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334章 当草堂不讲理
    书山外,秦歌等强者依旧在等待着草堂的回话。

    在他们身前,有不少书院的强者已经到了,目光凝视秦王朝的人。

    柳国发生的事情他们都知道了,虽然书院和柳国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柳国的覆灭,依旧让书院之人很愤怒。

    书院的愤怒和叶伏天的愤怒不同,他们并不认识柳国的人,也没什么关系,他们愤怒的是秦王朝的残忍,愤怒秦王朝肆意践踏东荒境遵循了多年的规矩。

    东荒境中央三大势力秦王朝、东华宗、书院是最强顶级实力,其它势力次一等,许多年来一直保持着这种格局,虽偶尔弟子间会有些小摩擦,但依旧一直遵循着潜在的规则,没有谁去肆意践踏。

    武道的世界从来都是残酷的,时常有大势力欺压弱小势力,恃强凌弱同样会永恒存在,但至少这种事情从没有发生在顶级势力身上,直到柳国的覆灭,这是秦王朝,在破坏东荒的平衡,打破固守多年的格局。

    而且秦王朝看似师出有名,但实则诸人都明白,秦源不过是发动战争的借口而已,哪怕秦源不死,秦王朝依旧会找到其他借口开战。

    更何况,覆灭柳国,不过是秦王朝争霸路上的第一步棋而已。

    “滚。”

    书院山长竹青目光落在秦王朝秦歌等人身上,吐出一个字来。

    秦歌并未在意,目光冷淡的看着书院之人,冷道:“书院要包庇杀我幺弟之人?”

    “他不该死?”竹青同样冷漠开口,凝视秦歌。

    秦歌身上释放一缕缕冷意,盯着书院之人道:“我幺弟冤死于柳国,书院如今不仅包庇凶手,竟还如此侮辱死去之人,我秦王朝,记下了。”

    秦歌自然明白他很难拿人,若是草堂会交人,那便不是草堂了,但秦禹却依旧让他来了,他不需要草堂交人,但至少需要一个借口,未来讨伐书院和草堂的借口。

    “随意,现在可以滚了吗?”竹青厌恶的扫了一眼对方,秦王朝这些王子,她一个都看不惯。

    “我还需要听到草堂的回复。”秦歌傲然而立,冷漠开口。

    “你想听到什么回复?”

    远处,一道声音传来,随后便见一道身影漫步而来,一袭白衣胜雪,长发飞扬,那双英俊的眼眸透着锋利之意,凝视秦歌。

    他声音平淡冷漠,却仿佛透着无与伦比的高傲,那一眼简单的目光,却像是要将秦歌的眼眸穿透。

    看到顾东流的眼神,这一刻秦歌骄傲的内心竟生活一缕波动,像是有些忌惮。

    他身为秦王朝的三王子,天赋出众,一直自视甚高,不认为自己比他人弱,但真正面对顾东流的时候,不知为何,竟然只因一道目光,气势便仿佛被压了下去。

    顾东流,终究是和秦禹齐名,且战胜过路南天的存在。

    那一战,路南天可是展露出了贤者之意,堪比东荒境巨头人物,但依旧败给了二等王侯境界的顾东流。

    “叶无尘诛杀我幺弟,柳国余孽柳飞扬以及柳沉鱼也在草堂,我自然希望草堂能够交人。”秦歌冷淡开口,但话语间的气势已经不如之前那般强硬。

    “你们吵到她修行了。”顾东流却忽然间开口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语,无论是秦王朝还是书院的人都愣了下。

    吵到她修行了?

    她,是谁?

    “什么意思?”秦歌皱了皱眉,看着顾东流道。

    “罪无可恕。”

    顾东流又道,秦歌双眸圆睁,看着顾东流。

    罪无可恕?

    即便是书院的山长竹青也同样诧异的看着顾东流,一脸不解,但她隐隐知道顾东流口中的她是谁了。

    草堂二弟子,诸葛慧。

    只见此时,顾东流脚步往前踏出,身上一缕气息弥漫而出,白衣无风自动,猎猎作响。

    他目光扫向秦王朝的人,眼眸陡然间变得妖异,一股无形的精神力瞬间将秦王朝的人全部笼罩其中。

    “顾东流,你什么意思?”

    秦歌开口问道,他是前来问草堂要人的,即便草堂不交人,有什么理由对他出手?

    难道是那句吵到她修行了,这也算是借口?

    顾东流没有理会秦歌,他的脚步再次往前踏了一步,只一瞬间,一股极致锋利的精神意志降临秦王朝诸强者的身上。

    秦王朝的人心头都忍不住颤了颤,顾东流竟然要对他们出手?

    此行随秦歌而来的强者虽然修为强大,但又怎么可能抗衡得了顾东流这样的存在?

