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027章:期待,下一次的震撼
    当天晚上董文田就收到了回信,《根朔华夏》要求妃色进入剧组。

    最新一期的拍摄刚好是从下个礼拜开始。

    并且,不是临时嘉宾。

    而是这一期的常驻嘉宾。

    董文田此时刚刚收到《ex》的数据,网络杂志已经售卖到500w以上,实体杂志也已经销售破万。

    刚刚翘起的嘴角就沉了下来。

    张志国突然答应的这么爽快,自然有问题。

    他不过是念头一转,就明白张志国的心思了。

    他冷笑了一声。

    那就要看到底是谁如愿意尝试了!

    董文田看着身边正在看《根朔华夏》往期节目的妃色道,“《根朔华夏》剧组名额已经没问题。我与他们节目组的负责人有些往日恩怨。”

    “这一次,你入了剧组恐怕不会好过,我现在担心节目组恐怕会刻意针对你。”

    妃色此时正好看到节目组的猜物品功能游戏,顿了顿,抿了抿唇,依旧没有忍住的问了一句,“可以不去吗?”

    董文田眉头皱了起来,妃色不是知难而退的人。

    怎么这会儿还没有开始就要后退了?

    “这个机会的确不容易得到,我想要让你在节目里一鸣惊人。”董文田试图劝妃色,比较委婉的道,“《ex》的热度只是一时的,而且受众面太窄,杂志人物圈粉的能力比较有限。”

    而且,这样的粉丝,大多都是路人粉,如果妃色没有继续的曝光度,恐怕不用多长时间就会被人遗忘。

    虽然看着《ex》这么火热,恐怕不过一两个月的时候,妃色就没有人记住。

    对妃色来说,最大的优势就是对远古华夏的熟悉度。

    《根朔华夏》是目前最适合,也是最快的捷径。

    妃色看着屏幕上几个嘉宾抱着东西上下研究,嘴角抽搐了一下,“如果让我去参加节目研究这些东西,我当真不愿意去。”

    董文田一看,光脑内的节目里,当红影后白桂芝小心翼翼将东西放下,猜测道,“可是小脸盆?”

    “这么点大,应该是装花用的吧?中间一个小孔,配合瓶身的颜色?”另一个小帅哥反驳道。

    “我也觉得是餐具类。”

    “……”几位嘉宾将东西上上下下摸了个遍,如果可以尝尝,想必他们绝对不会错过。

    董文田不明白这有什么问题,众嘉宾将自己猜测到的答案写在答题板上。

    台上专家道,“喇叭口,宽沿包金,深腹,形如尊。高18.88厘米,瓶口直径16厘米,瓶身直径8厘米,完美豆青釉。”

    “根据我们的判断,这是一个广口花瓶摆件。”

    “……”

    董文田忽略了妃色嘴角的抽搐动作,道,“这也是比赛中的重要一环,当然这种东西,现在很多没有记录,大家都是靠蒙,也是平增笑点的时候,你也不用有什么负担……”

    “一个渣斗抱着捧半天,然后还说是花瓶,我去的时候会不会给我上个夜壶让我闻闻是什么味道?”妃色忍不住打断了董文田。

    董文田一脸懵逼,“啥?”

    这一段比赛完毕,董文田暂停之后,忍不住问,“渣斗?夜壶?”

    妃色抿了抿唇,“渣斗,是历史悠久的中国传统工艺品,用于盛装唾吐物。如置于餐桌,专用于盛载肉骨鱼刺等食物渣滓,小型者亦用于盛载茶渣,故也列于茶具之中,一般是喇叭口,径口小者一般为承载茶渣的。”

    董文田目瞪口呆。

    渣斗?

    再去看《根朔华夏》里几个专家抱着东西像是摸自己的情人一般痴迷的状态,简直无法入目。

    “至于夜壶。”妃色带着几分鄙夷的看了董文田一眼。

    董文田突然有一种不怎么好的预感,嘴角一抽,很想让妃色不要开口。

    “夜壶算是时代的产物,远古时代的房屋构造不够发达,所以夜间房内备有夜壶,供男人夜里方便。”

    董文田看着《根朔华夏》的节目现场。

    看着这些专家的节奏,说不定真能弄一个夜壶上来……

    妃色嫌弃道,“这样的水平,也敢称为专家?”

    她知道古代遗留下来的这些东西不多。

    哪怕是没有任何文献,可猜也可以猜到吧。

    董文田顿了顿,解释道,“远古地球时代到星际时代的跨越,损失了太多文明。”

    “古代已经有电子设备,可以留下不少资料。”

    “可远古时代,尤其可惜的是文明比较发达的远古华夏的文明几乎彻底断层。”

    “到今天,能够了解远古华夏文化的人,都备受尊崇。”

    说完,他很奇怪的看了妃色一眼。

    远古到当代,时间太过于久远,华夏裔被同化的越来越严重,到现在,竟然鲜少可以遇到有明显特征的华夏华夏裔了。

    他严重怀疑,星际的某个地方,有那么一个小部落,存在着不在少数的华夏裔。

    他们有着原始的华夏裔容貌,熟知远古华夏的一切。

    妃色就是其中的一个。

    如果不是这样,他真的很难想象,妃色这么多的远古华夏类知识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妃色不是不明白人情世故,此时听到这里,“参加节目的时候,我在这种时候?”

    人们都站在多数人那边。

    妃色一个人要抵抗所有人。

    完全就是不自量力。

    当一件东西,一个人说它是假的,另外所有人都说是真的,那它就是真的。

    如果所有人都说东西是假的,那么哪怕它是真的,也是假的。

    这就是为什么,舆论可以逼死一个人的原因。

    董文田却要摇头,“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未必被毒死。”

    “我要的就是你与众不同!”

    “要的是,你站在顶峰看着别人。”

    “要你,成为其他人仰望,不再质疑的对象。”

    妃色一怔,“你相信我?”

    要撇开惯常思维,相信她这种另类,可需要不小的勇气。

    更何况董文田把自己的身家也压了上来。

    董文田爽朗一笑,“当然。”

    当然相信。

    当然不得不信。

    妃色点点头,“如果问题出自其他题目,我还会迟疑,但如果是远古华夏的内容,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把资料准备一下,下周我们就直接进组。”

    董文田嘴角一点点咧开,“下一次给他们的震撼,就在《根朔华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