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363章 秦王
    天山各顶级势力的强者都退离天山,天山脚下,依旧有着茫茫无尽的身影,不过皆都是王侯境界以下之人,顶级势力的人也少了。

    天山上陆续有人下山,渐渐的,山脚下的人也陆续离开这边,尝试过后便明白,即便天山的钟声真的是因为大帝的召唤,那也和他们无缘了。

    当然依旧有许多人不舍离去,尤其是东荒境西域之人,这高耸入天的天山,是西域的一处圣地。

    时光流逝,天山脚下流传着一些传说,据天山上下来的人称,那漫天的飞雪中能够听到琴音,曲音极美,那是大帝曾经在天山上弹奏的意境,融入天山之中。

    还有人称,天山的钟声以及天山的琴音,是因为东凰大帝想念曾经一起闯荡天下的生死之交叶青帝,因而他之意跨越无尽时空来到了这里,影响到了天山,从而有钟声响起。

    双帝的传说又开始流传,许多人至今不明白叶青帝为何暴毙,东凰大帝又为何下令毁灭叶青帝在世间的雕像,是因为帝位吗?

    “可叹,曾经携手一起闯荡天下的至交,最终却因权力走向了对立面,以一方的死亡而告终,但即便叶青帝失败命陨,东凰大帝应该也会想念他吧。”山脚下有人聊着。

    “也不知道双帝究竟是怎样的人物,恨没有生在那个时代,见证他们的传奇。”有青年笑道,双帝一统天下,经历了多少风云。

    “自然是心怀天下之人。”

    此时,一道散漫的声音传来,聊天的几人目光转过,便见雪地上,一衣衫褴褛的老头走到旁边,身上还挂着个酒壶,老人走到天山下负手而立,目光望向天山之巅,竟有几分不凡的气度。

    “老先生为何如此说?”青年笑着道。

    “不心怀天下,如何能成为天下共主。”老人淡淡开口。

    “我不信。”有一位身穿蓝衣的青年公子手摇折扇,笑着道:“世间规则由强者制定,能一统天下,自然是拥有绝对的实力,所谓心怀天下未免太过虚伪,更何况,若真如此,叶青帝何以沦为禁忌?”

    老者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和青年争论。

    “老爷子你也来了这里,你让我好找。”此时一道身穿绿裙的少女踏着白雪而来,见到老者极为欣喜。

    “丫头,你我缘分已尽,你以后不用找我了。”老者看到绿裙少女笑着摇头道。

    “神神叨叨,什么缘分已尽,我才不信,老爷子我就跟着你了,别想甩开我。”少女撒娇的道:“你放心,以后天天给你弄好吃的。”

    老人摇了摇头:“我家老五做饭很好吃,很久没有尝到了,我要回去了。”

    少女美眸一滞,随后像是有些失落:“老爷子您要回家了啊。”

    老人随意懒散,漂泊在外,她一直以为老人没有家。

    “嗯。”老人笑着点头。

    “那我去你家做客吧,我还可以帮您老按按身子骨。”少女笑着道。

    “我家六丫头也长大了,很乖巧,二丫头虽然顽皮了些,但帮老头按按身子骨应该也没问题。”老头笑着道,少女瞪着他,这老家伙这么能生?都老六了?

    “您老长的这么着急,你家二丫头和六丫头肯定没我好看。”少女瞪眼道。

    “我家二丫可好看了,东荒境的人看到她肯定没有说不好看的,我家六丫头也比你漂亮多了。”老人想到两个丫头笑着道。

    “那您老不回家在这干什么?”少女撇嘴,有些不服气的道。

    老人看向天山,微笑着道:“等一个可能是我想要等的人。”

    这话似乎有些拗口,少女有些不理解,她也抬头看向天山,等一个,可能是他想要等的人吗,他想要等的人是谁?

    旁边的青年一直听着两人的对话,他有些吃惊的看着老人,忍不住憋出一道声音:“这老头有病。”

    少女眨了眨眼睛,这话说到心坎了,今天这老家伙神神叨叨,说的些什么胡话,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

    “我……”老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青年,随意郁闷的摇晃着脑袋,他有病?现在的年轻人啊。

    …………

    神州历一万零三年渐渐接近尾声,这一年东荒境发生了许多大事,从开年第一天开始,秦王朝和东华宗联姻并创建东秦书院,顾东流战胜路南天,而后叶伏天遭到刺杀,秦王朝开始正式踏上复兴之路,东荒境在这一年中掀起腥风血雨。

