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两百三十四章 暴怒
    “砰!”一声巨响,余生的身体落地,稳稳的站在叶伏天身前,地面都像是为之一颤。

    魔神般的羽翼拍打着,余生手中的金色战斧还未消散,冷蔑的扫视着对面东华宗之人。

    只见东华宗强者纷纷走上前去,之前那和余生战斗之人身上的血痕触目惊心,仿佛只要他再慢一点,这斧头便将他一斧斩为两段。

    然而,余生的境界只是四阶法相层次,而东华宗强者,却是六阶法相。

    “他是谁?”有人心颤,随后想起了一人。

    曾随叶伏天一起,在荒古界中,曾让镜山石壁出现四尊王侯像的妖孽人物,他的名字似乎叫,余生。

    能够在荒古界显四尊王侯像,那是最顶级的妖孽才能做到的,但余生却像是没什么存在感般,因为有一个叶伏天,他让镜山石壁黯淡无光,后被草堂收为弟子,因而余生他反而被人忽略了。

    但此刻,诸人似乎才意识到草堂除了叶伏天之外,还有一位名为余生的存在。

    这名为余生的青年,以乱斧险些将东华宗六阶法相之人劈杀。

    “我不过是草堂砍柴人,连我都战胜不了,你们也有脸挑战草堂弟子?”余生眼神狂野,扫向对方冰冷道:“挑战便也罢了,战不赢便一起上吗?”

    周围诸人一阵无言,余生自称草堂砍柴人,东华宗的天骄人物,连砍柴的都不如,而且余生之前的斧法,的确根本没有任何章法,分明就像是在砍柴,仿佛余生真的只是在草堂上砍柴而已。

    另一边的战场,疯狂挣扎的顾铭极其的不甘,以强大的意志抵抗着来自叶伏天的琴音压迫,但精神重于要被压垮,闷哼一声,他吐出一口鲜血,脸色惨白。

    他想要认输,但气势一泄,意志便直接被压垮来,来自琴音中的帝王威压,让他的意志臣服,直接跪了下来,没有喊出认输两个字。

    这一跪,声音虽然不大,诸人的心却为之一颤。

    今日东华宗,可谓丢尽颜面了。

    两战,境界都比对方要高,一人被乱斧劈伤,一人跪地臣服。

    “起来。”一道声音像是将琴音都打断来,直接震颤在顾铭的耳膜之中,使得他的身躯猛的颤了颤,看了一眼地面,见到自己跪在地上,顾铭只感觉面色赤红,无尽的羞辱之意涌来。

    身为东华宗天骄人物,在今日琴会,当着各顶级势力之人的面,他竟然跪下了,这意味着从今往后,这屈辱,再也无法洗刷。

    他顾铭,以后无论走到哪,他人都会想起这一跪,东华宗对他的培养,也恐怕将到此为止,对于想要成为东荒第一宗的东华宗而言,他们的目标便是将书院草堂压下去,怎么会允许一位跪在草堂弟子面前的人代表东华宗。

    琴音风暴散去,瞬间化作无形,叶伏天的琴魂也消失不见,千山暮称他不懂音律,但如今,他作何感想?

    叶伏天抬头,目光望向对面的千山暮,琴音可以打断,但之前他所说的话,终究是无法收回的。

    以千山暮东荒境年轻一代音律第一人的身份,他对于一个人作出不懂音律的评价,那么那人自然就是不懂音律,但偏偏,叶伏天却以音律强势碾压他东华宗天才人物。

    千山暮也看着叶伏天,即便此刻,他眼神似乎依旧没有太大的波澜。

    千山暮能够保持平静,顾铭却做不到,轰咔一声巨响,雷霆湮天,剑气怒啸,他的速度可怕到了极点,和雷霆一样迅猛,一闪而至,此刻他那双眼眸都化作了紫色,透着无尽的屈辱、以及仇恨。

    这一战,他极可能会失去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叶伏天抬头便看到了一双充满无尽仇恨的眼神,从那双眼神中,他仿佛能够读懂许多,他也明白这一战,会对顾铭造成什么,但当顾铭走出想要借踩踏草堂弟子扬名的时候,难道就没有这样的心理准备?

