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六十六章 好
    苏青芷无心改变王喜儿对那个阶层的认知,有时候,对本分的人来说,无知并不是什么坏事。

    至少在一定的程度上面,能够限制了人的本心里面,那种对好生活的一种的奢望。

    人,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却野望不能实现的事情,那还不如王喜儿这般的认知,对那种生活有一种天然的排拒心。

    苏青芷和王喜儿有一种天然的投契,两人大约在许多事情上面,她们很有共同的认知点。

    王喜儿接连见识刘氏好客的姿态之后,她想着苏青芷这种随心行事,都暗自有些为她着急起来。

    她跟苏青芷说:“苏九,我在安南城里最佩服的就是我的母亲,她是什么样的人,都愿意好好去相处的人。

    我第二佩服的就是你家三嫂,你瞧一瞧,她才来多久的时候,就把你这个宅子里好好的热闹了一些日子。

    苏九,你三嫂为人不错,你闲着的时候,要跟她好好的学一学。”

    苏青芷明白王喜儿的好心,只是她要是真的去跟刘氏学,只怕学到最后的结果是东施效颦。

    人,各有长处。

    苏青芷曾经担心过,将来无法在内宅的事物里帮衬到林望舒。

    他们夫妻情深之后,她把担心坦白的说给林望舒听。

    林望舒听后深思片刻说:“我娶你之前,就差不多知道你是什么样的品性。

    我那个时候,就已经想得通透,我的仕途,如果要靠家里的女人来扶持,只怕是好好坏坏都会由着女人来成就。

    我的仕途,我可以靠我自己来就成就,我那样会有成功的感受。

    再说,你或许不是长袖善舞之人,可你也不是那种不知事的女人。

    你在安南城短短的日子里,你一样交下王夫人这样的朋友。

    朋友不是以多来分,而是以实在交情来区别,这一点上面,你已经帮到我了。”

    林望舒不会提醒苏青芷,他内心里是不太喜欢长袖善舞的女子,总觉得那样的女人太过多事了一些,稍稍有些本事,就想插手进男人们的事情里面,把她身边的男人衬托得无能。

    林望舒觉得苏青芷凭着本心去结交朋友,也许正好能交上真正的朋友。

    林望舒最初到安南城来的时候,他是隐约能够感觉到官员们对他的排斥心思。

    苏青芷来到之后,她与官街上的夫人们相处过之后,他慢慢的感受到那种排斥心的减少。

    苏青芷一直不是那种强势的女子,她虽然不擅长与人交往,可是她一样不拒绝有心人的交好。

    她的性情,恰巧能够让夫人们感觉到她的真诚,而男人们透过女人们认知,也觉得林望舒如果有些压制他们,也不会由着自家妻子这般的随意行事。

    林望舒听两位幕僚先生事后分析之后,他很有一种无心插柳柳成荫。

    他是深知妻子的性情,也无心去约束会鼓励她去做她不喜欢的事情,而是想着由着她去行事。

    结果自家妻子反而让他的行事顺畅起来,他这是意外之喜。

    两位幕僚先生也跟林望舒提了,日后,也不要太过管束苏青芷,有些有福气的女人,她会自带福气给身边人。

    两位幕僚先生以苏丰道为例子说明,如果没有苏青芷小小年纪在家中无辜受冷落,年幼时候,苏丰道不会因为怜惜苏青芷而发奋努力读书。

    苏丰道的天资是不错,可是那么多天资不错的人,小小年纪的时候,他们在玩耍中消磨掉好的天分。

    苏丰道几乎是由舅家教导长大,在那般的情况下,如果不是有一个妹妹需要他护持,只怕他不会时时警觉不能放松下来。

    林望舒是认同两位幕僚先生的话,因为苏丰道偶然一次也提过,他小时候最大的想法,就是他要早早自立,那样苏青芷将来嫁什么样的人,他就有能力云帮着做选择。

    只是他们兄妹两人的年纪相差太近,而且女子的亲事,原本就会早一些。

    苏丰道不只一次的暗示过林望舒,他所要的妹夫不是林望舒这一类的人。

    林望舒是在林静琅慢慢的长大后,他渐渐的懂得苏丰道的心思。

    他现在是比苏丰道夫妻还要盼着他们早一日有一个女儿,那样苏丰道的心思也能全移到女儿身上去。

    四季交替的时候,苏丰道会亲自写信给苏青芷交待她要注意的事项。

    林望舒有一次无意当中翻到苏丰道的信,只觉得牙齿都快酸掉了,这是多担心他照顾不周全苏青芷,每一季写来的信内容都差不多。

    苏青芷听了林望舒的话,她笑了起来,说:“自小到大,我哥哥都是这样的关心我。

    我啊,现在是能享受一年算一年,等到将来有侄女的时候,只怕我想要哥哥这种关心,他都没有多大的心思理会我。”

    林望舒顿时明白为何赵氏在给苏青芷的信里面,为何一再表明想要生一个女儿的心思。

    赵氏那是想生女儿啊?她是想着有女儿之后,苏丰道总不能再如往日那般那样的顾念一个嫁出去多年的妹妹了吧。

    苏青芷是一样的关心苏丰道,但是她是绝对不会抢了赵氏关心夫婿的活计。

    前一次,林望景从南方带来的布料,苏青芷特意挑选了许多样布料直接交人托运去苏家,内里自然有特别合适苏丰道的布料。

    后来赵氏还特意写信来问苏青芷,那几块布料是她想给苏丰道做衣裳用的?

    苏青芷当时就回信过去说,有关哥哥的事情,自然是由嫂嫂全权做主。

    苏青芷不知道她的信写过去之后,赵氏特意拿去给苏丰道看,笑着跟他说:“妹妹可是说了,你的事情,我全权做主。”

    苏丰道接过信看了看,他自然看得出来这对姑嫂之间的好交情。

    他心里也多少明白一些赵氏的心思,他庆幸赵氏是他的妻子,就是心里有些泛着酸意,也不会来无理取闹。

    他笑着打趣顺带解释说:“芷儿未嫁之前,我照顾她,比她照顾我来得周全。

    她天生就不是一个细致的人,好在,她对我还是有心,会时不时的要管事多瞧着我一些衣食住行方面的事情。

    她那个时候就常与我说,她日后的嫂嫂,一定能体贴入微的照顾我。

    我有心粗的妹子,就会有心思的好妻子。她还跟我说,别因为嫂嫂心思,我就不懂得去照顾她的好嫂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