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七十章 或许
    秋雨绵绵好多日子,城外的坏消息陆续传出来,林望舒忙得脚不沾地的处事危机事情。

    短短的日子,他因奔忙瘦了许多。

    苏青芷只能吩咐厨娘在餐食上面更加的用心,她专注在他衣着上面的安排。

    秋雨绵绵的日里,林望景从南方托运带过来的雨布衣,在这个的时候,正好给全用上了。

    苏青芷跟刘氏表明了,好哥哥可以来多几个。

    刘氏瞧着苏青芷笑了起来,说:“你的好哥哥们只怕不少吧?

    嫡亲的哥哥,表哥们,还有夫家的哥哥们,你还想要多几个哥哥?

    你也留几个好哥哥给别人家的妹妹们。”

    苏青芷望着她笑了起来,说:“三嫂,你还少说了,我还有许多的好嫂嫂呢,你也是好嫂嫂之一。”

    刘氏瞧着她笑了起来,说:“我遇见你这样的弟妹,我也觉得我的运气不错。”

    苏青芷冲着刘氏笑了起来,刘氏笑着冲她摆手,说:“小九,我们不能再说下去,要是来了外人,听我们妯娌两这般鼓吹对方,只怕是掉头就赶紧走。”

    苏青芷笑着点头说:“可是我与你说的全是真话。”

    刘氏是相信苏青芷的话,她在林宅住了这么久,从来就不曾有不舒服的感觉。

    林望舒是白天里不在家,就是难得有一天在家里,他也是留在后院书房的时间多。

    刘氏也瞧得见苏青芷,白天里一样事情不少,可是她却不象别人那去与人娶会,或者凑在一块打一打小牌。

    刘氏曾经跟夫人们在一处玩耍过,过后,她觉得那种活动安排得太过紧凑,这一天过下来,几乎寻不到可以独坐一会的空暇。

    她跟苏青芷感叹过,苏青芷听后面上没有任何不屑的神色,她反而叹道:“人到中年,儿女都各有各的事情,男人们的心思放在妾室的身上,她们要是还不懂得自寻乐子,那日子更加难过。”

    刘氏很是诧异,林家的风气和家规,都容不得女人们在平日里打小牌的爱好。

    她以为苏青芷的品性,一定瞧不上那些夫人们,结果听她的话,她还是有些怜悯那些夫人们的境遇。

    刘氏跟苏青芷叹道:“可也不能一心一意全用在小牌上面,如傅夫人那样生活,不也一样的好吗?”

    苏青芷不觉得傅夫人那样的生活很好,她把生活里所承受的压力,全分到小辈们的身上。

    她一心一意关心着小辈,她的这种关心,很让小辈感觉到压抑。

    傅大少奶奶为何总是寻机会在官街上走来走去,就是受不住傅夫人的太过关心。

    傅大少奶奶也知道傅夫人是好面子的人,她不会轻易的跟着她在官街上走动。

    苏青芷想到傅大少奶奶的拜托话,她悄悄跟刘氏提了提,引得她很是诧异的说:“婆婆这般关心是好事啊,总比我们婆婆都不太理会我们来得好吗?”

    苏青芷没有办法,只能把傅大少奶奶红着眼睛说的傅夫人那些规定说给刘氏听,那是大到穿衣吃饭,小到傅大少奶出门穿的衣裳内外,傅夫人都是有安排。

    刘氏一脸震惊神色瞧着苏青芷说:“小九,这位大少奶奶说得有些夸张了一些吧?”

    苏青芷轻叹摇头说:“我听大喜儿说,这事情十有八九是真事。要不然,我也不会做那个转话人。”

    傅大少奶奶知道刘氏曾经跟傅夫人交好过,她也不想刘氏劝傅夫人,只是想着刘氏有空时,能陪傅夫人一起在街上茶楼里听一听说书。

    傅大少奶奶跟苏青芷提了提她的担心,说:“我这孩子也快到了正日子,我这要是生下来之后,我担心婆婆的心情太过紧张,一旦松懈下来,她的身体会受不了。

    我请三夫人陪一陪她,有人和她说话,我孩子生下来之后,母亲也不会有茫然若失的感觉。”

    王夫人知道之后,她跟苏青芷说:“谁说傅夫人的命不太好,我觉得她的福气在后面。

    她的大儿媳妇就是一个体贴的人,傅夫人继续下去,是会出问题。

    人,那能一直紧绷着九个月的过日子。

    苏九,你那三嫂与傅夫人交好,她有约,大约傅夫人也能松散一会。”

    刘氏相约傅夫人的事情,并不如大家所想的那般顺畅,傅夫人担心家中怀孕的儿媳妇,她是推拒了一次之后,才应承下刘氏的相约。

    刘氏跟苏青芷说:“我如果不当她是朋友,我真不想与她继续打交道下去,她关注儿媳妇肚子都快要痴迷了。”

    刘氏约了傅夫人一两次之后,傅夫人总算不推拒刘氏的相约。

    傅大少爷特意上门来寻了林望舒,表示了他傅家的感谢之情。

    他也说,幸好有刘氏在,要不然她母亲继续这样下去,他的心里担心着。

    自家孩子平安生下来,他的母亲听到好消息,她那样一放松,只怕身体就会跟着垮了。

    林望舒淡然婉拒了傅大少爷的谢意,说女人们之间的事情,还是交给女人们自身去解决。

    过后,林望舒无意当中与大幕僚先生说了有关傅夫人的事情,大幕僚先生听后笑了起来。

    他说:“傅夫人的儿子儿媳妇孝顺,又全是体贴的孩子。

    傅夫人这个年纪,我听说傅大人待她只有夫妻面子情意,只怕是失意人。

    在这样的时候,她所有的寄托全放在儿媳妇肚子里的孩子上面。

    一来二去,她紧张,就会脾气不好。

    她家儿媳妇大约是听说过这样的事情,才会懂得寻人帮助处理。

    其实这样的事情,只要家人关心,然后自个慢慢想得通,很快就会过了这一关。”

    林望舒回来跟苏青芷说:“你说,我母亲在家里闹出这么多的事情,她是不是也是因为年纪大身体不太好的原因?”

    苏青芷很是无语的瞧着他,她听说来有关林家五太夫人的性子,可不曾象是受到年纪的影响。

    林家真正能够影响到林家五太夫人的人,那只有林家五老太爷一人。

    然而当儿子的人,总是会把母亲想象得美一些,苏青芷愿意成全他的想象;

    她轻轻点头说:“或许吧。

    我听王夫人说,这样的情况,有的人,反应的时间长一些,有的人甚到需要喝一些汤药来调理。

    有的人,会很快的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