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两百五十八章 戏言?
    魔鼎之上,一股无形的暗黑力量朝着余生的身体流动着,魔鼎不断的旋转着,像是和余生的意志产生了共鸣。

    余生身处其中自然也感受到了,他修行的功法的确是极其霸道的魔道功法,魔功竟能够引动魔神图,顿时他便将魔功运转,身披铠甲的他变得无比威严霸道,犹如上古魔神一般。

    但即便如此,魔鼎本身依旧蕴藏着极其强大的镇压之力,随着魔鼎不断上升,除了共鸣之外,同样有着极强的压迫力量,两种力量像是在相互对抗。

    在这种对抗中,魔鼎不断上升。

    “余生竟然这么强。”周围的人只感觉一阵心颤,超越佛子,而且,此刻的他极其的霸道,本身就像是一尊魔神。

    魔鼎已经上升到了五尺之高,那魔神羽翼依旧在拍打着。

    这一幕,极为震撼,犹如魔王举鼎,力拔山兮。

    殷默的目光也凝固在了那里,之前他还说佛子的记录短时间无人能够超越,然而转眼间,余生便破之,而且超越很多。

    更可怕的是,这还不是终点,余生还能往上,他的极限,在哪?

    终于,余生在五尺之地停下,举鼎于虚空。

    一缕缕暗金色的魔道流光在余生的身上流转着,这一幕让许多人露出诡异的神色,他是在吸收魔鼎的力量修炼不成?

    之前叶伏天并不明显,但余生不一样,除了镇压他的力量之外,暗金色流光像是被他身上可怕的魔神之铠吸纳,他和魔鼎之前出现了一缕缕线条。

    越来越多的人来到了这边,看到这一幕不由得露出异样的神色。

    “此鼎为凶鼎,乃是因此鼎蕴藏魔道力量,即便是佛道之法依旧无法将之净化,之前我便遭到强大反噬。”此时,有一道声音传出,说话之人乃是佛子,顿时许多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只见佛子继续开口道:“而他却在借鼎修行,他修行的功法,必是极霸道的魔功,和这魔鼎共鸣。”

    听到佛子之言,诸人暗暗点头,他们自然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佛子拥有法眼,能够看清更多事情,他既这么说,必不会有错。

    “若被此子获得此鼎,大凶。”佛子双手合十开口说道,周围之人目光一闪,露出一抹异色。

    佛子这句话是何意?

    莫非,是在指余生乃是大凶之人?

    “佛子此言何解?”有东华宗之人开口问道。

    “大凶之人,必手染鲜血无数,为大罪孽。”佛子身上像是有着悲天悯人之意,叶伏天目光一闪,朝着佛子望去,眼神略带几分冷漠之意。

    “只凭看到便妄断因果,可不像是佛门中人。”叶伏天冷淡开口,这佛子凭什么断定余生会手染罪孽。

    佛子目光落在叶伏天身上,开口道:“我既如此说,自然不是妄断。”

    “大师傅既如此悲天悯人,何不去悬壶济世,来此作甚?”叶伏天讽刺开口,自己也跑来举鼎,如今竟在此妖言惑众,余生虽然脾气暴躁,但又岂会滥杀,他的怒,只会因自己而生。

    佛子淡淡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余生继续修行,魔鼎一点点的上升,过了一些时刻,魔鼎竟上升到六尺之高,殷默震撼的看着这一幕,这于他而言,犹如神迹。

    殷家把守鼎楼,从未有人做到过这般地步,即便是秦王朝东华宗弟子,都只是让魔鼎上升三尺,佛子也不过四尺,如今,余生却在狂甩记录。

    当年秦太子举鼎八尺,他要超越不成?

    若是超越,想到殷家祖先流传下来的言语,他的脸色不由得变了变。

    随着魔鼎上升,魔鼎周围的灵气已经彻底暴走,灵气像是都附着着一层暗黑之光,一条条气流疯狂的流动着,可怕到了极点,这片空间都为之变色。

    甚至,有狂暴威压朝着周围而去。

    而且,这还不是极限,伴随着余生的修行,魔鼎还在继续上升,黑暗笼罩这片空间,周围的人都感受到了那股恐怖的气息,即便没有举鼎,依旧感受到了来自魔鼎的意志威压,像是直接凭空降临。

    有人身体往后退,这股威压极强,仿佛如今举鼎的人不仅仅是余生,他们都在举鼎。

    魔鼎上升至七尺,天地化作暗黑之色,诸人身体不断退后到远处,即便是远方的人,都隐隐看到了这边的异象,有人朝着这边赶来。

    殷默的脸色越变越难看,如若余生真的举鼎达到九尺,那又当如何?

    难道,他真的要让他将魔鼎带走不成?

