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两百七十九章 风雨欲来
    雪夜看着那倒下的身体,脸上已是血肉模糊,他的眼神极为阴沉。

    竟然用这种方式守住秘密吗?

    周围已经有许多人聚集而来,也都发现遭到袭击的人竟然是叶伏天。

    有人想要暗杀草堂弟子,这让许多人内心生出阵阵寒意。

    他们都明白,这件事,大了。

    当初秦王宫有人压迫叶伏天和余生,将余生击伤,为此东华宗一位王侯被废。

    而今天这件事的性质显然要严重太多,这是暗杀,从头到尾就冲着要叶伏天命去的,不管成功还是失败,事件都已经定性了。

    如果是其它顶级势力指示的,那绝对是一场腥风血雨。

    许多人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白天发生的事情,叶伏天战千山暮,败之,随后一棍轰飞秦王朝秦莽,可谓让东秦书院非常难堪。

    那么这次刺杀,会是秦王朝和东华宗做的吗?

    两大势力的嫌疑自然很大,然而,以如今的局势有人杀叶伏天,草堂第一个怀疑的恐怕便是秦王朝和东华宗,在这种情形下,两大势力会冒这种风险?

    难道准备开战?

    又或者,有其它势力想要在暗中掀起风浪,挑起草堂和两大势力的战争?

    草堂和书院,会怎么处理?

    一道道身影闪烁而来,易小狮以及书院的许多人也都到了,看到这边的一幕皆都神色冷漠。

    “有没有事?”易小狮走到叶伏天身边问道。

    “没大碍。”叶伏天摇头,依旧能够站起身来,刚才确实好险,还好他们是一群人一起出来,否则若是他一人,被一位上天位境界的强者突袭,真有可能栽在这里。

    究竟是谁,要杀他?

    这片空间的气氛显得极为的压抑,书院的山长竹青和宗旭也都到了,走到雪夜身边,竹青开口问道:“怎么回事?”

    “小师弟遭到刺杀。”雪夜开口道,声音阴沉。

    说着,雪夜走到叶伏天身边,此时余生叶无尘都聚集在这边,身上都弥漫着极为寒冷的杀念。

    “有线索吗?”雪夜开口问道。

    叶伏天摇头:“一位擅长土属性能力的法师,兼修武道,上天位境界,刚出客栈不久我感觉到暗中的杀机,他在外面等。”

    “你认为谁嫌疑最大?”雪夜问道。

    叶伏天想了想,随后摇了摇头,未知的谁能知道是谁下的手?

    秦王朝和东华宗有理由,殷家,也有杀他的理由。

    甚至,也可能存在是有人想要故意挑起纷争。

    即便是悬王殿,都有一丝可能,洛君临和他是死仇,但以洛君临的修为境界,怕是动用不了这种级别的死士,除非是王侯下令,但悬王殿的王侯,却没有这么做的理由,不过洛君临的女友身份不凡,也不能完全否认这种可能性。

    光靠猜测,很难知道是谁下的暗杀命令。

    “先回客栈。”竹青开口说了声,雪夜点头,随后带着那死士尸体离开,回了客栈中。

    一股无形的压抑感,朝着整座朝歌城蔓延而去。

    很快,各大势力纷纷得到了消息。

    叶伏天遭到刺杀。

    得到这消息的瞬间,诸人便生出一种感觉,东荒境平静了很多年,但如今,隐隐有风雨欲来之势。

    草堂弟子遭暗杀,虽然不知道是谁做的,但必然是顶级势力的人站在幕后,寻常势力,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而且,也没有这么做的理由,叶伏天好像没得罪过顶级势力之外的人,最多也只有附属于秦王朝的殷家。

    道魔宗,道子古之秋以及魔女古碧月得到消息之后心中疑惑,秦王朝和东华宗真有这么疯狂?

    浮云剑宗之人,一副看热闹的姿态,他们倒是希望真的是秦王朝和东华宗干的,这样一来,才是真正的大戏。

    望月宗,不少仙子人物暗暗心惊,叶伏天竟然遭到刺杀,若是花解语知道,必然会非常担心吧。

    而楚夭夭则是疑惑,是否真的是秦王朝所为?

    消息传到悬王殿之时,悬王殿的人也是看热闹的姿态,这命令,自然不是他们下的。

    此刻悬王殿的许多弟子聚在一块,议论着此事,何惜柔克制着自己的情绪,随后独自返回自己的住处,脸色变得苍白。

    失败了吗?

    刺杀,竟然失败了。

    而且,只在如此短暂的时间便掀起轩然大波,可以想象,接下来的朝歌城,绝对不会平静。

    会查到她身上吗?

