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070章:试镜“吕雉”
    他眼神灼灼的看着妃色,“能不能让妃色试镜吕雉一角?”

    第69章:

    董文田愣了愣,他原本的意思就是让妃色试镜吕雉。

    不过,如今看来,吕雉这个角色似乎并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

    妃色参加的第一步电影,他虽然希望妃色参与到大制作当中,却不想要妃色接一个太复杂的东西。

    刘文韬的戏,备受关注。

    妃色已经在风尖浪口,再出什么不好听的话,到时候是真的不好处理了

    尤其是,第一部戏若是就传出花瓶的说法,妃色名声都不好听了。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妃色原本就不是专业的是艺人出身。”

    “她演绎客也才刚刚开始上,如果贸然让她接如此重要的角色,我担心……”

    “若是可以,看妃色是否可以试镜咱们剧组的其他配角。”

    刘文韬定定的看着妃色,眼神依旧火热,匆匆的道,“以妃色小姐的理解,必然可以演绎好!”

    “而且。”刘文韬顿了顿,过了一会才开口,“其实我原本还有个其他的打算。”

    在《楚汉风云-项羽》之后,他原本是打算拍摄续集的。

    研究了这么多年历史,他希望最大程度的在电影屏幕上还原当年的历史,还原当年的种种。

    在项羽之后,他原本想要剑走偏锋的写《楚汉风云-吕雉》

    当然,关于吕雉的部分,大多都在汉朝部分。

    可这个想法,被大部分拒绝了。

    方案并没有通过,因为太冷门,而且,吕雉的演员,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心仪的。

    即便没有办法单独拍摄吕雉。

    刘文韬依旧在这一部的《楚汉风云-项羽》做了重要铺垫。

    而今天,他终于看到了自己最最心动的角色,妃色绝对可以饰演吕雉一角!

    “如果可以,《汉朝风云-吕雉》将是我的下一步电影。”

    刘文韬的话音落下,房间内安静的,董文田都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半响才听到自己的声音干涩的问,“刘导的意思是……妃色……妃色是……”

    “妃色或许不懂演绎,可妃色了解历史,了解吕雉,我相信,只有真正了解吕雉的人,才能真正的演绎好她!”

    妃色偏头看董文田。

    “我不能让妃色的名声毁在第一步电影上。”董文田依旧迟疑。

    刘文韬笑了,“董哥的意思是我能够放任自己的电影毁在某一个角色上?”

    当然不会,刘文韬对电影比对自己都要关心。

    自然也不可能放任自己的电影就这么被毁掉。

    他眼神自信,灼灼的看着董文田,“董哥相信自己的眼光,难道就不相信我的眼光吗?”

    董文田带的艺人出了数个影帝影后

    他手上带的艺人,或许人品不怎么样,但是潜力却是十足的好。

    只要是他选的艺人,就没有一个差的。

    刘文韬的下颚微微抬起,可刘文韬的眼光又能差到哪里?

    刘文韬为自己选的男主女主,甚至是重要配角,遭受过多少人的否定?

    但是,刘文韬无一不是用事实来告诉他们自己的选择有多正确。

    董文田垂下眼帘,随即笑了,“当然,我相信我自己的眼光,也相信妃色。”

    顾长志看着刘文韬,再看看董文田,没有再说话。

    他总觉得此时自己开口,似乎是要等着被打脸。

    妃色总是喜欢出其不意。

    他每一次否定妃色,都会被妃色狠狠打脸。

    现在,他学乖了。

    哪怕是不相信,也就只是在心里暗暗地嘀咕,再也不说出来。

    他们商量的一脸满意,这边的妃色却是一脸茫然。

    演戏什么的,妃色对自己都没有半点信心。

    他们是从哪儿来的迷之自信??

    “明日一早,麻烦董哥带妃色来二楼会议室b厅试镜。”。

    董文田点点头。

    这会儿,刘文韬才看向妃色,客客气气的开口道,“之前的事情还是让夏夏受到了点惊吓,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医院,稍微晚点,我携筱筱和夏夏再郑重和您道谢。”

    “不必。”妃色淡淡的开口。

    这一次刘文韬替她解围,已经算是还了这次的因果。没有必要说是还要继续说。

    刘文韬眼帘垂下,“夏夏是我和筱筱的一切,您永远不知道救了夏夏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些事情都没有办法让我们感谢,所以,千万不要客气。”

    妃色开口还想说什么,顾长志拽了拽她。

    妃色这才改了口,“随你。是”

    刘文韬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再三和妃色交代,有需要第一时间联系,这才离开酒店。

    董文田瞥了一眼顾长志。

    妃色也皱着眉,“刚刚。”

    顾长志摇摇头,“我打听过,刘文韬最近两天都没有在剧组出现过,只有妃色今天来了之后,才有了踪迹。”

    “刘文韬的女儿受到的惊吓恐怕不小,甚至两天的时间,还没有好。”

    “他现在,生怕女儿出事儿,能够为夏夏做点什么,是最好不过的。”

    “妃色能够接受他的感激,他心里也能好过一点。”

    董文田眉头皱了皱,倒是没有再说什么。

    他脸色沉沉的,“泣血的人……怎么会对他们动手?”

    顾长志眯了眯眼,“景筱筱的母亲是谁,我一直都不知道,这一次,却是有点眉目了。”

    董文田一愣,“你的意思是和景筱筱的母亲有关?”

    顾长志没有多说,“让妃色好好准备,不管怎么样,”

    “刘文韬的女儿受到的惊吓恐怕不小,甚至两天的时间,还没有好。”

    “他现在,生怕女儿出事儿,能够为夏夏做点什么,是最好不过的。”

    “妃色能够接受他的感激,他心里也能好过一点。”

    董文田眉头皱了皱,倒是没有再说什么。

    他脸色沉沉的,“泣血的人……怎么会对他们动手?”

    顾长志眯了眯眼,“景筱筱的母亲是谁,我一直都不知道,这一次,却是有点眉目了。”

    董文田一愣,“你的意思是和景筱筱的母亲有关?”

    顾长志没有多说,“让妃色好好准备,不管怎么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