的认同下来,然后她表示说,你这样说,我就理解了。

    王夫人跟苏青芷说:“林夫人,幸好你提醒了,我们这边是没有什么过河拆桥的心思。

    可是别人那边则不会这般想事,哪怕有你们家的先生陪着,只怕也会觉得我们有心想拐开林老爷与他做生意。

    这要是这家客商就这样的接受了我们这边的亲近,那明年的生意,还真不能和他继续做下去。

    他要是不接受我们的接近,那明年的生意,是他不会与我们做下去。”

    苏青芷笑瞧着她,谁都喜欢跟厚道人打交道,谁都怕跟虚伪的人久相处。

    有时候,太过热心人,也会容易让人误解。

    王夫人瞧着苏青芷满脸庆幸神色,说:“幸好我们两家相处得久,我又来问了问你。

    我家大人跟我说,我心里多少有些不太服气,我觉得我娘家兄弟不来一趟,那是太过怠慢了人。

    现在想一想,我娘家兄弟还真用不着耽误那功夫,他们只要把货盯好包好就行。”

    王夫人走后,苏青芷也暗自松了一口气,这生意场上的事情,果然是每行一步要仔细的想一想。

    过后,苏青芷把这个意思说给林望舒听,他笑了起来,说:“那些老商人都有失手的时候,你懂得那般的多想一想,已经很是厉害了。”

    苏青芷现在很是习惯林望舒时不时的夸奖她,有时候,林望舒没有夸她,她都会主动去跟他表示,她今天一日的辛苦。

    林望舒便会懂得顺势的夸一夸她,当然苏青芷很是懂得投桃报李的人。

    她慢慢的学会赞赏林望舒的行事,也会在瞧见儿女们的闪光点时,她会用力的夸赞他们。

    原本三个儿女在苏青芷的眼里,是各种的好各种的美各种的机灵可爱。

    苏青芷现在深深的感觉到好的婚姻带给一个女人的最大好处,就是能让她沉下心思来处事。

    林望景夫妻来了,他们先去了他们租住的院子。

    他们夫妻梳洗过后,又在院子里四处转了转,瞧得出来,这个院子的下人们还是勤快踏实人。

    刘氏顺手赏了院子里做活的人,又问了问没有在的人,她又随手把赏交到厨子代交。

    林望景夫妻到林宅的时候,苏青芷已经等候了一时。

    她带着林广喜给林望景夫妻见礼之后,跟林望景说:“三哥,先生在客栈里陪同你南方来的朋友。”

    林望景听后也无心留下来,他瞧一瞧林广喜那羞涩的小模样,他伸手抱起他,见到他很是安分的在他的怀里。

    林望景直接跟苏青芷说:“我带喜儿去见朋友。”

    他说完就走,容不得苏青芷多说半句话。

    管事妇人赶紧快步跟上前去,跟林望景提醒了一下林广喜的小习惯。

    林望景冲着她摆手说:“我们林家的孩子,历来不会在一处小院子里长大。我带他出门长一长见识。”

    管事妇人默然退了下来,她到院子里冲着苏青芷轻摇头。

    苏青芷轻轻的点了点头,她还是相信林望景,他是孩子的三伯,他是为了孩子好,才宁愿抢这样的一个大包袱在怀里带着走。

    刘氏在一边瞧着苏青芷无任何生气的神色,她笑着跟苏青芷解释说:“你三哥也是喜欢喜儿,他会照顾好喜儿。”

    苏青芷笑着跟她说:“三嫂,有三哥照顾喜儿,我是放一百个心。”

    苏青芷瞧一瞧刘氏的神色,又见她一身素衣,她暗自皱眉头说:“三嫂,你们是在晚上赶路吗?”

    刘氏轻轻的点了点头,说:“是啊,你三哥说,他不能让人在这里等久了。家里的事情一了,我们就赶着来,能这么快来,还是加了银子的事情。”

    苏青芷轻轻的点了点头,她想起刚刚林望景身上的衣裳,好象也是有些素。

    她低声问:“三嫂,那家里发生了什么急事情?”

    刘氏瞧着她,说:“我们原本定好了时间,在要动身前几天,小叔祖父没有了。”

    苏青芷的脸色变了变,她瞧一瞧她身上的红衣,她赶紧起身说:“三嫂,你坐,我去换一身衣裳出来。”

    刘氏瞧着她轻点头说:“还有三天,我们就不必穿着素衣。我们当小辈的人,总要表一表心思,你们这里三天里还是要吃得素淡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