    她相信不会的,胡铜虽然忠心于她,但一直被她隐藏在暗中,没有人会在意这样一个人,天位境界的强者,朝歌城到处都是,她发出命令也极为隐秘。

    最重要的是,胡铜已经死了。

    死人,自然会保守秘密。

    而且,胡铜根本不是朝歌城人氏,没有谁会认识他。

    唯一的破绽反而在悬王殿,师兄夏落,不知道是否会猜到一些事情,但即便真怀疑,夏落师兄也不可能会出卖悬王殿,师兄应该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想到这何惜柔的眼神又渐渐变得坚定了起来,死无对证,一切照旧便行。

    这秘密,伴随着胡铜的死,将永远埋葬在地下。

    让草堂和秦王朝他们斗去吧。

    这一夜,朝歌城无眠,书院所住的客栈中,许多书院弟子出发,去寻找线索。

    各顶级势力的人发现,他们都被盯住了。

    这很不礼貌,但没有人说什么。

    草堂弟子被暗杀,必然是顶级势力做的,这种时候盯着他们的动静,诸势力虽然很不爽,但也无话可说。

    没有人会在这时候因为这样的原因去和书院碰撞。

    秦王朝和东华宗都很安静,安静到压抑。

    他们自然明白,刺杀叶伏天一事,草堂最先可能怀疑的对象便是他们。

    在这样的情况下,稍有不慎,就是大战。

    在压抑的气氛中朝歌城度过了一夜,第二天到来之时,整座朝歌城都在议论叶伏天被刺杀一事。

    东秦书院战台周围,无尽强者汇聚而来,今日论战依旧正常举行,东秦书院招弟子一直持续三个月时间,哪怕是有顶级势力缺席,论战也会如常。

    但今天的气氛显然有些不一样,前两天都是热情高涨,但今天,东秦书院这边像是弥漫着一股无形的压力。

    各顶级势力的强者陆续到达,秦禹走上战台,似乎准备宣布今日的论战开始。

    但就在这时候,远处一行强者直接御空而来,顿时无数道目光朝着那边望去。

    来人,乃是书院之人。

    为首的强者是宗旭和竹青两位山长,他们寒着脸,御空而行,直奔战台而去。

    秦禹同样看向虚空,随后他便见到宗旭和竹青直接站在了战台上,竹青对着秦禹开口问道:“秦王朝不打算给个交代吗?”

    秦禹眉头一挑,看向竹青道:“昨夜发生之事我秦王朝也很意外,若是有什么需要,我们会尽力配合。”

    “这就完了?”竹青神色冰冷。

    “竹青山长的意思?”秦禹眉头皱了下。

    “这里是朝歌城,秦王朝的地盘,书院,是来赴秦王朝之约。”竹青冷冷的开口。

    “难道书院认为我秦王朝会这么愚蠢,在自己的地盘做这样的事?”秦禹道。

    “没什么是不可能的。”竹青转过身,看向诸人道:“昨夜发生的事情想必诸位都知道了,接下来,我书院希望前来朝歌城的各顶级势力之人,都能够留下来配合书院,直到查出幕后之人。”

    “一个人,都不能少。”竹青神色极为严肃,浩瀚空间一片寂静。

    好强势的书院,所有在朝歌城的顶级势力强者,全部不准离开吗?

    “过分了吧。”忽有一道声音传出,来自浮云剑宗。

    他们,凭什么留下来配合?

    “等到查出幕后之人,我书院,会为此事登门道谢并致歉,还望诸位能够理解。”竹青继续说道,许多人心中感叹,竹青既然这么说,的确可以理解,查出真凶后,登门致歉。

    这是不查出真凶,不会罢休。

    “刀圣山愿全力配合书院。”此事,刀圣山强者表态,许多人心中暗骂,你刀圣山本就和草堂是一伙的,当然配合。

    “我柳国也愿意配合,这样的事情,我也不希望发生在任何人身上。”此时,柳国一位强者也开口,暗杀这种事若是多了,东荒境便也乱了,以后谁都来这么一手,各势力天赋杰出的后辈岂不是要被暗杀干净?

    这件事情,当然要严肃处理。

    他们能够想象,书院必会拿出极强的决心,这场风暴,怕是一时结束不了。

    “多谢诸位理解。”竹青开口,随后转身看向秦禹:“若是真凶一直无法查出,那么,书院便默认是秦王朝做的了,告辞。”

    说罢,便直接腾空而起。

    “你……”秦禹目光凝视虚空中竹青的背影,脸色极不好看。

    查不出真凶,就是秦王朝做的?

    许多人一阵心惊,在秦王朝的地盘朝歌城出的事情,查不出真凶,那便秦王朝负责,这便是书院的态度。

    人群之中,悬王殿,洛君临双拳微握,内心中有着淡淡的恐惧之意。

    他自然知道是谁做的,虽然很隐秘,但书院的决心,令人浑身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