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077章:天眼下,可看……
    董文田眼神沉沉的,却是勾着唇。

    顾长志没有反应过来,“怎么?”

    董文田嗤笑了一声,“等着华夏大学给出远古华夏存在这个的时候。”

    “联邦亚裔上大学就没有别的话了吗?”

    当然不会。

    刘文韬都明白。

    “虽然可以证明远古华夏存在卜卦,算命,那又不能证明妃色有这个能力,更无法证明之前妃色是卜卦,算命得出的结论。”

    顾长志也不傻,顿时就明白了。

    所以说,不管董文田眼神沉沉的,却是勾着唇。

    顾长志没有反应过来,“怎么?”

    董文田嗤笑了一声,“等着华夏大学给出远古华夏存在这个的时候。”

    “联邦亚裔上大学就没有别的话了吗?”

    当然不会。

    刘文韬都明白。

    “虽然可以证明远古华夏存在卜卦,算命,那又不能证明妃色有这个能力,更无法证明之前妃色是卜卦,算命得出的结论。”

    一个双面绣,在众人的眼皮子地下,数十个摄像头的下面被绣出来,都会有人质疑,更何况是妃色这个卜卦这事儿?

    顾长志也不傻,顿时就明白了。

    所以说,这事儿的关键压根不在华夏大学的身上。

    哪怕华夏大学提供证据,其实也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他们真正有用的,其实是要证明出来,证明卜卦,算命是存在的。

    更要证明,妃色是会卜卦和算命的。

    刘文韬看向董文田,“你打算让妃色公开进行?”

    顾长志神色微微变了变,“这种事情公开进行,一旦有任何差池……”

    就真的是没有任何悔改的机会了。

    董文田却是目光灼灼的看着妃色。

    能不能行,不是他说了算,而是妃色说了算。

    妃色瞥了一眼众人的神色,他们所说的种种,她也已经明白了。

    自然也知道,如果说在这情况下,出现差错,会有怎样的后果。

    她眯了眯眼,勾唇笑,“可以。”

    “每日一卦,可问任何问题,我会从中随机挑选一个人,但是……”妃色顿了顿,“不得伤天害理。”

    顾长志诧异道,“你就知道谁是伤天害理了?”

    妃色瞥了他一眼,明晃晃的嫌弃意思。

    顾长志:“……”

    景筱筱捏着夏夏的手,听到这里之后,抬起头来。

    略微想了想,开口道,“面相是一种透过观看面部特征的方式来论命,是古典哲学阴阳五行体系学说的分支。阴阳五行之气化生天地万物,人禀命于天则有表候于体,一切外在体表特征均蕴含着不同的命运信息,所以古人认为只要把握规律即可从面部特征透出的信息推算出人之富贵贫贱及命运休咎变化。”

    “瓜好坏,生熟,苦甜,看形状和色泽就知道。

    而人亦是这样,人的“命运”是和“长相”、“气色”分不开的。

    “长相”就是物或人的相貌、体态、特征;“气色”就是物或人的容颜和神态。这是人在出生之前,冥冥之中有定数因素注定的,既有定数又有变数,人的命运受先天因素与后天因素共同影响;事物是变数发展的,人的面相也随出生后的时空变化而透信息侯于体表。所以,从人的身体情况、五官气色等等,就可以推断出人的“命运”与“吉凶福祸”。

    而且,据说,有人有天眼。

    天眼之下,可看因果,业力,过往,未来。”

    景筱筱看着妃色那没有任何表情的样子,又看向了顾长志,“每一个做过坏事的人,身上都有因果,业力,严重者一身煞气。所以,看出对方是否伤天害理,并不算难。”

    顾长志目瞪口呆,“真的假的?”

    “可以看到,过去,未来,业力,因果……”董文田盯着妃色,咽了咽口水。

    刘文韬也惊得合不上下巴。

    看了看自己妻子,就是他都没有办法相信这个。

    景筱筱看了看妃色,见妃色依旧没有说什么,声音低了几分,“这只是传说。”

    实际如何,她又看向了妃色。

    妃色扫了他们一眼,“看到的东西,都是可能性,随时可能根据时空,时间,甚至是某一个念头而改变。”

    景筱筱皱着眉头,“不明白。”

    妃色指了指医院楼下的街道,“看,当那个姑娘走过树下的时候,树上那片叶子会落在她的头上。”

    所有人都顺着妃色的视线看了过去。

    那个女孩走过树下,一片枯黄的叶子落在了她的头上。

    原本,这个概念是非常小的。

    但是他们看到这一幕竟然没有办法吃惊。

    似乎对于他们来说,不,应该说对于妃色来说,这才是应该的

    妃色所说的东西,原本就应该实现。

    妃色却在这时候开口道,“可,在她刚刚走过来的时候,她的某个念头闪过,她可能不选择做这边,又或者选择在原地停留所,又或者其他……”

    不论哪一种,只要不是刚刚她所选择的,那么刚刚那片叶子都没有办法落在她的头上。

    景筱筱定定的看着那片叶子从哪小女孩的头上再缓缓的落在地上。

    依旧不明白。

    妃色却没有再都做解释,只是淡淡的道,“我看到的,只是最原本的命运,或许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也会变化。”

    也就是说,在正常情况下。

    妃色是真的可以看到对方的命运。

    他们所有人都忍不住惊得说不出话来。

    “我在社交网上,每日只见一个人,可测字,测手相,面相,也只回答一个问题。”妃色看着他们,“你们来安排。”

    “用最公平的方法,那就是让主脑来抽取。”提到正事儿,董文田顿时就恢复了原本的神色,“这种结果没有人可以质疑。”

    妃色颔首,表示自己没有任何意见。

    顾长志看着妃色他们商讨结束,忍不住又问了一句,“竟然你能看出这么多,那如果每个人都可以,世上哪儿还有那么多坏人?”

    妃色认识顾长志已经挺长时间了。

    第一次看着一个白痴的样子看着顾长志,从来没有发现这么单蠢的人。

    “天眼,不是谁都可以开。”妃色认认真真盯着顾长志,慢慢开口,“人都有自己的命运轨迹,没有谁可以擅自更改别人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