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094章:另有一事儿相求
    末临更是不服气,“老大!”

    妃色的意思很明显了。

    她只卜卦,不解卦。

    而靳之柘他们这次过来,找她,当然不只是要问点什么。

    妃色狮子大开口,直接要了三千万,现在竟然只有一卦。

    也不怪末临直接恼了。

    妃色却是淡定,“你可以选择拒绝。”

    靳之柘道,“妃色小姐说笑了,这三千万,只问一卦。”

    “老大……”末临看着自家老大。

    他狐疑的看了妃色一眼。

    美女他早已经见惯了。

    可像是妃色这样程度的,当真是第一次。

    哪怕是他,也是许久没有见到如此程度的美人,尤其是与靳氏相符的远古华夏裔。

    难不成,就连自家老大,都跌倒在石榴裙下了?

    靳之柘瞥了他一眼,眼里带着几分警告。

    末临顿时就垂下了脑袋,老实了。

    妃色看向靳之柘,“你想问什么。”

    “问工作,你觉得我什么时候可以找到线索?从哪儿找?”靳之柘缓缓问道。

    末临刷的一下抬起头,靳之柘这一次的目标,就是靳家的人都不知道。

    妃色,怎么可能知道?

    靳之柘问她,不是等于白问吗?

    他终于来了精神,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妃色,就等着妃色老老实实的认怂。

    妃色伸手向前。

    靳之柘浑身一僵,却是强迫自己没有动。

    看着妃色将他的帽子取下。

    “换个问题吧。”妃色将帽子丢了回去。

    末临顿时喜了,“让你没有本事瞎吹牛,不知道就不知道,老老实实的认错,将信用点还回来,我们也不会做其他的惩戒。”

    靳之柘却是沉声问道,“妃色小姐的话何解。”

    “既然已经找到线索,这话,自然不必再问。”

    靳之柘开口,“妃色小姐说笑了……”

    “夏夏身上的东西,就是你想要找的,顺藤摸瓜,应该不难。”妃色看了他一眼,见他神色认真,应该是真的不知道,“这一卦不算,你可再提一个。”

    靳之柘眼神陡然一变。

    妃色果然知道,还是信口胡说?

    他在心中将所有已经知道的事情过了一遍。

    许久之后,他缓缓呼出一口气,“谢妃色小姐解惑,我有一问,卦金稍后奉上,对方的目标怎么会放在两个孩子身上?”

    妃色手中一抹,指尖指尖露出一抹金色,“手。”

    靳之柘将手伸上前。

    他的手很大,骨节分明,手指修长。

    若是偏小,恐怕是与妃色的手也不相上下的漂亮。

    妃色上前一步,手中金针在靳之柘身上一点,便收回,金针上闪过了一抹殷红。

    “我没有见过你们家族的其他人,但是,也基本可以确定,是血脉问题。”妃色看了他一眼,“你家分支体系的人应该不少。”

    再多的话,妃色没有多说什么。

    靳之柘的脸色却是陡然一变,他强忍着要迅速离开的步子,又开口道,“另有一事儿相求。”

    妃色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

    靳家的血脉之中,灵力异常丰富。

    只要是血脉浓度高,就是灵体寄存的最好地方。

    靳之柘知道夏夏的事情,就照过来,恐怕所为的也只能是这件事儿。

    她迟疑了片刻,在这里,她是人生地不熟的,靳家的事情牵扯太多,她把自己搅和进去是很不理智的一件事儿。

    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她渐渐发现。

    人和人之间的牵扯永远是撇不开的。

    她在靳家的事情上已经没有办法撇开。

    “可以,带人来找我。”妃色说完就离开。

    靳之柘留在原地,末临还有些迷糊。

    没有弄明白靳之柘和妃色说了些什么,“妃色怎么知道咱们的目的?”

    靳之柘看着妃色身影已经彻底消失的地方,垂下眼帘,这也是他好奇的地方。

    妃色到底是真的有这样特殊的本事。

    还是和那些人有着说不清的干系?

    可不论如何。

    妃色如今与他们为善。

    “带靳之莫过来。”

    末临神色一变,“四少爷的身体经不起折腾,老夫人那边恐怕不会同意。”

    靳之柘眉头蹙起来。

    末临迟疑了一下,“您如果觉得妃色真的可以,不如请她去一趟帝都星?”

    靳之柘摇摇头,通讯器上微微动了动,那边就露出了一个老太太的身形。

    若是妃色在,就能发现,这就是当初抓着她询问孙子下落的老人。

    只是此时的她,没有了之前的惊慌失措和失魂落魄,只是眼里疲态清晰。

    “阿柘?”靳老夫人眉头蹙了蹙,撑了撑额角。

    靳之柘压低了声音,“已经确定了。”

    “就是妃色。”靳老夫人抬眼过来。

    靳之柘点点头,“小莫的身体怎么样?恐怕要带他过来这边了。”

    靳老夫人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眼里明显露出了几分心疼。

    靳之柘只是恍惚看了一下,就忍不住皱起来眉头,病床上的小男孩瘦的几乎皮包骨头,眼眶深深的凹下去。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自己这个弟弟一步步的瘦到这个程度。

    任是谁和他说这是靳之莫,他也不可能相信的。

    靳老夫人还没有开口。

    “我亲自带他过来,让人安排一下。”靳老太爷陡然开口。

    靳之柘一惊,“爷爷。”

    靳老夫人有些心疼,可是也点点头,“我与老头子一起去,之前一直没有时间好好感谢妃色小姐的救命之恩。”

    靳老太爷握着自己老婆子的手,“是,靳家不是忘恩负义的东西,不管她是什么来历,什么目的,救了你奶奶,救了你四弟和夏夏,都是事实。”

    “不论妃色是否同意,你都得记住,这是我们请她,求她。”靳老太爷有些不放心,交代了一声。

    靳之柘应了一声,眼角扫了一下末临。

    末临在靳之柘的身边,惊吓的下巴都合不拢。

    后背刷的一下冷汗布满。

    他刚刚对妃色不敬的事儿,妃色不会惦记了吧?

    “咱们调查清楚是什么了吗?依旧没有办法?”靳之柘忍不住还是问了一遍。

    夏夏和靳之莫的情况完全一样

    已经知道夏夏的问题,难不成还不能调查到靳之莫的事儿,真的没有办法?

    靳老太爷看了他一眼,“到了再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