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两百三十五章 一场琴会引发的风波
    寂静。

    此时除了顾铭的低沉惨叫之音,周围没有任何声音,都盯着那蜷缩在地的痛苦身影。

    顾铭浑身已无半点力量,像是要瘫痪,体内骨骼炸裂,经脉破碎,身上的灵气都在外泄,诸人自然明白这一击造成了多可怕的后果。

    顾铭的修为,被这一拳废掉了。

    “啊……”尖锐的痛苦惨叫声在寂静的空间显得尤为刺耳,顾铭眼眸中已经没有了仇恨,只有无尽的悲凉和悔恨,之前所谓的完了,只是他身上的天才光环以及前景结束了,但只要修行根基还在,那么他还有爬起来的机会。

    但如今,彻彻底底的完了,修为被废,即便换来一些同情,但之后他的一生,已经可以预见了。

    同情?

    不,周围许多顶级势力的人甚至没有去同情顾铭,淡淡的看了一眼,只是为他感到悲哀而已,挑战草堂弟子自然要做好被虐的准备,谁能轻视草堂?被击败之后他竟偷袭想要击杀叶伏天,若是成功,真的杀死了叶伏天,他怕也是只有死路一条。

    冲动,自然要为此付出代价,顾铭的行为显得太愚蠢。

    只是诸人没有想到余生这么暴躁、这么果决,直接走过去,没有任何犹豫一拳便废掉了顾铭。

    当着东华宗之人的面。

    只见此时,东华宗强者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身上的气息弥漫而出,冷到了极点。

    今日他们想要踩草堂,结果顾铭先跪倒在地,随后被废,另一人也被一斧劈伤。

    东华宗的脸,往哪里放?

    顾铭偷袭叶伏天固然不对,但叶伏天毫发无损,顾铭却被废掉,直接无视了他们的存在,何其霸道。

    草堂,有没有将他们东华宗放在眼里?

    秦梦若的脸色也有些变幻,略显不好看。

    今日是她邀诸人前来赏琴,她是这场琴会的主人,同样,她也代表了秦王朝。

    叶伏天先是丝毫不给她面子以粗俗言语描绘这场琴会,而后和余生两人更是过分,将他们秦王朝,又置于何地?

    “你们这么做,是不是过分了。”

    秦梦若声音依旧很动听,但动听的声音中却又带着几分淡淡的冷淡之意。

    余生抬头扫了一眼秦梦若,冷冰冰的开口道:“闭嘴。”

    余生他对秦梦若极其不爽,挑事的就是这女人,你和东华宗要幽会便幽会,非得附庸风雅,将草堂和叶伏天卷入里面。

    这样便也罢了,东华宗输不起两次偷袭,如今秦梦若站出来指责他?

    刚才顾铭偷袭的那一击有多强的杀念谁看不到?

    这是叶伏天实力足够强,如若真的死在顾铭偷袭手里呢?

    “这家伙……”诸人看着余生,脾气还真是暴躁,连小公主秦梦若的面子,也一点不给,直接就是闭嘴二字,哪有什么怜香惜玉,在余生的词典中,就没有那四个字。

    秦梦若美眸闪过一抹异色,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呵斥于她,即便是她那位即将成为太子的兄长,也是对她宠爱有加。

    周围出现了不少秦王朝的人,东华宗的人也走上前去,身上气息极冷,朝着余生弥漫而出。

    “东华宗是输不起吗?”

    柳飞扬看到这一幕皱了皱眉,挑事的是东华宗,战败之后受不了两度偷袭,难道不该付出代价?

    如今,便干脆直接一起上了?

    “废我东华宗弟子,难道就这么算了?”东华宗的人冰冷开口,东华宗乃是和书院齐名的势力,如若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天下人会如何看待东华宗?

    东华宗,怕了草堂?

    草堂,仅仅是书院的一山而已,东华宗连草堂都畏惧,如何成为东荒境第一宗?

    此事,自然不可能善罢甘休的。

    “你们想要如何?”叶伏天走上前,冷淡的开口。

    余生的脾气暴躁了些,但也是因为他,更何况,顾铭已经不仅仅是想杀他而已,而是已经偷袭出手要杀他,难道要安然无恙的放过顾铭回东华宗?

