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050
    第48章:

    妃色看着他们,“你们想要我帮你们翻译?”

    四个人点头的频率从来没有这么一致过。

    巴巴的盯着妃色,“是的。”

    妃色侧着头,略微想了想,“也不是不可以。”

    四个人的眼睛一亮。

    妃色如果同意,他们恐怕能够少无数的麻烦,减少异常多的流程!

    盯着妃色的眼睛闪闪发光,“真的吗?”

    只有其中一个人有些迟疑,“有什么……条件吗?”

    “目前还没有。”妃色伸手,立马有人将手中的任务卡递到了妃色的手中。

    正是那个刚刚还在迟疑的人。

    睡大街和现在就知道线索,她果断的选择了后者。

    至于刚刚的那点迟疑,也不知道丢到了哪个角落里。

    妃色捏着卡片,道,“兵马俑。”

    “兵马俑,又可以称呼为秦始皇兵马俑,就为秦始皇陵的旁边,也属于秦始皇陵的一部分。”

    “兵马俑是古代墓葬雕塑的一种类别。远古时代实行人殉,努力是奴隶主省钱的附属品,当奴隶主死亡之后,奴隶也将会做为殉葬品为奴隶主殉葬。”

    “兵马俑就是秦始皇的殉葬品。”

    看着面前的几个人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

    妃色略微一想就明白了。

    “当然,在秦始皇陵,兵马俑并不是真正的人殉,不过是土制。”

    “可,可,那……”对方的一个小姑娘嘴唇上都没有什么颜色了。

    “不用担心,这没有什么恐怖的,只是一种特殊的工艺品而已。”

    妃色笑着接过另外一个人手中的任务卡,眉头蹙了蹙。

    那人心底一沉,“有什么不对吗?”

    “骊山。”

    所有人一愣。

    大家都不笨,回忆起之前妃色的话,都明白了。

    其实三组嘉宾的最终目标都是一个地方。

    妃色却是咧嘴笑了笑,“按照秦朝规定,你们身着色袍子,属于三品以上官员。”

    “像是程子覃和节目组的普通员工自然是可以随便指挥。”

    另一个巴巴的跑上前,“那我呢,那我呢。”

    他穿着一身帅气的白袍。

    潇洒英俊不凡,手中还捏着柄不知道哪儿弄来的剑。

    妃色看着他,“庶人。”

    “庶人?”他茫然了片刻,随即兴奋的问道,“这是几品官?”

    妃色嘴角一抽,不怕没文化,就怕乱说话,就是这个感觉。

    旁边围观,有看不过眼的终于开口了,“董杰予你在想啥呢,想得这么美,庶人泛指无官爵的平民、百姓。”

    那人脸上的笑意瞬间僵硬在脸上,“不可能!”

    “这一身这么帅气,这么潇洒!”

    他还异常不相信的看向了妃色,“妃色小姐,妃色小姐……这庶人……”

    “国人,普通民众。”妃色看着他,很淡定的开口。

    董杰予的所有表情瞬间垮了下来,“啊?”

    妃色笑了,“至少比努好。”

    妃色说完,董杰予就幸灾乐祸的道,“谁是奴隶?”

    “还有奴隶?”

    “在秦始皇统一之前,整个社会还属于奴隶社会,到秦始皇统一诸国之后,这才有了封建社会。”

    “可社会上的奴隶主与奴隶自然是不可能一时半会消除掉。”

    “自然是存在奴隶的。”

    妃色的解释让所有人都傻眼了。

    同样的。

    也让剩下的两个人面面相觑,这两人的身份地位已经被分析了。

    如今剩下的可不就是他们俩之间的?

    董杰予笑的幸灾乐祸,“这样我就放心了。”

    孙瑜也是一脸兴奋的样子,“奴隶啊,我还真的没有见过奴隶是什么样子。”

    “谁呢,谁呢,谁是奴隶?”

    那剩下的两人咬牙切齿的看着董杰予和孙瑜。

    却又无可奈何的继续巴巴的看着妃色。

    他们两人的服饰有些相同,又有许多的不同。

    他们挑选到这些衣服,多半都是看当时的喜好,根本没有半点依据,此时哪儿能知道这些衣服都代表着什么意义。

    看着妃色,两人都忍不住在心里默默的念叨着,不是自己,不是自己。

    孙瑜左看看又看看,总觉得,他们俩的衣服似乎没有太明显的不一样,甚至和董杰予的十分相似。

    压根看不出来个什么东西。

    拽了拽妃色的衣服,“他们俩谁是奴隶,奴隶的服饰是什么模样的?”

    “你呀。”妃色死轻描淡写道。

    孙瑜在剩余的两人面前看过来看过去,依旧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是陈晨,还是石宇?”

    陈晨是剩余组合里的姑娘,石宇是爷们。

    男女的服饰本来就有极大的不同,让他咋看都看不明白。

    “哪一个?”她匆匆追问。

    妃色的视线落在她身上,似乎有些诧异她没有明白的事情,又一次重复了一遍,“你呀。”

    孙瑜惊奇打量陈晨和石宇的眼神顿时就愣住了。

    刷的一下扭回头,“谁?”

    妃色看着她,又重复了一遍,“你啊。”

    “你的衣服破烂不堪,颜色多样,拼接的部分比较多,原本就是人们不喜,并且剩余的布料拼接起来,甚至还有不少地方破破烂烂的进行了二次缝补。”

    “并且,衣服的后背部分,明显的写着这么大的一个字‘奴’”

    孙瑜傻眼了。

    妃色却是看着剩余的两人,“你们两人和那谁以样,只是普通的民众而已。”

    “没有多大的权利,却有一定的自由。”

    孙瑜拽着妃色的袖口,“我是不是理解错奴隶的意思了?”

    “干活的,和牲口一样可以用来当做交易品的。”

    “你理解的是什么?“

    孙瑜脸上刷的一下成了苦瓜模样。

    “我的衣服这么帅气!”

    “这么有个性!”

    “没有一个人重样!”

    “上面还刻画的有远古华夏文字,怎么似可能只是奴隶!”

    其他人终于反应过来,剩下的两人脸上都是喜意和轻松。

    董杰予看着孙瑜忍不住狂笑出声了,“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果然,人贱自有天收!”

    董杰予和孙瑜不对付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两人也不是说真的是死对头,老死不相往来的那种。

    就是两人都看不惯对方。

    更看不惯对方在某一方上胜出而已。

    想象孙瑜之前的得意洋洋,董杰予说不出的痛快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