    顾东流如今已经是堪比东荒境巨头的人物了,即便是秦禹到来,不借助贤者法器的话,胜负也在五五之间吧。

    若顾东流真要对付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悬念。

    “顾东流,你究竟意欲何为?”两道身影往前踏出一步,身上狂暴的气息绽放。

    却见顾东流眼眸越发的妖异,那英俊的双眸犹如精神旋涡般,一股恐怖级的精神意志压迫着他们,随后只见顾东流手掌伸出,一股无形的剑气疯狂的肆虐,环绕笼罩那两位王侯级别的强者身上。

    “欲杀人。”

    顾东流手掌一握,一股骇人的气流疯狂的肆虐流转,嗤嗤的声响传出,两位王侯人物惨叫一声,随后竟七窍流血,身体猛烈的颤动着,随后身体朝着下空坠去。

    “轰。”

    秦王朝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抬起头,惊骇的目光望向顾东流。

    疯了吗?

    叶无尘杀秦源,他们秦王朝前来拿人天经地义,而且,他们一直没有正面和草堂爆发过冲突。

    顾东流,竟然直接出手杀人?

    秦歌也一脸茫然的看着顾东流,草堂究竟在想什么?

    “你这是要向秦王朝宣战吗?”秦歌脸色极为难看,还有着一缕淡淡的恐惧。

    顾东流说,他欲杀人。

    杀几人?

    他这秦王子呢?

    “已经说过了,你们打搅她修行了,死罪。”顾东流淡淡开口,仿佛浑然没有在意,他杀死的仿佛不是王侯,不是秦王朝的人。

    话音落下,那恐怖的精神意志继续爆发,笼罩着其它强者,他身上像是有古字环绕,宛若有奇特的光环笼罩着那些秦王朝的人。

    “顾东流,你疯了吗?”秦王朝的王侯大声吼道。

    顾东流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般,继续伸出手,猛的一握,噗呲的声响不断传出,随后是惨叫声,那些王侯直接精神意志承受不住而崩灭,恐惧的眼睛流淌着血色的液体,身体陆续朝着下空坠落而去。

    只短暂的瞬间,便只剩下了秦王朝的三王子秦歌还站在那。

    而此时的秦歌哪里还有来时问书院交人的气势,他的面部线条都在扭曲,脸色铁青,眼眸中有愤怒、也有深深的恐惧。

    当草堂的弟子不讲道理杀人,那么,绝对是灾难。

    “草堂行事如此丧心病狂了吗?”秦歌颤抖着声音吼道,这不是草堂的作风。

    书院的人此刻也震撼的看着顾东流,顾东流竟然直接杀人,哪怕是山长竹青内心都颤动着,她自然明白顾东流这么做可能会引起的后果。

    这一刻竹青又想起了当初在朝歌城诸葛慧对她说过的话,书院行事太温和了些。

    果然相比草堂,她简直不要太温柔。

    “丧心病狂?”顾东流望向秦歌的眼眸依旧平淡,世人都知他草堂是讲道理的,所以秦歌才敢过来问草堂要人。

    但他们不知道草堂也有不讲理的时候。

    “动辄灭人全族,行恶竟还如此肆意妄为前来问我要人,既如此,只好执刑罚,替天行道。”顾东流话音落下,一缕缕剑气呼啸而过,兵之古字环绕秦歌的身体。

    这一瞬间,秦歌的身体疯狂的颤抖着,有着深深的恐惧之意。

    如今秦王朝终于开始争锋天下,他本该找到属于他的舞台,绽放他的光芒。

    他前来草堂要人,这将会是他真正在东荒的舞台出场,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次出场,便直接成为了末日。

    “杀。”顾东流吐出一道冰冷的声音,剑意呼啸而过,秦歌的面容扭曲,身体颤抖,在绝望中,一点点的被撕裂身躯,直至陨落毁灭,化作虚无。

    顾东流没有再去看他,回过头,便朝着书山上走去,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诸葛慧让洛凡传话于他,只是让他废了这些人,然而他却直接杀了。

    废和杀,对他而言没什么区别,她的性子果然还是柔弱善良了些。

    秦王朝以这样的手段对付柳国,灭柳国一族,意欲震慑东荒,跑来草堂要人,也是展露秦王朝的威严,告诉世人,他秦王朝,欲争霸天下。

    然而,当草堂也是柳国?以同样的手段对付?

    既然注定要开战,那么,他便成全秦王朝。

    秦王朝既然不守东荒规矩,那么草堂,何须讲理。

    竹青等书院的人目视顾东流离开,内心震颤,一阵无言。

    仿佛今天,他们又一次认识了草堂,认识了顾东流。

    “草堂弟子,真的很帅啊!”

    一位漂亮的女子看着顾东流说道,美眸竟隐隐有些花痴!

    PS:票好少啊,求几张月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