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074章:强势打脸
    按说,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

    难道是她没有见识过,星际之中,人们也并没有重视,所以到现在没有传播开?

    可,这对于小孩来说,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她神色一肃,“不知道方不方便让我去见一见。”

    刘文韬尚未开口。

    那边的景筱筱却好似抱住了一个一个救命稻草一般,“谢谢妃色小姐,当然方便,当然方便。”

    妃色不客气,景筱筱又是如此感激涕零的答应。

    董文田和顾长志等三人都没有说话的余地。

    妃色不过是个普通艺人,并不是医师。

    刘文韬看了看妻子,明白她现在将妃色看做是一种精神力量,如果真的不让她见妃色,她恐怕越发不安。

    夏夏病倒,他已经心痛不已,若是景筱筱再支撑不下去,他恐怕也坚持不了。

    已经麻烦了妃色这么多次,不如就再麻烦一次。

    “我到妃色小姐楼下后,与您联系。”他认真开口。

    妃色颔首。

    众人又说了几句关于执法队那边的情况。

    通讯挂断之后。

    这边刚刚说完话,顾长志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去翻看社交网。

    而董文田皱眉道,“这会儿去医院,路中恐怕会被人盯上,一会儿我和顾长志在后面,一前一后的跟上。”

    分散一下注意力。

    有刘文韬,想必媒体们也不敢太过于肆无忌惮。

    顾长志那边已经跳起来了!

    将自己手中的光脑递给身边的妃色两人看。

    听到景筱筱大致讲的事情,和他们真正看到的那种震撼是完全不一样的。

    顾长志几乎恨不得仰天大笑出声了,“看到他们被打脸打成这样,我就忍不住痛快!”

    “你们看看,看看这一排的省略号,我简直太痛快了!”

    妃色垂眼看着社交网上执法队发出的声明。

    再看看下面众位网友的评论。

    哪里只是顾长志说的这一句。

    执法队下面的一排排段子手都出来了。

    接连下来数百个省略号之后。

    就有人留言道,“我一直以为最任性的是我,现在才明白,那只是执法队还没有任性给我看!”

    “看看这大喘气……执法队小哥,咱能不能一口气把话说完?”

    “能不能先让我把上一条博文删掉?脸都被打肿了!”

    “这口气接的也太慢了……我这刚骂完,还让我咋夸得出口?”

    “我是不是应该庆幸,上一条骂人的博文还没有发出去?”

    “这一口气吊得,咋没有直接把执法队小哥吊死呢……”这明显就是个被坑,又被狠狠打脸的。

    “我就是不明白了,执法队小哥今儿是来搞笑的吧?”

    “我刚删掉前面那边斥责骂人的话,这会儿想去跪舔,可又怕执法队小哥一会儿再来点什么消息,我脸已经肿的经不起打了!”

    “……我刚已经发了,再打就打另一边,也刚好,左右两边好对称。”

    “我竟无言以对……”

    “我竟无言以对+2……”

    ……

    “我这会儿想问问,郑巧玲和妃色到底什么愁,什么怨,竟然这么不留余力的黑。”

    “这架势,分明就是不死不休了!”

    “郑巧玲恐怕与妃色有不小的恩怨,不然也不会闹成这样?”

    “有知道的,求八卦!”

    “求深扒!”

    “求深扒!+1”

    “求深扒!+2”

    “求深扒!+3”

    “……”

    还当真有知情的人入了,并且在下面跟了起来,“若是要说妃色和郑巧玲之间的八卦,还不得不提一下,妃色入圈以来第一次参加的节目《根朔华夏》”

    “……”

    董文田仔细看了这一层被越盖越高的楼。

    那开口的人,方多半就是《根朔华夏》剧组的人

    而且,还是被张安安那边授权了。

    否则对方不可能知道这么多,这么详细的东西。

    竟然就连妃色那副双面绣,以及拍卖后因为郑巧玲嫉妒的事情都讲述的清清楚楚。

    对方明显是冲着妃色的,所说所讲,都是站在妃色这边的。

    楼越盖越高。

    留言的人也越来越多,五花八门的都有。

    不过,看这楼盖的形式,分明就是一股脑的往妃色那边歪了。

    妃色也仔细的看着每一条留言,有些明显的网络用语,她可以看懂,也有些看不懂。

    不过,只觉得越看越有意思。

    董文田缓缓呼出一口气,

    更主要的,这些说着这些话的都是明事理的。

    遇上个不明事理的,这会儿被打的脸上火辣辣的,心中虽然怨恨执法队刻意大窗器的误导,却也不敢在执法队的社交网下多说什么。

    只能转战跑到郑巧玲的社交网上大骂郑巧玲误导人。

    许多人在做错一件事之后,总是没有办法先找到自己的责任和错误。

    而是将自己的错误,附加到身边的人身上。

    比如现在。

    分明是他们没有实际证据的,就跟风大骂妃色道德败坏,人品欠缺。

    可当被打脸之后,他们就开始责怪郑巧玲。

    毕竟在执法队发布第一条消息之后,就是郑巧玲叫嚣的最厉害。

    也是郑巧玲一直在强调妃色人品道德有问题。

    仿佛一切都是郑巧玲误导的,他们都只是被郑巧玲所蒙蔽,甚至是郑巧玲逼着他们说的一般。

    一时之间,郑巧玲的社交网下面一片骂声,偶尔的几个郑巧玲的nc粉刚刚说几句话,就立马被掐的头都不敢冒了。

    不光是她,就是郭华的社交网下面也是一片质疑和骂声。

    “什么华夏文化研究者,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污蔑。”

    “骂人倒是会的多,真正的水平也不知道是什么样。”

    “就是……”

    郭华和郑巧玲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

    之前所有关于妃色的博文,全部删的干干净净。

    顾长志在旁边看着冷笑,“这会儿删起博文来倒是挺快。”

    “人,果然是善变的动物。”

    妃色看了顾长志一眼。

    人,明明就是一种本性难改的动物。

    比如说风吹两边倒,趋炎附势的这种本事,从远古到现在,从未变化。

    董文田看了顾长志一眼,“趋利避害是每个人的本能。”

    “我们能要求谁从一而终?”他颇有几分自嘲。

    顾长志想到董文田这些年的遭遇,再听着话,颇不是滋味。

    董文田冷笑了一声,“她想删就删?”

    一个电话联系到自己的律师顾问那边,“对郑巧玲、郭华两人提出人身攻击和污蔑的诉讼!”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