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三百二十四章 疯子
    龟山上,叶伏天和秦离相对而立,强大的压迫力量依旧存在,但此时他们却在这重压环境下战斗。

    秦王朝王族之人开龙脉,主修武道能力,肉身如龙,极为可怕。

    叶伏天神兽炼体,铸无双肉身,同样极为强横。

    一头头真龙环绕秦离身上,命魂为龙,法相为龙,他体内经脉化作龙脉,体内筋骨犹如龙骨,血脉咆哮,犹如神龙之体。

    他嘴角勾勒着冷漠的笑,凝视着叶伏天,在他身后,琴瑟之音不断落在他的身上,增幅他的力量,使得秦离的气息不断攀升变得更加可怕,同时,有尖锐之音传入叶伏天的耳膜之中,刺痛着他疲惫的精神力。

    “咚。”余生大步跨出,朝着千山暮所在的方向走去,楼兰雪则朝着秦梦若而去,柳飞扬没有参战,虽说他和叶伏天等人一起登山,但他身份毕竟是柳国王子,秦王朝前来提亲拜访,他和秦王朝的人爆发战斗,很容易被秦王朝抓住当做借口攻讦柳国。

    “哪里去。”秦离冷笑一声,他双手击杀而出,顿时八尊龙影翔天,直奔三人而去,金色的真龙利爪锋利到极致,撕碎一切。

    余生手中出现一尊巨大的魔鼎,一声巨响,魔鼎飞出,漆黑的魔鼎镇杀一切,轰在真龙躯体之上。

    楼兰雪身上则是流动着可怕的寒冷之意,冰封一切的寒冰法术绽放,真龙凝聚为冰霜,却继续往前,想要撕碎一切,却见楼兰雪手中出现一杆寒冰权杖挥舞,无尽的寒冰灵气笼罩着真龙,随后咔嚓的声响传出,寒冰破碎,真龙躯体也随之粉碎。

    叶伏天双手举起五行棍,各色光辉在五行棍上闪耀,化作无比巨大的长棍,从苍穹劈下,劈开一切。

    但更难受的是千山暮的刺耳琴瑟之音,三人的脑海中出现一片幻象,让他们感觉秦离的一举一动都像是不可撼动,每一击都像是要让他们灰飞烟灭。

    千山暮虽然也只是下天位境界,但身为东荒境年轻一代的音律第一人,他的精神力强度显然是要比叶伏天三人强大很多的,借助音律释放的精神法术自然有着极强的威胁。

    “圣音曲。”

    叶伏天感觉眼前的秦离身影仿佛变得无比伟岸高大,犹如一尊圣人般,这在朝歌城他和千山暮切磋音律之时出现过,只是那时候是千山暮,如今换做了秦离,圣音曲还能辅助战斗,用在秦离身上。

    秦离张开嘴吐出声音,那一道道声音模糊不清,犹如龙语,他身上气息变得更加可怕,叶伏天三人的脑海则是猛的颤动着,仿佛有一股神秘的力量降临。

    法相绽放,猿影怒吼,叶伏天身躯变得无比可怕,体内血脉翻滚,王侯意志扶摇而上,五行棍舞动,苍穹变色,天地震荡,这一刻的五行棍像是通天巨棒,由神猿劈杀而下,欲劈开这片天。

    秦离神色霸道冷漠,在圣音曲的加成之下,本身境界也远高于叶伏天,有何可惧,他双手伸出,化作真龙手臂,一尊尊可怕的龙影环绕在手臂之上,又一次直接抓向五行棍。

    伴随着一声剧烈的轰鸣声传出,许多真龙身影都被劈开破碎,但秦离的手臂却牢牢的将五行棍抓住,一头头龙影缠绕而上,卷住五行棍。

    “这本为殷家之宝,当物归原主。”秦离冷漠开口,这一刻的他绽放出属于他的光辉。

    他是秦王孙,太子子嗣,未来秦王朝继承大统者,开八龙脉,经龙血洗礼,受先祖龙脉孕养肉身。

    叶伏天手握五行棍,神猿附体,神色冰冷的凝视秦离,要夺他五行棍?

    五行棍上,冰火灵气绽放,龟山上的灵气像是疯了般汇聚而至,寒冰法术一点点的覆盖着秦离的身体,火焰化作熔炉,叶伏天手中,王侯意志透过五行棍传递到秦离身体之上。

    “你以为有用?”秦离冷漠的注视着叶伏天,他天位第三层境界,肉身强横无比,金色光辉覆盖身躯,他化作金龙之躯,体内像是藏有金色巨龙,任由冰火法术侵袭,岿然不动。

    “轰。”一股恐怖的熔炉之火包裹着秦离的身躯,化作一颗太阳,在火焰之中,像是有一缕缕璀璨到极致的金色之火释放,那是从叶伏天的身体经由五行棍传递而去,这火焰犹如神焰般,越来越亮,化作太阳之火的一部分。

    “嗤、嗤……”金色的龙躯都像是熔化焚烧了起来,秦离眉头微微皱了下,感觉到了一丝痛感,随后他低头,只见身体之上,有多出地方出现那诡异的金色之火,犹如帝王之火焰,能摧毁任何防御力量。