    此鼎乃是他殷家之宝,即便殷家现在没有人能够利用,但依旧是从前朝便一直流传至今,他殷家一直在期待后人能够做到,然而一旦被草堂余生带走,那么便不再属于他们了。

    想到他之前的话语,殷默隐隐有些后悔。

    然而这样的情形,谁能想得到?

    多少年来,即便是殷家的长辈都做不到的事情,谁能想象一个法相境的后辈有机会做到?

    如今,他在祈祷余生被镇杀。

    当年秦太子据说是举鼎八尺,还想继续往上,将魔鼎带走镇压天下,才遭到反噬镇杀。

    他没有看到过曾经的景象,但余生,总不可能比曾经不可一世的秦太子还要强吧?

    在殷默后面,有一座塔楼,那座塔楼安静的矗立在那,正对着余生。

    鼎楼鼎楼,不仅仅是指那尊魔鼎,还有这座塔楼。

    塔楼上,同样残留着前朝的遗留。

    就在这时候,从塔楼中走出了一行身影,应该是感受到了这边的变化,因而朝着这里走来。

    为首之人相貌非常出众,卓尔不群,然而英俊的容颜上却透着几分冷傲之意。

    他是殷朕,殷家年轻一代的代表人物。

    只见他脚步来到这边,扫了一眼余生,随后对着殷默问道:“怎么回事,此人是谁?”

    殷默见到殷朕前来脸色变了变,开口道:“草堂余生。”

    “余生。”殷朕目光一闪,随后想起了一人,据说当日草堂顾东流前往秦王朝,起因便是余生被东华宗的一位王侯击伤。

    殷朕抬起头,目光看向余生,只见余生一边在借魔鼎修行,同时举鼎一点点的上升,渐渐的,在不断接近八尺距离。

    那是许多年前秦太子曾经做到过的。

    周围的法阵在不断被催发,魔鼎的力量疯狂的释放着,周围犹如一副末日场景。

    终于,余生真的举鼎到了八尺,浩瀚空间,此时已经有无数身影在,都是从远方前来的人,在围观余生举鼎。

    眼前发生的一幕极为震撼,魔王举鼎,不可一世。

    殷默张开嘴,欲言又止,随后,他目光落在叶伏天的身上,开口道:“前朝时期,秦天子曾举鼎八尺,想要继续往上,遭到魔鼎反噬,最终被魔鼎镇压,如今他已经做到了八尺,继续往上太过危险,可以让他停下来了。”

    叶伏天目光望向殷默,余生如今八尺高空停留,还在修行,稳扎稳打,一点点的上升,而且他能够和魔鼎共鸣,以魔鼎力量反抗那股镇压之力。

    既然如此,为何要停下?

    余生是真有希望将魔鼎取走,之前他问殷默,如何才能举鼎带走,殷默说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吗?

    之前殷默的态度可不是这样的,希望他们举鼎,恨不得他们遭到魔鼎镇压,如今倒是关心起余生的安全了,他信?

    如此的话,那么只有一个原因,余生是有机会将魔鼎带走的,而且,殷默知道举鼎的极限在哪里。

    想到这,叶伏天笑着道:“余生他自会有分寸,若是真侥幸将魔鼎举起带走,那么,便要多谢殷家了。”

    “带走?”

    殷朕听到叶伏天的话目光一闪,看向叶伏天道:“魔鼎乃是我殷家之物,不过如今对世人开放,皆可前来举鼎一试,谁说可以带走?”

    叶伏天听到殷朕的言语皱了皱眉,这是,想要反悔了?

    “我只知道,之前殷家有人已经说了,若能带走,随意,在场之人可都听到了。”叶伏天淡淡说道,费如此大劲,甚至冒着危险举鼎,如今殷家跟他说是在开玩笑?

    怎么可能。

    殷朕立即明白了过来,他的目光落在殷默的身上,眼神冰冷。

    殷默脸色非常难看,他看着叶伏天道:“之前只是一句戏言,莫非当真了不成?”

    “谁跟你戏言。”叶伏天冷淡的扫了一眼殷默,之前殷默的态度真以为他看不出来?似乎指望着魔鼎将他们镇杀,语气讽刺怂恿他们举鼎。

    现在说是戏言?

    周围的人听到几人的对话露出一抹异色,不会,余生真的将魔鼎带走吧?

    殷家如今似乎想要反悔。

    他们当然也看得出来,之前殷默答应的时候,是有些幸灾乐祸的态度,必然是想不到此刻的局面,如今,他似乎有些慌了。

    殷朕神色寒冷至极,看着殷默,随后又望向叶伏天,开口道:“殷默没资格代表殷家,之前的言语,还望不要当真。”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余生的身体还在上升,冲破八尺,超越前朝时期秦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