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六十章 不一般
    王喜儿在苏青芷面前嘀咕过好几次,她表妹为何会这样轻易就许嫁了,表妹不是一直说,离了她的弟弟,她就不活了。

    表妹一直表现得待她弟弟一往情深非他不可,这才多长的时间,她就变了心意?

    苏青芷当着王喜儿的面,实在不好意思跟她说,那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人。

    她待王喜儿弟弟好的时候,那是因为王喜儿弟弟是她目光触及处条件最好的适婚人。

    她逼婚到最后两家都快要绝交了,她也知道再留下没有好果子吃,自然别外挑选了高枝。

    那个外地商人,是她目前能挑选的好人选,最重要那人表现出来的是身上有银子花用。

    刘氏听王喜儿嘀咕几次后,再问清楚那事情之后,她很是佩服的跟王喜儿说:“你家能培养出你弟弟这样的人,是有福气的人家。

    可惜你家父母的行事,又毁了你弟弟的大好前途。”

    王喜儿听刘氏的话,她顿时伤心起来,说:“难怪我弟弟跟我说,他的资质不如来过安南城的苏少爷,他想好了,他不再折腾了,他考一个举人就行了。”

    刘氏过后问苏青芷,王夫人待这个长子媳妇的娘家人如何?

    苏青芷笑着跟她提了王记家常菜饭店的事情,也明说了,现在暂时是王喜儿顶着东家的名,等到那表妹的事态影响平静之后,就会把东家名号还了回去。

    刘氏听后跟苏青芷说:“王大人的家风不错,大喜儿的弟弟要是一个好的,将来王大人待他也不会差。”

    苏青芷仔细的想一想,她瞪大眼睛瞧着刘氏,见到她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她仔细的想了之后,也觉得王大人这样的选择是不会太差,毕竟他的儿子们好象志向都不在此处。

    苏青芷很是感叹的瞧着刘氏,说:“三嫂,你想得好长远啊。”

    刘氏笑了起来,说:“我听大喜儿提及她弟弟,其实也不算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只不过是一家人太过心软罢了,特别是当儿子的人,后来已经醒悟过来了,当爹娘念及亲情为难嫡亲的儿子。

    经一事长一智。大喜儿的弟弟这样的人,现在认下身边的女子,愿意娶她为妻,真让我听了羡慕啊,这个女子的命真不错。”

    苏青芷瞧着刘氏笑了,低声说:“她们许多人说大喜儿的弟弟太不近人情,可是我觉得他先前是不应该由着舅家人闹事。

    他要是那时候绝断下来,或许就不会如此了。”

    刘氏笑了,她瞧着苏青芷说说:“那样大喜儿娘家人,只怕这一辈子都会觉得欠了这个舅家的大人情。

    这样还好,一家人不用背着那样的人情包袱。

    那一家人不顾及亲情,这般算计的时候,他们的心里就没有多顾及到亲情。

    大喜儿娘家人重情,那是直接把柄递到她舅家去,由着别人随意用,直到受不了为止。”

    感情是会渐渐的消磨掉,哪怕是亲情也会如此。

    刘氏瞧着苏青芷笑了起来,还好苏青芷的性情是不会扲不清。

    而且她在有些时候,她还是很有决断心。

    傅夫人跟刘氏说,她不曾想到苏青芷会是那样淡漠的性子,她一直看到的都是苏青芷温和的一面。

    就因为她一次的错,苏青芷待她自此之后一直淡漠。

    刘氏听出傅夫人的后悔,她跟她叹息着说:“你当日跟她直言,也许不会如现在这般。

    算了吧,我家小弟妹的心宽,她不会与人有太的计较。”

    苏青芷不是那种心狠的人,她做不出那种在人群里排挤傅夫人的事情,她最多能做的事情,那就是待她淡漠。

    刘氏觉得苏青芷的心肠不够狠,她知道这样不太好,可是她的心底却希望苏青芷能够一直保持下去。

    刘氏觉得左右为难,她想着林望舒的态度,她觉得她太过杞人忧天了。

    那家男人喜欢身边卧着的女人心肠如毒蛇?

    刘氏顿时悟了,她觉得苏青芷这样好,想来林望舒也觉得她这样甚好。

    刘氏想得明白过来,就再也不没有心思往林宅内里招呼人热闹了。

    她跟苏青芷说:“住家的地方,隔一阵子热闹一天,还行。

    这要隔上一两天就这样的热闹,我觉得会影响生活。”

    苏青芷觉得刘氏这是过了最初的那种强颜欢笑的时期,她现在转为往正常生活发展。

    她笑着安抚说:“三嫂,不管是接连着热闹,还是日后隔久一些热闹,我觉得都还行。

    这也没有影响到什么生活,反正申时之前,大家都各自散去了。”

    刘氏不再约人来林宅,她的心思转往外面。

    她和族嫂联系多了起来,苏青芷因此多了一些时间用心抄书。

    苏青芷觉得生活的压力,从来不会就这样轻易的没有了。

    林望景为了五房的人在外面奔忙,可是他们这一房的人,也不能全然依赖与公中开支。

    林广喜大了,他现在吵着要跟哥哥姐姐去私塾读书。

    苏青芷只能陪着他去私塾,只是她要林广喜答应下来,去了,不许闹,就在外面悄悄看。

    林广喜应承下来,他们母子在私塾的院子里偏静处,两人悄悄的听着内里夫子讲课。

    林广喜小脸一本正经的样子,瞧上去,还是有些象是听进去的样子。

    苏青芷陪他好一会,王夫人婆媳听说后,她们悄悄的过来看情况。

    苏青芷瞧见之后,她示意她们注意林广喜,那对婆媳两人瞪大眼睛,瞧上去,那个小人儿还真有些象小书生的模样。

    林广喜听了许久之后,他回身抱住苏青芷的腿,跟苏青芷低声说:“站,累。”

    苏青芷弯腰抱起他,低声问:“喜儿,我们走吧。”

    林广喜很是恋恋不舍的样子,苏青芷只有抱着他听完一节课,母子两人行出私塾门,王夫人婆媳在外面很是赞赏的眼光瞧着林广喜。

    两人满脸羡慕神色瞧着苏青芷,王喜儿直言说:“苏九,小喜儿果然读书人家的哥儿,跟一般人家的哥儿不同啊。

    他这般小的年纪,已经知道上进读书。”

    苏青芷是不会打击孩子向学的心思,她笑着跟王喜儿说:“你们家一样是读书人,大喜儿,你家的哥儿也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