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011章:可以
    这话一出,他有些尴尬。

    以他的眼光来看,妃色这一身,远古华夏的手工衣服,就不知道价值几何。

    更不用说妃色写了一手好华夏远古文。

    他懊恼的忍不住想拍死自己。

    他居然只想到妃色在广场上,连续三天没有生意,就这样说。

    明明更大的可能是妃色有什么难言之隐,必须这么做。

    他赶紧想要开口补救,“我,我是光影传媒的,我想说……”

    “你要算卦?”妃色皱眉。

    董文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算的。

    董文田一愣,忙摇头,面对妃色的时候,倒是非常实在,“我想邀请你做我手下的艺人。”

    妃色眉头一蹙,艺人?

    神色有些不愉快。

    她不会演戏,不会唱歌,当不了什么艺人。

    董文田尴尬的站在原地,可见妃色神色不开心,却没有离开。

    忍不住又想到了他之前喊的那句话。

    他可以让她赚钱……

    可妃色今儿穿了一身素白的裙子,简单素雅的花纹让妃色看起来更加冷然,贵气。

    那种纯然天成的,远古华夏贵族的气质,让人只可远观不可近亵。

    刚刚冒出这个念头,他立马就掐掉了自己的这个念头。

    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是为了钱呢?

    可下一秒,董文田就发现自己的世界观碎了,妃色清冷的声音染上了些许疑惑,“可以挣钱?”

    董文田怔愣了半响,发现妃色的脸上带了几分不悦的时候。

    才反应会过来妃色到底说了什么,赶紧道,“是的!”

    “当然,必须!”

    他紧紧盯着妃色,职业病又上来了。

    “哪怕你不会演绎,可以选择角色受限制,但是你也绝对适合做一个艺人!”

    “你哪怕只是站在那里,也是所有人趋之若素的一个花瓶!”

    “是所有人可望不可求的!”

    只要有这样一张远古东方人的面孔,就已经足够了!

    妃色眉头蹙了蹙,思量了很久。

    如今这个时代的艺人,和她们所谓的戏子完全不一样。

    文字不通,文化不通。

    就连最简单的看相都没有人接受。

    一分钱难道一条汉子。

    妃色不觉得做个艺人有失体面。

    她需要的是一份工作。

    需要的是大量的能量盒。

    她已经知道,这个世界的能量盒异常昂贵。

    她想要找到回去的线索,只有提升自己的实力。

    “可以。”她点点头。

    董文田仿佛被世界上最大的馅饼砸中了一般欣喜若狂,被挖走的天后,跳槽的他天王,有哪一个可以比上这个完美华夏裔的宝贝?

    他半响都没有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可以。”妃色道。

    另一边,末临等人果然在三分钟到达。

    “老大!”末皆远远就看到地上的人,神色一变。

    末临上前将人搀扶起来,见他依旧昏迷不醒,神色也沉凝起来。

    腕间的光脑滴滴作响,他脸上一沉,“附近还有追踪,先撤!”

    末皆迅速将人抬起来,带进机甲内的治疗舱内,迅速离开。

    末临却是仔细检查了周边。

    以对方的手段,分明不该如此。

    如果当真有追踪,也应该早已经找到了靳之柘。

    怎么会一直拖到现在?

    反而等到他们找到?

    视线陡然落在地上的灵珠上,神色微动。

    灵珠已经消耗了内部的所有灵力,黯然失色的如同幼儿玩儿的弹珠一般。

    可末临偏偏就看着觉得有什么不对。

    带着手套将所有珠子和破损的能量盒收了起来。

    治疗仓内的修复液是军中最好的,

    刚到地方,靳之柘就已经醒了过来。

    末皆连忙上前,“老大。”

    靳之柘眼里的迷茫完全散去,皱眉道,“她们呢?”

    末皆点点头,“根据您留下的线索,已经找到了,末在带人走了。”

    听到救得人没事,靳之柘的脸上陡然闪过一抹凌厉,“怎么回事?”

    “泣血的人。”末皆沉声道。

    靳之柘冷笑了一声,“手伸的这么长,那就剁了吧。”

    末临立在一旁,脸上也闪过冷意,“恐怕是有人故意走漏了消息。”

    “找到线索没有?”靳之柘沉声道,身边出现内鬼才是他最不能接受的。

    末临摇摇头,“对方下手很小心。”

    靳之柘也只是随意一问。

    这事儿,看对方的行事作风就知道,恐怕不会留下任何的线索。

    靳之柘点头,“给他们点教训,顺着线索好好查一查。”

    他身边的人,自然都不简单。

    眼中一片森冷。

    可既然是他身边的人,就应该明白,背叛他的下场。

    这一次若不是他赶得巧,恐怕就追悔莫及。

    泣血既然敢掺和进来,就得付得起代价。

    末临应是。

    靳之柘皱眉了半响,将自己的光脑递上去,“让人好好检查一下,应该是有人通过机甲对我的光脑动了手脚。”

    末临神色一变,他当时检测到有追踪,可没有想到是靳之柘的光脑。

    靳之柘的光脑代表着整个星际最高水平。

    若真的有人可以随便动手脚,那这个世界恐怕也没有什么别的信息安全了。

    唯一有可能的就是,靳之柘身边的人做了手脚。

    这代表靳之柘以及他们被最亲近的人背叛。

    他脸色沉凝的应下。

    “泣血的人被谁拖住的?”

    “并没有”他迟疑道,“泣血的人应该在我们前面搜查那一片的。”

    也就是说,正常来说应该是泣血先找到靳之柘,没有道理是他们找到。

    靳之柘顿了顿,“你们到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个华夏裔的人?”

    末临一愣,摇头,“这次泣血派来的人,主要是血刃和血狼……”

    “不。”她不是对方的人。

    “远古华夏容貌的女子。”他神色有一瞬的恍惚。

    末临迟疑道,“可是有什么不对?”

    靳之柘又是一顿,“没什么。”

    末临和末皆面面相觑。

    他们还真没有见过这样迟疑的老大。

    “好好查一下,光脑上可以找到的线索应该更多。”

    靳之柘明显不愿意继续说之前的话题,直接转换了话题。

    末元垂头应了一声是。

    末亨都走出去了。

    末元又走回来,从次元空间扣中掏出了个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