    “既然草堂弟子如此厉害,那么,只好请赐教了。”

    一股狂乱的气息从东华宗弟子身上释放而出,刹那间,这片空间灵气彻底的暴走。

    有数位东华宗弟子往前踏步。

    周围各顶级势力的人都露出一抹异样的神色,本是一场简单的琴会,但事情,似乎正在闹大。

    东华宗弟子若真的对叶伏天和余生出手,在这里草堂只有两人,必然是要吃亏的。

    “拿下他。”东华宗的人冰冷的盯着余生,废掉一位东华宗弟子,这件事,怎么可能就此罢了。

    余生,草堂砍柴人,自然要给个交代。

    木属性的法术朝着余生的身体卷去,遮天蔽日,瞬间便要将他的身体笼罩在里面,余生抬头看向虚空中涌来的藤蔓,魔神般的羽翼再次绽放而出,灵气化作金色巨斧,他身形一踏地面,直接腾空而起,战斧劈杀而出,他的动作极其的快,斧光湮天,藤蔓不断被斩断。

    “咚。”一声巨响声传出,虚空之上出现了一口巨大的古钟,当余生劈开藤蔓之时,这座巨大的古钟从天而降,是一位强者的法相,从中弥漫出骇人的重力,压迫着余生的身体,从中吞吐出的力量足以将余生压垮。

    余生感受到这座古钟的威力,身上王侯意志爆发,融入到手中的战斧之中,随后朝着虚空中的古钟劈出。

    咚的一声巨响,古种都像是出现了一条裂痕,被生生的震回。

    几乎在同一时刻,一条金色的绳索朝着余生的身体缠绕而去,金色的绳索犹如一条细蛇般卷向那片空间,余生手中的战斧连续劈出,劈在绳索之上,然而绳索像是不受力般,当战斧劈中的时候直接被弹开,像是软绵绵的。

    余生身体在空中微旋,战斧化作了一道道斧影,犹如真正的砍柴人,绳索一触即断,根本没有弹开的机会。

    但那根绳索像是没有穷极般,不停的涌向余生的身体,遮天蔽日,法术源源不绝,仿佛永远都砍不完。

    古钟再次震荡而来,压向余生,不仅如此,还有其它法术攻击向余生,东华宗强者傲立虚空,环绕着余生的身体,想要将他拿下。

    下方,也有东华宗之人将顾铭的身体带回。

    “好强的家伙。”诸人目光望向虚空中的余生,能够和东华宗数位比他境界高的强者周旋,可见余生的狂野战力,如若真的是同境界的人战,和他交锋的东华宗之人,怕是没人是他对手,能够在镜山石壁显露四尊王侯像的人,果然是非凡人物。

    叶伏天脸色极不好看,东华宗,竟然围攻余生。

    以废掉顾铭为借口对付余生。

    柳飞扬和柳沉鱼往前走了一步,秦梦若目光望向他们,淡淡的道:“这件事是东华宗和草堂的恩怨,柳国也要参与进来?”

    不仅仅是秦梦若,东华宗没有出手的顶级法相强者也扫了一眼柳飞扬他们。

    叶伏天看向秦梦若,眼神越来越冷,之前他不爽对方,只是因为将他卷进去。

    但如今,已经不仅仅是不爽了。

    “你们去找五师兄。”叶伏天对着云飞扬道,这件事情东华宗要以此为借口的话,他和余生自然解决不了。

    旁边还有不少顶级法相的人物在压阵,甚至,还有一个年轻一代音律第一人在。

    “好。”

    柳飞扬点头,便身形一闪离开这边。

    草堂弟子是什么人他很清楚,既然东华宗要这么做,事情便已经不仅仅是后辈之间的切磋那么简单了。

    刀圣山的人互相看了一眼,他们和草堂之间有些渊源,但这里都是后辈在,没有谁敢轻易卷入这件事里面。

    即便是书院,都没有出手,书院在场之人是以苏牧歌和唐野为首,但他二人向来不怎么看得惯草堂,对叶伏天也很不爽。

    因而,本该动手的书院,却也站在了一旁。

    至于其它势力,自然不会去管,这场冲突可是卷入了三大势力,秦王朝、东华宗、草堂。

    这样的情形下,谁敢轻易卷入这场风波中?

    见久攻不下,又有一位七阶法相的东华宗强者走出,朝着余生攻击而去。

    很显然,东华宗是一定要拿下余生了。

    叶伏天脚步一踏,朝着虚空中走去,刹那间,他身上涌现一股骇人的火焰力量。

    狂暴的火焰裹挟着他的身躯,这一刹那,叶伏天像是化作了一尊炼狱火焰魔王,疯狂的吞噬真周围的火焰灵气。

    同时,在叶伏天身后上空,出现了一轮太阳法相,刺眼无比。

    人还未至,便有许多火之枫叶出现,随风飞舞,法术枫叶之舞,蕴藏强大的火一意志,卷向围攻余生的东华宗强者。

    一瞬间,东华宗强者面前都出现了无尽飘飞而来的枫叶,想要将他们淹没到枫叶之中。

    围攻余生的攻击减缓,他们目光看向叶伏天,神色寒冷,既然出手了,那边一起领教了。

    诸人目光纷纷望向虚空,叶伏天火焰般的身躯傲立于空,和余生并肩站在一起。

    之前东华宗一直想要逼迫叶伏天出手看看他的战斗力,如今,终于可以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