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六十一章 好友
    苏青芷担心刘氏在林宅里过得不自在,她很是关心她,常问她,要不要约朋友来热闹。

    刘氏瞧着苏青芷那一脸操心的神色,她笑了起来,说:“我这些日子过得有趣,只不过静了几天。

    你别操心了,我会安排好自个的事情。

    等到那天我们约多一些人,我们一起去城外赏一赏风景。”

    苏青芷笑着点头说:“那我们去阳翠山,我还没有去过,只听她们说过风景很不错。”

    刘氏上下打量苏青芷之后,说:“小九啊,我知道你事事亲力亲为,可是你的体力,只怕还是要多练一练啊。

    这些日子,你早起,我们一起在街上来回三趟啊。

    我们练上半个月,再来约人去爬阳翠山。”

    苏青芷瞧着刘氏点头说:“好,明天起,我们一起去街上转一转。”

    刘氏瞧着她笑了起来,说:“我们大早上去街上来回三趟,那个时辰的店铺门,只怕是没有几间会这么早的打开门做生意。”

    苏青芷瞪眼瞧着刘氏说:“大嫂,我早起要送琅儿和辉儿上学,还要照顾喜儿起床。”

    刘氏瞧着她,笑着说:“你放心,也不会耽误你的行事。我们第一趟走回来,你正好送琅儿和辉儿去上学。

    第二趟走了回来,喜儿大约也醒了过来。第三趟的时候,我们带着喜儿一起上街上,顺带在外面用早点。”

    苏青芷只觉得刘氏很会安排生活,难怪她在安南城短短的日子气色这么好。

    苏青芷好奇的问刘氏:“三嫂,你近来睡得好吗?”

    刘氏很是喜悦的跟苏青芷表示,她近来一直睡得好,安南城是一个好地方。

    苏青芷觉得不是安南城是一个好地方,而是林望景让刘氏安心。

    在不长的日子里面,林望景已经书信好几封给刘氏,听刘氏跟苏青芷提过一句两句话。

    林望景是与她交待行程,顺带让她安心在安南城等他回来。

    自第二日起,苏青芷与刘氏在街上开始行走,刘氏颇有些嫌弃的跟苏青芷说:“小九,要是能有一个地方,让我们跑上几圈。

    我觉得要比我们现在来回走上三趟能练习体力一些。”

    苏青芷只是好奇的跟刘氏说:“三嫂,你从那得来的练习体力的方法?”

    刘氏回头望她一眼说:“自然是你三哥写信跟我说的,我想着我一人练习,我一人在街上这样走来走去,实在让人瞧着不象话。

    现在有你和我一起,我们这样在街上来回的走路,别人会以为我们两人在赏街景。”

    苏青芷对着刘氏佩服的竖起拇指说:“三嫂啊,你昨天应该跟我说实话啊。而不是一脸好心与我说,你要陪我多练习体力。

    我昨晚可是很感谢你,在夫君面前一直夸奖,我有一个天下最好的三嫂。

    这才一个早晨的功夫,你就让我有一种白夸了你的想法。”

    刘氏笑眯眯的瞧着她,说:“这事情,迟早就会有说白的时候,我自然要早跟你说明啊。

    至于你夸我的话,我觉得你夸的对,你不要那种白夸的负担。

    你想一想,如果没有我的鼓励,你也是想不起还有这种法子来练习体力吧。

    小九啊,我还盼着你再生多一个侄子,所以,你的体力一定要好。”

    得,所有的好,刘氏全占了,再说下去,苏青芷就成了那个亏心的人。

    苏青芷很是服气的跟刘氏说:“三嫂,你再多教一教我,你如何可以黑白颠倒说得这般的自在,而且是特别的理直气壮?”

    刘氏直接冲着她摇头说:“小九啊,你太嫩了一些,你要跟我们这些当嫂嫂的人多学一学。

    你不能只看到事情的一面性,你要看到事情的多面性。

    从我这边看到自然是我认同的一面。

    小九,我是从来不说黑白颠倒的话,自然在任何时候,我说的话都能理直气壮的面对人。”

    苏青芷只觉得学到了一些皮毛,可是林望舒跟她说过,有的时候,静默要比说话来得好。

    苏青芷觉得她没有刘氏这种本事,还是不要随意使用刘氏的招数。

    苏青芷和刘氏连续半个月在街上走三趟,渐渐成了官街上的风景。

    王夫人悄悄问过苏青芷,知道她是用这种方法在练习体力。

    她笑着摇头跟苏青芷提议,有这功夫走来走去,还不如去抱着林广喜从街头走街尾,只要两圈下来,一定可以把体力稍稍的练得好一些。

    王喜儿则有些羡慕的跟苏青芷表示,她想早晨跟着她们一起走动。

    苏青芷自然是欢迎她同行,只是她想起王夫人的态度,她跟王喜儿悄悄的提醒了一下。

    王喜儿笑了起来,她凑近苏青芷的耳朵边,低声说:“我听母亲提了提,母亲说,我也可以跟你一起走。

    到底孩子大了,已经不能总是抱在怀里不放手。

    我一天抱着孩子两圈从街头走到街尾,对我来说,也练不了多大的体力。”

    苏青芷瞧着她的眼色都不对劲起来,王喜儿立时笑了起来,跟她解释说:“苏九,我是农家的女子,我又不是家里娇养长大不知事的人,自然会在家里做事情。

    你是城里读书人家的女子,你身边有丫头,自然是没有我这种自小要做农活的人体力好。”

    王喜儿的得意,让苏青芷瞧着直接白眼向着她,说:“你是农家女子,可是我早听你说过,你除去做家事外,从小到大也不曾做过几天的农活。”

    王喜儿瞧着苏青芷,她是一脸无辜神情跟她说:“苏九,那时候,我跟你不太熟,我与你说的话是有些夸张。

    我其实在家里是做农活长大的,我小时候,还是在田边长大的。”

    苏青芷瞧着她笑啊笑,笑得最后她不得不实话实说,她在娘家的时候,的确是不曾做过几次农活,她不能昧着良心说假话。

    苏青芷瞧着王喜儿笑了,说:“大喜儿,我们这样的交情,谁又能隐瞒得了谁。”

    王喜儿笑了起来,她连连点头说:“我们这样的交情,太熟了,你抬眼,我就知道你想说什么。

    我摸一下头发,你也能明白我的想法。

    苏九,我们当一辈子的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