    “轰。”一声巨响,无比狂野的力量爆发,诸人只见顾铭的身体冲到了叶伏天身前,以不可一世的雷霆神威击中了叶伏天的身体。

    这一瞬间的叶伏天像是来不及反应,或者没有预料到顾铭会突然出手。

    雷霆扫荡在他的身躯之上,雷霆利剑刺向叶伏天的身体,锋利无比的剑像是要伴随雷霆一起将叶伏天杀死。

    这一刻,无数人的心都为之颤了下,即便是围观的诸势力也一样。

    切磋战斗是一回事,即便顾铭受辱那也是自身战力不如人,但如若他真的杀死了草堂弟子。

    那事情,便严重了。

    顾铭当然没有能够杀死叶伏天,事实上当他动的刹那,叶伏天便察觉到了,当顾铭的攻击降临他身躯之上时,他的身体仿佛不再是血肉之躯,而像是真龙神猿之躯。

    他擅长很多能力,但最根本的能力除了大自在观想法以及多属性命魂外,便是叶青帝传授的炼体功法,炼体功法是塑造无比强横的肉身。

    叶伏天如今的肉身有多强?

    至少,不是顾铭的攻击能够撼动的。

    在外人看来,紫色雷霆游走在他的身体之上,利剑像是要刺穿他的身躯,但这一刻贴近叶伏天身体的顾铭却惊骇的抬起头,像是不敢相信般,眼神中除了仇恨之外,还有一股强烈的恐惧。

    此时叶伏天眼神是那么的漠然,仿佛漠视一切,那眼神让顾铭感觉浑身都一阵寒冷,这一刻的他才真正意识到,叶伏天从来就没有将他当做是对手,在那双眼眸中,根本就没有他顾铭的存在。

    他的仇恨、他的屈辱,只是来自于他自身的自信和不自量力的挑战。

    攻伐能力强大至极的他,当他的攻击直接落在叶伏天身上的时候,却连叶伏天的防御都破不开,可想而知此时顾铭心中是怎样的感受。

    一阵寒冷之意席卷身躯,顾铭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试图偷袭想要杀死一位草堂弟子。

    即便那场战败他可能会失去很多,但若真的杀死一位草堂弟子,他会是什么结局?

    草堂,能放过他?

    或许,他已经等不到草堂找他算账了。

    叶伏天的身上,透着一股极为强大的气息,笼罩着他,顾铭身体这才往后退,然而叶伏天却轰出了一拳,砰……一声巨响,顾铭的身体直接躺了下去,有鲜血绽放。

    看到这一幕诸人皆感觉一阵心颤,叶伏天,他竟然毫发无伤?

    顾铭如此强大的攻击,直接近身轰在他血肉之躯上,竟然,没有一点反应?

    叶伏天,他修行了什么法术防御能力?

    这才惨了。

    被琴音碾压,跪地臣服,随后偷袭,竟然一点没有用,被碾压。

    “咚。”只见此时,余生大步踏来,他眼神狂野,寒冷到了极致,死死的盯着倒在地上的顾铭。

    就在刚才,顾铭的雷霆之剑,刺在叶伏天心脏的位置,他想要偷袭杀死叶伏天?

    虽然顾铭失败了,但那一击,依旧足够将余生激怒,这一刻的他像是一头暴躁的野兽,身上的狂野气息胡乱的释放着,周围的人像是都能够感受到此时余生身上的怒火有多可怕。

    很快,余生便走到了顾铭的身前,他手中,可怕的金色光芒吞吐,爆炸般的力量仿佛下一刻便可能轰杀而下。

    “你要干什么?”顾铭抬头,像是感受到了此时余生眼神中的狂野,他生出一股极其恐怖之意。

    余生,想要对他做什么?

    东华宗的人也愣住了,眉头一皱,纷纷望向余生,随后一人冰冷道:“你想要做什么?”

    余生没有理会,他抬起了自己的手臂。

    “放肆。”

    “你敢。”

    东华宗的人怒斥咆哮,余生的力量若是击下,顾铭的结局可想而知。

    像是没有听到般,余生的拳头砸了下去,砸在了顾铭的胸口位置。

    伴随着一声巨响,随后是顾铭的惨叫,以及骨骼疯狂炸裂的清脆之声!

    ps:马上登机,在机场写的,勤奋不勤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