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004章:我的屏幕好脏!
    “啊啊啊啊啊,难道只有我一个人的关注点在美人上么?”

    “……别和我说话,我屏幕有点儿脏,还没有舔干净。”

    “同脏……”

    “同脏……”

    “同脏,我就舔一舔,我不吃!我不吃!啊啊啊啊啊,别拦着我!我只是舔一舔!”

    “咔嚓,咔嚓,咔擦……”

    “啊啊啊,我的光脑怎么被我吃了!”

    “这样远古韵味的美人到底是哪儿来的?”

    “美美美美美美美……”

    “美美美美美美美……”

    “美美美美美美美哭了……”

    “天哪,这么完美的华夏裔是哪儿来的,这么完美的五官……”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完美的华夏裔!”

    “美美美美,这清冷的表情,我要是个男人,我t看这脸就硬了。”

    “……谁说我没有的……”

    ……

    “啊啊啊啊啊,妈妈又问我为什么跪着看光脑。”

    “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口水这么多!呜呜,光脑都被淹了。”

    “我光脑进水换了第二台!”

    “这要是炒作,麻烦天天来炒好吗?”

    “求炒作,求直播,别说是算命,直播走路我都舔!”

    “求骗,求炒作。”

    “求骗,求炒作一百年。”

    “求骗,求炒作一百年+1。”

    “求骗,求炒作一百年+2。”

    “求骗,求炒作一百年+3。”

    ……

    “求骗,求炒作一百年+手机号码。”

    郑桥的脸上都有那么一瞬间的扭曲。

    这些人都是瞎了么!

    有颜值就了不起么?

    有颜值就可以随意在大街上骗人么。

    他很想大声的痛骂这些颜狗,删掉视屏,重新剪辑一下再发。

    可看着不断上涨的粉丝值和转发率,他又舍不得。

    社交网他也玩了不少年,在娱乐小报上也干了挺长时间,从来没有一条这么火爆的博文。

    转发量这么高,要让他就这么删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他咬咬牙,今儿那骗子赚了这么一大笔钱,想来也不可能就这么罢休。

    他坚信自己的理论没有错。

    今儿做了那么多的铺垫,明天才是正式上好戏的时候,他们不可能不来了。

    这样的消息只有留着,后面再来个打脸的消息,才更加有意思不是吗?

    常在岸边走,哪儿有不湿鞋的。

    他就不相信,他再抓到她行骗,这些人还会这么颜狗!

    到时候,他就等着这些人被打脸。

    看了一眼不断上涨的粉丝,他带有些许恶意的笑了。

    妃色那边却是不知道有人这么惦记他。

    只是盯着面前的人,皱眉道,“再跟着我,我就不客气了!”

    那男人浑身衣服乱糟糟的,被胡子挡住的眼睛却像是饿狼看到了肉一般。

    那男人支支吾吾半响才道,“我,我……”

    妃色见他一脸心虚。

    上下细细扫了他一眼,这才离开。

    到了酒店,妃色拿着那十张信用点卡预定了三个晚上的酒店、

    看着手中就只剩下一碗面的信用点卡,愣了好一会儿。

    她怎么记得十几年前跟老头子出来的时候,不是这个价呀!

    原来如今,她妃色的算命费就值了这么三个晚上的房费?

    她很想再问问那姑娘算错账没有。

    看着前台姑娘异样的眼神,妃色到底没有那么厚的脸皮,嘴角一抽进了电梯。

    用了神识干扰,才勉强入住。

    她也不敢多做停留。

    房间内搜索了好一阵,妃色并没有找到有用的信息。

    这个时代跨越的幅度太大,妃色根本不知道房内的东西怎么用。

    第二日一早,看着已经照进了屋内的阳光。

    妃色老老实实的爬了起来。

    一碗面对于她来说,着实太少。

    这会儿都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原本以为只要在帝都,总能想到办法的。

    可如今才知道,跨越了一个世纪之遥远,甚至于,她想要和她家老头子算账,也已经没有机会。

    半垂下的眸子闪过一抹伤感。

    下一秒,又收敛了所有情绪。

    想想如今的处境,嘴角一抽,沦落到摆地摊,还被人骂神棍。

    这个时代的文字她分明应该是不认识的,偏偏,看了之后,就知道是什么。

    妃色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总归是好事儿。

    不然,妃色的生活恐怕更加艰难。

    依旧是原本的广场,活动没有结束,妃色昨天留的字也还没有被擦掉。

    换了一身绯红的裙子,就直接站在那摊位的前面。

    一会会的时间,就让人围了起来。

    不止是普通的路人,妃色旁边的那个流浪汉也都盯着妃色看,仿佛想到了昨日郑桥所说的那个套路。

    摊儿也不要了,跟着围观,心中忍不住怀疑起郑桥所说的真实性了。

    郑桥此时正黑着脸从悬浮飞车上出来。

    一大清早,他就发现自己发的某条社交文被刷了话题。

    可偏偏所有人好像都盯着妃色那张脸和那几个远古华夏文字。

    所有人都看不到妃色行骗一样。

    他不过实事求是的说了几句话,也被人骂的非常惨。

    会几个远古华夏文字而已,至于那么追捧么?

    还不知道是从哪儿盗用的。

    他在家中和人用光脑大战了一番,对方却为了舔屏,把他骂的狗血淋头。

    耽搁到现在才出现。

    看到已经被人围起来的地方,他脸上一喜。

    顿时不顾身边人难看的脸色,挤开前面就看到了那抹红色衣裙。

    控制光脑就开始录像了。

    妃色这会儿已经站了有小一个时辰了。

    周边的人不是拍照,就是录像,或是相互窃窃私语。

    没有一个人相信她真的会算命。

    妃色面上不急,若是细看,就会发现她眼中有几分不耐烦了,饿了大半天没有一个生意上门,如何能够高兴的起来?

    妃色从来不预估自己的运势。

    也不知道今日在此处能不能有生意。

    妃色有些奇怪。

    十几年前,她和老头子出来的时候,老头子在布上写几个字,立马有人求到跟前。

    甚至有人追几个城市的找到他们,只为求得一卦。

    如今……

    她看了一眼身边人的神色。

    好像不怎么稀罕了?

    是她名声不显,

    还是时代不一样,人们都不稀罕算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