    “轰。”秦离猛的松开握住五行棍的手臂,身体急速往后退,却见这时,余生和楼兰雪已经扑向了千山暮以及秦梦若,这两人不解决,他们会很麻烦。

    魔鼎疯狂扩大,化作一尊悬空的黑暗魔鼎,镇压在千山暮的头顶上空,魔道威压垂落而下,仿佛化作暗黑世界,隐隐有一尊尊魔头降临。

    他双手疯狂拨动古瑟之弦,圣音曲不再笼罩秦离,而是落在他自己身上,仿佛化身圣人般。

    余生的身体出现在魔鼎之下,魁梧的身躯透着可怕的暗金色之光,他伸出手,顿时魔鼎上传来的光辉化作暗金色方天画戟,他犹如一尊绝代魔头,朝着前方的千山暮杀去。

    楼兰雪到了秦梦若身前,银色的眸子变得有些妖异,雪花在这片空中飞旋,朝着秦梦若的身体卷去,冷入骨髓,这种寒冷,像是能够冻结人的灵魂。

    周围不少人看向这片战场,比起秦源和叶无尘登龟山,他们对这场战斗更感兴趣一些。

    …………

    这边的战斗持续爆发着,而另一边,秦源和叶无尘两人几乎是并肩而行,一路往上。

    他们来到了一处石阶下方,抬头往上,便能够看到山巅的宫殿了,仿佛只有踏过这些石阶,便能够入龟山之顶见到龟仙人。

    本已经非常疲惫的他们,此刻却仿佛又变得更有力量,强横的气息在身上弥漫而出,叶无尘通体如剑,朝着石阶迈步而出,他神色平静,眼眸有着一往无前的坚定之意。

    石阶弥漫着一股奇妙的力量,仿佛是无形的法阵,像是有着无尽线条,宛若音波般,在石阶上流动着。

    叶无尘踏上石阶的一瞬间,那无形的波纹像是化作了世间最锋利的剑意,穿透他的身体,像是要将身躯斩断,他身上弥漫着的剑意流动着,随后刺向他自己的身躯。

    以他自己的力量,攻击他自己,剑意越强,攻击越强。

    更可怕的是,石阶上蕴藏的威压变得更强大了,他必须动用更强的力量踏步往上,抵抗那股压迫力,否则会被直接镇压下去。

    秦源同样经历着叶无尘一样的痛苦,他以力量抵抗威压,但那股力量,反而成为攻击他自身肉体的利器,这是何等痛苦的一件事,他不仅要承受来自龟山的威压,还要承受自己本身力量的攻击。

    他的英俊的容颜都生出一缕波澜,露出一缕痛苦之意,这是谁想出的如此灭绝人性的考验?

    而且,这石阶很长、很高,这一步步走上去,他需要使用的抵抗力会越来越强大,直至到达极限,而这越来越强的力量,也会不断攻击他自身。

    叶无尘没有想太多,他脚步继续往上,身躯环绕剑光,浑然一体,通体璀璨,犹如剑体。

    他脚步很慢、却很稳,一步步往上走去,那无尽的剑意在体内流动着,刺痛着他的身体,痛入骨髓。

    但那又如何,男儿一生,若连心中所爱都守护不了,何以修剑。

    修剑者,无惧、无畏。

    他继续往上迈步,每踏出一步,痛苦便更强几分,随着他一步步往上,无尽剑意穿透身躯,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

    他身上剑意变得更强,承受的攻击也变得更强,几乎到达极限,刺破血肉之躯。

    他的衣衫出现了血迹,他的剑体仿佛也遭到了破坏毁灭,五脏六腑都像遭到剑气的破坏。

    但他没有退缩,脚步没有任何停留,甚至,身上流动的剑气还在变强,整个人置身于一片毁灭一切的剑幕之中。

    “疯子。”秦源跟在他后面,承受着极可怕的痛苦,脸色扭曲,看到叶无尘还在往上,一步步是那样的坚定,他心中暗骂,为了一个女人,不要命了吗?

    但想到他自己的任务,秦源也没有放弃,继续往上。

    又过片刻,秦源走了一半,看着还有一半的石阶,秦源有些痛苦,叶无尘已经走过了大半石阶,鲜血不断滴落在石阶之上,秦源甚至怀疑他能否活着走上去。

    周围天地间,无尽剑意刺向叶无尘的身体,在他体内疯狂的肆虐着。

    他抬头看着上方,眼神一如既往的坚定,但他的脚步也停顿了下,太痛苦。

    脑海中,一道身影浮现,他们没有轰轰烈烈的感情,平淡如水,偶然的对视,娇艳羞涩,却又如涓涓细流,温暖心田。

    剑峰之上,一封书信,四个字,你能来吗。

    他来了,既然来了,自然要做到,这是承诺,是守护。

    若不能做到,万剑穿心,虽死不悔。

    ps.月初,兄弟姐妹们来几张月票吧!

    叶无尘继续抬起脚步,往上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