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184章:天道何其公平?
    “你是否插足别人的婚姻?”

    “你是否左右逢源,感情上纠缠不清?”

    “你是否接连以人做跳板。玩弄感情??”

    妃色从来没有这么咄咄逼人过。

    看着面前的人,问道,“是否因为你的原因,让家破人亡?”

    “你可有半点忏悔的意思?”

    “你可有丝毫补救的打算?”

    “这么多年,你做过什么?”

    “你知道因为你原因失踪的弟弟受到了怎样的折磨吗?”

    那边的女人因为妃色得话,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扭曲。

    妃色这句话说完之后,她突然爆发,“如果不是他,他们两人怎么可能将所有得积蓄花光?我怎么会连一条裙子都买不起?”

    “如果不是他,家里怎么会这么穷!他们就不会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他原本就不应该出现!”

    她直接吼了出来。

    现场陡然一静。

    所有人的视线都放下了舞台的中间。

    与这女人一起来的人,全部都目瞪口呆了。

    更多的人傻眼了。

    就因为,父母将关注点放在弟弟身上,她竟然就将弟弟丢掉,害得父亲残疾,母亲重病。

    并且在此之后,没有半点的内疚和忏悔。

    相反,她甚至认为父母欠了她的。

    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寒战。

    这样的人,为了自己,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妃色冷淡的看着她,“就因为这些,你就可以做出这样的事儿,你对父母兄弟如此,凭什么想要得到天道厚待?”

    “求得好姻缘,好未来?”

    那女人看着妃色,感受着身边人看她的眼神。

    陡然清醒了过来。

    妃色刚刚咄咄逼人的话,就是为了激怒她,引得她说出刚刚的话出来。

    “你!你!”她很想说妃色胡说八道,想说妃色骗人。

    可刚刚的话出口,她就算再怎么说,也不肯有人相信。

    “你,你给我等着!”她撂下一句话,匆匆离线。

    只是,她上线的时候,原本就是和朋友一起到的。

    不用人肉,就回被身边的人全部知道。

    后续不用任何人再做任何事儿。

    妃色抬眼看向了台下的众人,缓缓开口,“天道何其公平。”

    “你现在所得到的每一份报应,不论善恶,都可能是你前面种下的因。”

    靳之柘在旁边神色微动。

    “天道何其不公!人人生来平等吗?人人得到的东西一样吗?那么多好人,有好报了吗?真正的坏人就真的得到了报应吗?”直播台下突然硬闯出了一个人。

    他个子不高,瘦瘦。

    却是个亚裔面孔。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眼神太过于执拗,让人看着并不是很舒服。

    靳之柘看到他之后,扭头看了一眼末临,眸色微微一沉。

    末临脸色一变,立马转身离开。

    被控制的直播台,可不会无缘无故的闯进来一个人。

    那人的双眼带着猩红,“如果公平,我做了一辈子的好人,为什么我的家人不断因为各种原因离开我,天道如果公平,为什么?”

    “为什么那么多的人,生来就是富人,有人生来却是穷人?有人生来便是武者,有人却一辈子无法翻身,甚至是身有残缺?”

    双眼通红的盯着妃色,执拗的问道,“天道何其公平?”

    妃色沉寂了片刻,“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所有人都一脸迷茫。

    这句话实在是太拗口了。

    他们愣是一句话都没有听懂。

    就是林森看向了彭伟立也只能是看向了身边的人。

    彭伟立陈胜道,“远古华夏道教里的说法,意思是指,天地看万物,就像是丢掉的草狗一般。”

    林森神色一变,这话?

    他看向了妃色。

    这话说出来,在这个时候恐怕不太合适吧?

    然而妃色却已经开口道,“天道眼中,万物皆为刍狗,完全不在眼中的东西,你觉得是否会公平对待?”

    彭伟立的脸色也陡然变了变。

    在当代,每个人都将自我看得十分重要。

    自远古偏于现代化开始,人们的自我意识就越来越强。

    “在你们的意识之中,人或许是最高等,然而,在天道之下,皆为刍狗,蝼蚁。”妃色眸色浅淡。

    她修行多年,以为自己已经是天道之外。

    却眨个眼,就来到了这个时代之中。

    天道眼中,谁不是刍狗,谁不是蝼蚁?

    妃色的话说完,台下的所有人眼神都变了变。

    不管是他们中的谁,听着这话都不舒服。

    越是身处高位者,越是不满。

    他们高高在上,虚无缥缈,更甚至只是妃色杜撰的一个“天道”又算什么?

    靳之柘也皱起了眉头。

    这话不像是妃色的态度呀?

    林森和彭伟立的神色也微微变了变。

    那男人猩红的眼,瞬间有几分愤恨,“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人人生而不平等?”

    “就是不平等,在天道的眼中,我们所做的一切有任何意义吗?”

    他冷嘲道,“你也说了,天道决定一切。”

    “有人天生而富,有人天生而穷,有人天生幸福,有人却要受尽磨难,凭什么?”男人显然对远古华夏文化了解不浅。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遁去的一,就是生机。”妃色的声音陡然一冷。

    “天道不仁,然,留有一线生机。”妃色看着面前的人

    “人定胜天,你若自己不做任何转机,那命运永远不会改变。”

    “你说,天道公平,也是你说天道不仁,也是你说天道之下,万物皆为刍狗,也是你说每个人生下来不平等。”那男人冷笑了一声,“什么都是你妃色说的。”

    “不成,是天命所归,成,则是人定胜天,那跟你有什么关系?”那男人脸上带着浓浓的嘲讽。

    “所以,你在这里忽悠了这么长时间,没有任何意义。”

    他一句话,抹去了妃色可看过去,观未来,提点一切。

    只让人记住了一样,不成,是天命所归,成,则是人定胜天。

    妃色看着他,“你怨天尤人,可曾做过任何努力?”

    “不曾。”

    “嗯,我做不了什么,我不可能改变你们每个人的命运。”

    “可是,我可以告诉你,你在此听齐天菲的话来对付我,回去之后,就会发现自己的未婚妻已经为了你不做违背心愿的事情自尽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