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040章:愧疚?
    场中的气氛,好似瞬间凝结了一般。

    场外每一个人的视线都放在了里面的几个人身上。

    程子覃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

    秦明什么背景,他自然明白。

    可对方一口将价格叫到了八百万,又会是什么好惹的?

    万一两位在这闹起来,或许《根朔华夏》在光影传媒的作用下没有半点事情。

    可他呢?

    闹剧的下面总归是有一个人作为牺牲,来赔礼到底。

    他作为妃色这边的负责人,再没有比他更好用的黑锅了。

    他很想圆场,努力开口道,“秦爷息怒。”

    “您的面子,谁能扫了?”

    他压低声音上前道,“我来处理,您别生气,不值当。”

    秦明嗤笑了一声,并没有说话。

    他今天被扫的面子可不止一个两个。

    他虽然面上不怎么好看,却也没有说过多难听的话。

    程子覃都忌讳对方的来历,他又怎么会将这方面忘记?

    程子覃脸上闪过一抹尴尬。

    今天这场景,到底还拍不拍,还播不播了?

    他扫了一眼那个黑衣人,现在就看对方到底是哪边的。

    两眼一抹黑,反而是最不好处理的。

    程子覃看着黑衣人,依旧有些怵。

    实在没办法,还是上前了,“这位先生,咱们是《根朔华夏》节目组,台内专家实力强,鉴定水平在联邦内部也属于一流水平。”

    “想来,拍到这样东西,您也希望是知道的明明白白的。”

    “不如等专家过来给您鉴定一番?”

    黑衣人扫了他一眼,冲着妃色客客气气的点点头。

    依旧没有打算理程子覃,转身欲走,“不必。”

    程子覃脸色一变,“这位先生,您可想清楚了,那位是横星的秦明、犯不着为了这么一块帕子把人得罪。”

    “您说呢?”

    “得罪?”黑衣人顿住脚步,“这儿还没有什么人是我不敢得罪的。”

    这话也算是足够嚣张了。

    所有人都忍不住变了变脸。

    黑衣人好像没有感觉到自己给周边人的惊吓,说完转身离开。

    “站住,”秦明神色一变,“阁下这是当真不给我秦某这个面子。”

    那黑衣人接连被叫住,也恼了,顿下脚步,“面子?”

    上下扫了秦明一眼、嗤笑了一声。

    这种蔑视和不屑,瞬间将秦明的脸上激的通红。

    秦明已经好多年没有遇到过这种待遇。

    周围也在这一瞬间变得一片寂静。

    程子覃努力吞咽了一下口水。

    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独龙帮的确算不得大帮派,可他们前有光影传媒的一位小股东,后与星际海盗有所勾结。

    在横星上,名声当真算不得太好。

    可手段和狠辣程度确实是非常出名的。

    秦明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崇尚远古华夏文化,是个极其有文化和内涵的人。

    实际上,秦明的手段可是不比任何人弱。

    权美娜的同事脸色都白了。

    权美娜自己也忍不住有些忐忑,抓了抓妃色的手。

    秦明看着对方,略微迟疑了一下,随即就冷笑出声了,“看来,我秦明是高看自己了。”

    “原来我的名声也不过如此!”

    他冷笑的时候,身后缓缓走出来了一排人。

    每个人的手中都握着小小得一个纽扣一般的东西。

    就算没有亲身实验过,大家也都明白,这是机甲空间扣。

    围着的圈子瞬间变了。

    所有人都忍不住往后退开了好远。

    机甲的影响力太大。

    这样的热闹就不好看了。

    他们丢一阵可惜。

    这样看来,那黑衣人分明就没有了胜利的希望。

    黑衣人静静看着面前一整排的人,没有开口,没有任何动作。

    秦明见他被吓虎住,道,“联邦不大的地方,秦明或许别的地方走不得,这横星附近,倒是有几分脸面。”

    “万一不小心大水冲了龙王庙,大家面上都不好看,”

    秦明还是忌惮对方的不明来历。

    说完,又威胁了一句,“不然。”

    黑衣服男人看了他一眼,“就你?大水冲了龙王庙....”

    他好像听了一句很好笑的话。

    他这个狂妄的态度,让秦明瞬间变了脸,抬手之间,黑衣男人就被彻底包围了。

    权美娜眼中有些怒色,秦明分明就是不讲理。

    对方拍到的东西,愿意就给他看一眼。

    不愿意,不给他看也是应该的。

    有些愤愤不平,可眼下,她也知道自己似乎什么都做不了。

    忍不住带着几分委屈的看向妃色。

    妃色扫了她一眼,“我们该去吃饭了。”

    场中又是一片静谧。

    程子覃好像没有听懂妃色说什么一样,紧紧盯着妃色。

    “啊?”再淡定的权美娜也忍不住惊讶了。

    妃色皱起眉头,“这些钱还不够吗?”

    别说其他人,就是那个黑衣服的男人都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看向了妃色。

    这个时间,剑拔弩张。

    更是因为妃色的东西引起的。

    她居然半点感觉都没有,不闻不问不担心。

    反而操心自己的节目录制,以及吃饭的问题了....

    程子覃压低了声音怒道,“眼下因为'双面绣'的事情闹成这样,肯定没有办法继续录制了。”

    妃色茫然了一下,“那我可以走了?”

    程子覃胸口一闷,差点吐出血来。

    今天怎么看都没有办法善了。

    因为妃色的关系,这一次《根朔华夏》都得受到牵连。

    妃色居然一点责任感都没有!!

    而且,重点是,这样剑拔弩张的时候,妃色到底是怎么张开口说吃饭的事儿的?

    在知道节目组受拖累,无法继续拍摄,妃色竟然理所应当的要离开,半点愧疚的心理都没有!

    他觉得自己也算是自私的人了,却是没有想到妃色能自私到这个程度!

    他忍不住质问道,“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愧疚么?”

    妃色看向那边那个黑衣服男人,再看看秦明,随即看向程子覃。

    “我于他钱货两清,东西是他的。”

    随即扫了秦明一眼,“东西于他无半点关系,别人给他看,是情分,不给他看,是本分。”

    “偏他还要强迫对方,以武力压制,这样的人,我为什么要有愧疚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