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052章:又出幺蛾子
    节目组的活动继续。

    六个人聚在一起,妃色为首,浩浩荡荡的前往秦始皇陵。

    妃色之前赚取的信用点就是买一架小型飞船也是可以的,更不用说租用一台简单的代步悬浮飞车。

    董杰予风风火火驾驶着悬浮飞车,带着这个节目组的所有人直奔秦始皇陵。

    这边的程子覃看着他们离开,立马一跺脚,“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改变整个节目组的布置!”

    “修改难度,修改难度!所有名面上的谜底,全部取消!”

    “提高难度!”

    权美娜愤愤不平,刚刚妃色在的时候,程子覃可不是这么说的!

    程子覃瞪了她一眼,“别说话!”

    说完,接连下了数项指令,赶紧让人进行操作,迅速撤出所有的明面提示。

    然后盯着权美娜道,“老老实实的,不要开口。”

    说完,又有些不放心。

    那些刚刚明明是对妃色心存芥蒂的人,不过三五分钟就被妃色收服,以妃色马首是瞻。

    权美娜本来就是妃色的迷妹,跟着妃色,恐怕更会泄密,“你一会儿就跟在我旁边,一会儿如果说错话,你就干脆别来《根朔华夏》了。”

    权美娜敢怒不敢言,生生被自己的好友兼同事捂住了嘴。

    这时候。

    节目组的总编辑拿着通讯器上前,递给了程子覃,脸上带着几分凝重。

    程子覃看到视频内容之后,脸色瞬间一变。

    郑巧玲当真是不省事。

    张教授和陈教授俺么好的本事,怎么就有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徒弟。

    他紧紧抿着唇。

    总编辑名为张安安。

    名字虽然娘气,可确实是在娱乐圈又一定地位。

    并且对远古华夏文化上有一定造诣。

    张安安看着程子覃,“妃色那手工刺绣,当真是……双面绣?”

    和郭华一样,正是因为对远古华夏文化有一定的了解,所以他才更加不肯相信妃色是真的会手工刺绣,会双面绣!

    程子覃抿了抿唇,唇角压得更低。

    神色越发凝重。

    慎重考虑了许久,才开口道,“如果不是知道双面绣早已经失传了许多年,我也会在看到的第一眼认定那就是双面绣。”

    看着那边光脑社交网上的视频资料。

    程子覃垂下眼帘,耳边依旧响着郑巧玲“嘤嘤嘤”的哭声。

    有着说不出的烦躁。

    “我也明白,可能是因为自身的原因,才无缘继续走《根朔华夏》,真的不怪她,我只是觉得对《根朔华夏》的感情太深,这么无奈的离开,实在是……嘤嘤嘤。”

    郑巧玲都已经和自己的经纪人公司和背后的金主确认过,怎么还这么愚蠢的在社交网上发布了这样一则消息。

    当真是要把自己蠢死吗?

    可偏偏,郑巧玲现在在社交网上发布了之后。

    依旧挂着《根朔华夏》历史顾问的郭华随即进行了转发,并且在后面跟了一句,“我也没有想到节目组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程子覃怒从心中起。

    他们两个人作死,能不能不要拖上节目组,拖上妃色?

    郑巧玲原本就是一线艺人,这个一线,或许有一定的水分。

    可她的粉丝量却是一点都不少的。

    这么一会儿的工夫,这些人留顺墙爬过来,将《根朔华夏》的社交网下面屠版了。

    社交网上也瞬间刷起了,“《根朔华夏》不公。”

    “新人力闯《跟朔华夏》,欺压艺人郑巧玲!”

    “是黑幕,还是潜规则?《根朔华夏》为新艺人,赶郑巧玲出组!”

    “历史系顾问郭华支援,《根朔华夏》不公,为郑巧玲鸣不平”

    ……

    慢慢一排的话题,一点点的被刷上了社交网的热搜。

    事件在不断发酵。

    张安安手指微微一动,“还有这个视频,我已经让人在处理了。”

    “可惜对方的决心不小,我删掉一次,她就发两次,删掉两次,她发十次。”

    “在社交网上越传越光。”

    “用不了多久,恐怕就会被传遍整个社交网了。”

    “我已经通知了光影传媒和董文田,不过,目前还没有看到光影传媒的作为。”

    程子覃打开了张安安所说的东西,轻轻一点,里面的声音顿时传了出来。

    “我……”

    程子覃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对方肯定是郑巧玲找来的人。

    将之前他们的对话,刻意的进行剪辑。

    越发看着郑巧玲委屈的不行。

    而节目组咄咄逼人,最终将郑巧玲赶出剧组。

    程子覃冷笑了一声,其实也只有郑巧玲的那些脑残粉丝才会相信。

    稍微理智一点的就能明白,一个节目组,绝对不可能真的留下这么严重的把柄,将一个人赶出去。

    郑巧玲最近是膨胀到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这么容易被翻盘的视频也敢拿出来。

    “我看了之前你们的节目具体过程,说实话,我也不敢保证妃色的那是双面绣。”张安安开口。

    张安安道,“现在最重要的,其实并不是郑巧玲如何。”

    “她作死,我们自然明白。”

    “我担心的是,妃色的东西并不是真的双面绣。”

    远古华夏文化方面的专家可不是一个两个。

    尊崇这一门文化,所以绝对不允许外人玷污。

    如果妃色的东西真的不是双面绣。

    哪怕郑巧玲被节目组打脸,郑巧玲在光影的打压下被冷藏,有什么意义?

    妃色终究还是会被所有人辱骂,被尊崇远古华夏文化的众人抵制。

    甚至,节目组也一样会受到影响。

    程子覃眉头蹙得更深了几分,这么长时间,他也被妃色招粉了。

    也忍不住是为妃色多说几句话,“或许是我们考虑的太多。”

    “就像是妃色说的,会者不难,难者不会。”

    “原本就是很简单的事情。”

    “东西我拿在手中仔细观察过,双面一模一样。”

    “在数十台微型摄影机下,几个人的眼睛下完成,难道还能是别的?”

    张安安看着他许久,将通讯器联系了出去。

    一看那边是张教授和李教授,程子覃一愣,随即恍然,现在也就是找他们最合适。

    可再一看那边两位教授近乎痴迷和狂热的眼神,他心里提着的石头顿时就落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