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032章:劫后余生
    妃色的确已经到了极限了。

    被妃色挡住了之后,握着夏夏的双手都有些颤抖。

    只是突然来的这个机甲,让妃色沉着眸子看不懂了。

    看着面前的机甲,妃色竟然还升起了一抹熟悉感。

    只是机甲内外,诧异太大,只是这么浅薄的熟悉感,妃色根本不敢断言,对方是谁。

    机甲内的靳之柘却是可以通过机甲看到外面的妃色。

    看着对方沉沉的黑眸。

    这种熟悉感觉更深。

    两人对视片刻后,末临的灰色机甲恍过,顿时停在了靳之柘的旁边。

    妃色瞥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在21世纪,无数人在幻想机甲的模样,妃色也不例外。

    那边“泣血”的人却是瞬间变色。

    就连控制着景筱筱都再也没有办法给他任何安全感了。

    “放我离开,不然……”能量枪指着景筱筱的脑袋。

    靳之柘瞥了末临一眼。

    他刚刚看到妃色,就明白妃色这一次是真的强弩之末。

    他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没有做任何规划和安排,就直接冲了下来。

    他们两人,分头行动。

    他从对方手中将景筱筱救走,末临带走妃色和夏夏。

    可此时,看了一眼指在景筱筱脑袋上的能量枪,靳之柘竟然有那么一瞬的心虚。

    末临诧异于靳之柘行动的突然,根本没有跟上靳之柘的节奏。

    看了看靳之柘和妃色,他开口道,“竟然放下,你可以离开。”、

    “这样的话,你应该还可以骗一骗三岁孩子。”对方看着他,有些慌了。

    被这么两台机甲逼近,并且,这两台机甲如此的熟悉模样。

    靳之柘在机甲内眯着眸子盯着对方,寻找着对方可能存在的破绽。

    末临看了看景筱筱。

    景筱筱却是淡定了下来,为母则强。

    夏夏在妃色手中,妃色身前有两位保护,不论她如何,至少夏夏一定是安全的。

    在此时,她甚至露出了一丝释怀的笑意。

    “照顾好夏夏。”她无声的道。

    这边的妃色却是定定的看着那边有几分慌神的男人,陡然开口,“击毙!”

    靳之柘两人虽然都没有带任何的武器,却是在机甲内。

    妃色完全有理由相信,这是一个大规模的杀伤武器。

    妃色的一声令下,让末临一愣,压根都没有反应过来。

    下一瞬就要阻止,怎么能动手!

    绝对不能动手!

    景筱筱的确不出名,却是真正景家的大小姐!

    哪怕说是被人抛弃,再也不被景家承认,可这话也不过是说说而已。

    景家老头子,在景筱筱得奖之后,哪一次喝的不是最高兴的?

    若是让景筱筱出什么事儿,恐怕……

    他忍不住就看向了妃色。

    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

    这会儿看来,妃色怎么都像是站在他们这边的。

    可,恍目的一片刺眼光芒闪过。

    “极昼!”末临瞬间怔愣住了。

    虽然是最小的类型,可末临依旧可以知道,这是靳之柘唯一的武器!

    他甚至都不关心那边的战局,不关心景筱筱的生死。

    只是一脸诧异的看着靳之柘。

    “五,三秒之内,带回景筱筱,还愣着做什么?”妃色低斥了一声。

    常年处于高位,哪怕是末临,在妃色的呵斥下,也已经条件反射一般的出发,并且朝着对方动手了。

    末临即便反应过来,也来不及了。

    他已经在“泣血”的面前,而“泣血”的那个男人也已经在此时恼羞成怒,朝着景筱筱开枪了。

    枪械一路发展。

    能量枪早在上个世纪已经出现,发展到现在,能量枪的速度是完全超越了光速。

    虽然只是瞬间瞬速度。

    可眉心与对方手中的枪,这完全不需要一秒钟的时间。

    他的突然动手,让对方瞬间起了玉石俱焚的心思。

    直接打算爆了景筱筱的头。

    末临从来没有犯过像是今天这么多的错误。

    他抬头,机甲胳膊微微抬起,能量武器直指“血泣”的人。

    “砰!”

    “泣血”的男人,带着景筱筱同时倒下。

    妃色盖着夏夏的双眼缓缓展开。

    抱着她一点点的向前走。

    靳之柘紧跟在他的后面,那边的末临却是有几分欲哭无泪。

    “泣血”从没有活口,他这一枪下去,也没有任何特殊的作用。

    而真正有用不能死的死恩,却是没了。

    眼看着妃色抱着孩子上前,他也有些恼怒妃色,上前伸手就将人拦下来,“夏夏恐怕不太适合……”

    “夏……夏夏……”地上传来了细微的声音。

    末临双眼又一次茫然了一下,这才扭头低下。

    景筱筱通红着双眼,看着妃色,挣扎了半响也没有挣脱开。

    妃色瞥了末临一眼。

    末临这才有了反应,赶紧第一时间上前将景筱筱放开。

    景筱筱一把抱走了妃色怀里的夏夏,紧紧将她扣在自己的怀里。

    只有真正劫后余生的人,才能感受到那种特殊的感觉。

    眼泪不断从脸上滚滚落下,她却是洋溢着笑意的。

    妃色看着,心里忍不住又是一酸。

    这是亲情。

    只是可惜,对于她来说,太遥远。

    她扯起嘴角笑了笑,转身离开。

    靳之柘的机甲刷的一下身上拦在了跟前,“阁下…”

    妃色脚下一滑,完全没有使用任何灵力,只有简单的滑步,却是靳之柘在军中,在实战中,从未见过的一种技巧。

    眸色一黯,他似乎对妃色的来历越来越好奇了。

    妃色抬眼,眼中明显有了怒火,“怎么,要将我也留下。”

    靳之柘张了张口。

    说实话,他什么样子的人没有见过,在看到妃色的时候,依旧忍不住的神色呆滞片刻,今日看到对方定定看着她的时候,居然没有说出任何话来。

    妃色嗤笑了一声,手腕翻转,抬手就有一抹能量氤氲。

    靳之柘眸子陡然一睁。妃色抬眼,眼中明显有了怒火,“怎么,要将我也留下。”

    靳之柘张了张口。

    说实话,他什么样子的人没有见过,在看到妃色的时候,依旧忍不住的神色呆滞片刻,今日看到对方定定看着她的时候,居然没有说出任何话来。

    妃色嗤笑了一声,手腕翻转,抬手就有一抹能量氤氲。

    靳之柘眸子陡然一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