    天山脚下险些爆发终极之战,草堂二弟子足够强势,灭了秦禹威风,这才重新将秦王朝等势力震慑,否则东荒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殒命。

    但东荒境的人都感觉到,这注定是个不平静的一年,席卷东荒的风暴迟早要爆发,秦离的死,绝对是一根引线。

    秦禹回到了秦王朝,面见秦王。

    此时,秦王行宫中,秦王坐在行宫内的湖泊前垂钓,安静的听完秦禹的话,秦王的脸色并没有太大的波澜,事实上,秦离死的消息,他比秦禹知道的更早,毕竟他在秦王宫内。

    天山之行,他死了一个女儿、一个孙子。

    秦梦若以及秦离和秦源不同,秦源是他小妾之子,天赋竟然是狐媚之术,丢他的脸,偏偏还对王位有觊觎之心,简直可笑,只是看在他那爱妃在某些方面确实有诱人之处,他才一直假装宠着那小儿子,毕竟修行者偶尔也要享受一些乐趣,事实上,他诸多子女中,他最不喜的便是秦源,甚至厌恶。

    而秦梦若是他小女儿,东荒境三大美人之一,他一直溺爱着,让她嫁入东华宗,同样是带有目的,他认为有些亏欠小女儿。

    秦离,则是他最喜欢的孙儿。

    还有秦歌,也是他子嗣中非常优秀的。

    他们,都因草堂而死。

    “我秦王朝针对草堂做了不少事情,但似乎吃亏的,从来都是我们,如今,梦若和离儿都死了。”秦王开口说道,他的声音很平静,但平静中却蕴藏一缕寒意。

    秦王朝灭柳国的确震慑住了东荒各势力,但对草堂,他们从未占过半点便宜。

    “草堂二弟子的实力虽然有些出人意料,但能胜过你似乎也是应该的,毕竟她排行在顾东流上面,同样拥有贤者法器的话,自然能击败你,只是没想到你会败的这么惨。”秦王继续开口:“当然,你应该明白,我们真正忌惮的人从来都不是草堂二弟子,也不是刀圣。”

    秦禹在身边安静的听着,父王将太子之位传于他,从此秦王朝大权在握,他父王开始不过完秦王朝的事情,皆由他来处理,但他自然明白,他父亲,才是秦王朝真正的支柱。

    “世人有不少人言草堂杜先生不懂修行,但一个不懂修行的人又怎么能教出一群这样的弟子,而且,这些弟子还这么听话,你信?”秦王看了一眼秦禹,笑着摇了摇头,似乎是在嘲讽什么。

    “而且,还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找都找不到的人物,这些年来我们也不是没有试过,我猜,草堂杜先生不仅修为很强,而且极为擅长隐匿之术,或者伪装之术,他就算站在你面前,你可能都不知道他是谁。”

    秦王叹道:“有这么一个对手,而且还是在暗中看着这一切,他不出手,我如何能出手?”

    “可是至今,子嗣死了不少了,别说试探,杜先生的面都没有见到过,草堂弟子便让我们焦头烂额。”秦王自嘲的摇了摇头:“不过,总算也有个好消息了。”

    “什么消息?”秦禹问道,他没有看到什么好消息。

    “草堂每一次都展现出无与伦比的强势,震慑一切,刀圣的出现、秦歌的死,草堂二弟子的爆发,每一次草堂都在告诉我们,不要妄动,但恰好,这也是在提醒我们,草堂也有顾虑,看来杜先生,也并非是无敌的存在啊。”

    秦王笑了笑,那双眼眸中有着洞察一切的智慧,像是老谋深算。

    随后,他沉着声音,冰冷开口:“你去邀请华宗主来一趟秦王朝,之后,走一趟浮云剑宗和悬王殿,既然都已经踏上了我秦王朝的船,还想着浑水摸鱼,可能吗!”

    他眼神中透着冷笑,有时候,当你表明立场之后,很多事情就注定无法改变了。

    浮云剑宗和悬王殿,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好。”秦禹眼眸中闪烁着锋利之芒,看来,父王这次要动真的了。

    小妹和离儿的死,恐怕是父王,也忍不了了吧。

    “叶伏天乃是百国之地的人,据秦离当初所说,那里还有他一些长辈好友,要不要……”秦禹神色中闪烁着寒芒。

    “小道而已。”秦王摇了摇头:“灭柳国能证王朝威严,杀了那些人除了出口恶气有何意义,离儿既是叶伏天战斗所杀,那便杀死他,你要记住,你将来会是秦王,东荒之王,有些事辱没你的身份,莫要让人耻笑。”

    “明白了。”秦禹点头,随后退下离开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