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183章:你诅咒我!
    “387688。”董文田的声音落下。

    台下一个画着精致妆容的女子,顿时惊喜的站起来,“我,是我,我。”

    那女子穿着裙子,走到台上花了不少时间。

    这女子五官秀气,妆容精致,一身合体的连衣裙,确实让不少人都忍不住将视线放在她的身上。

    或许和妃色没有办法比,但是,较之日常来说。

    这个女子确实算是美貌的。

    “我,妃色小姐,我想问问我近日的运势,未来的生活。”她含羞带怯。

    眼角却是忍不住低头看向了台下,试图在这几百万人手中看出几个不一般的。

    心里忍不住得意。

    如今有了妃色的帮助,有没有可能机会获得谁的青睐?

    她自认为,容貌上等。

    一直以来身边围绕着他的男子就多。

    不过,她出身不算好,

    即便通过努力,也没有遇到更合适的。

    但她可觉得,她可以得到更好的。

    上一个,妃色直接开口,对方是可以嫁给腰缠万贯者或者身居高位的。

    那她呢……

    她看着妃色的眼里越发期待。

    “未来生活?”妃色眉头微微蹙了蹙。

    那女子却是没有发现皱眉的动作。

    连忙道,“是呢,你看看我有没有好的姻缘和工作?”

    妃色瞥了她一眼,“你心且不在工作上,问些其他的东西吧。”

    “诶,凭什么?”那女子顿时就恼了,人家就算事业有成,到她的时候,就是心思不在工作上了?

    她领导看到这上面,该怎么想?

    她满脸的不悦,不过,又顿了顿,她想要的可不是以后自己好好工作。

    就又忍不住开口继续问,“那婚姻呢?我应该怎么找到我的真命天子?”

    “知道知足,守住现在,把握当下,莫要攀高比低。”妃色眉头蹙了蹙,比较郑重的开口。

    那女子顿时就更有些不高兴了。

    他现在的男朋友算什么?一辈子的工资,也买不起她想要的一架悬浮飞车……

    被人就可以嫁给身居高位者,这么到她的时候,妃色就说了这样的话?

    难不成,她就只该有这么个生活吗?

    “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想知道我能不能像之前那人一样……”嫁一个富豪或者是身居高位的人?

    妃色瞥了她一眼,“眼带桃花,风流多情,感情世界多纠缠,眉间宽阔,感情单薄,且两边向下呈八字,易受外因变化,没有主见且对财帛缺乏抵抗力。”

    妃色顿了顿,“如果你能把握现在,不在望陇思蜀,日后自然也可以过的稍微好一些。”

    那女人咬牙切齿,“妃色!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有得罪过你吗!你怎么能这么编排我!”

    什么叫眼带桃花,风流多情!

    还不如直接说的明白点,就是她风流浪荡!

    和男人有的太多纠缠!

    真要有什么好男人,因为妃色这句话,恐怕都要思量一下了!

    她也是真的恼了,口不择言道,“果然,难怪说郑桥的死和你脱不开干系!你就是信口胡说的骗子!”

    靳之柘站在一旁,眸色一沉。

    浑身为之一冷。

    旁边的末临和末皆也赶紧抬头看向了妃色。

    “张开手。”妃色却丝毫不怵她的质问和辱骂。

    那女子想想前面那女人也是伸手出来给妃色看,看后给了那么好听的说法。

    于是便伸手出来,“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胡说……”

    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妃色就道,“感情线杂乱无章分叉,且又有多条婚姻线,长短不一,始终链状或断点,不规则,再看你的面向。”

    “你鼻梁上,年上和寿上有深深纹路,子女宫晦暗到近乎没有。”

    那女子脸上神色越发难看了两分。

    这后面的话,怎么想都不像是好话了!

    果然,妃色开口,“感情不顺,婚姻不幸福,要么感情复杂,却始终没有婚姻,要么结婚也是短短时间便离婚,压根没有子女缘。”

    “你若是可以把握现在,或许勉强能够好过一些。”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感情顺利的很!”她咬牙切齿。

    那女听了一路的好话,压根没有想到,到她自己身上的时候,全是这种言辞。

    听到最后面,直接骂开了,“你诅咒我!”

    “妃色你收了谁的好处,我又没有得罪你,你这么诅咒我!”她看着妃色,恨不得生吃了妃色的模样。

    妃色抬眼看她,“你既是想要问,我就告诉你了。”

    “什么相由心生,相随心灭,观过去,看未来,判吉凶,断生死!我看你就是个江湖骗子!信口胡说!想要毁了我日后的生活!妃色你也太恶毒了!”那女人盯着妃色,眼里带着怨恨,却是很聪明的开始诋毁妃色。

    台下林森几人对视了一眼。

    仅仅凭着刚刚那几句话,其实他们也都能听出来,这女人就是拜金,金钱欲望重。

    如果说,以对方的条件,又永远不知道满足,婚姻生活不幸福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子女缘这个东西,他们确实不敢说了。

    以妃色往常的说法,她既然敢说,那就是有足够把握的。

    妃色眸子里半点波动都没有。

    “有因有果。”妃色看着她,“如果不是你对财帛缺乏抵抗力,不知满足,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那女人直接气笑了,她喜爱钱财有什么不应该吗、

    如果没有钱,难不成永远在那个偏远星球里度过一辈子?

    受尽屈辱?

    “财帛?钱财?说的这么难听,难不成你就不收钱了?你就可以不靠钱吃饭了?你靠钱财生活了?”她看着妃色直接道,“我却是听说妃色你一卦千金的费用!”

    “我因为钱财婚姻不幸,没有子女缘,那你岂不是要断子绝孙?”她狠毒开口。

    靳之柘眼里闪过一抹怒意,一抬手,身形一晃,就要动手。

    妃色却是先一步过去,抓住了靳之柘的手腕。

    妃色看着那女人,“我说了万事有因有果,你既然不知满足,与数人感情纠缠不清,甚至插足其他人的婚姻生活,就应该明白自己婚姻生活不幸福,你幼时因缺乏金钱而受辱,却将此全部怪责到家里,导致父亲残疾,母亲重病,弟弟失踪。偏你半点不知内疚,离家数栽不回,一味追求不该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