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205章:听不懂?
    孙瑜刚走,这边就陷入了一种十分诡异的气氛里。

    众人面面相觑,不敢开口。

    也就是张安安忍不住问道,“那是不是所有的病症都和风水有关?都和卦象有关?”

    “信则有,不信则无。”妃色瞥了他一眼,说了这么一句话。

    张安安似更是不知道如何理解,“那到底我们应该……”

    妃色看了他一眼,没有再开口。

    而,当天晚上,妃色返回家中之后,靳之柘联系了过来。

    一般来说,靳之柘要么直接联系董文田,要么联系顾长志,很少直接联系到妃色。

    妃色看了一眼时辰,接通。

    “何事?”

    靳之柘顿了顿,看着妃色清冷的房间,愣是没有开口说出口。

    妃色入住的是他的房子。

    别墅的佣人和机器人,妃色都没有清理,所以妃色的房间和整个别墅被改造成了什么样子,靳之柘其实都是很清楚的。

    可真的这么看到,却又是另一番感受了。

    妃色真的十分喜欢远古华夏文化,房间内的每一处都有远古华夏文化的痕迹。

    甚至有许多东西,靳之柘只能靠猜测。

    “我这段时间要顾忌根朔华夏和似水星代言问题,你让你家里人带到我这边。”妃色看着靳之柘,突然开口。

    靳之柘突然一愣。

    没有反应过来。

    妃色交代道,“你家中的人,如果真的和景筱筱女儿是同样会的病症,那就记住,千万不要让他们接触灵……能量盒。”

    靳之柘神色微微一变,“病房内的所有机器人等相关的东西,能量盒的消耗都会比较快,有关系嘛?”

    事关靳之莫的生命安危,所以,房间内的风吹草动,一丝一毫的变化,都被观察的十分细致。

    妃色眉梢微微一动,看着靳之柘反问道,“你说呢?”

    靳之柘神色一变,没有挂断通讯器,但是却快速和身边的人交代了什么。

    靳之柘交代之后,这才神色郑重的对妃色致谢,“谢谢。”

    “有事儿?”妃色问道。

    靳之柘点点头,“彭伟立的话,虽然给你造势,但是,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你的言论是无法让人理解的,更是绝对不成立的。”

    妃色没有说话,微微抬了抬下颚。

    没有任何表情,却让靳之柘在她脸上看出了几分傲娇来。

    靳之柘忍住笑意,“我相信你的话,不过,现在最关键的是孙自成妻女的事情。”

    “嗯?”妃色像是被顺了毛的猫一样,神色缓和了几分。

    靳之柘道,“罗伯森已经赶到了似水星第一医院,就是那个在社交网上和你呛起来的那个药剂师。”

    妃色眉梢微微挑了挑。

    靳之柘道,“他是联邦药剂师工会的理事之一,他常年研究药剂,最拿手的药剂,是战斗师使用的狂热药剂。”

    “他和药剂师工会的会长,简一行一样,骨子里都是冒险基因,崇尚药剂至上。”

    “他们用药冒险,激进。、”靳之柘皱着眉头开口,“就像是你所说的一样,杀人和救人原本就在一线之间。”

    “然后?”妃色看着靳之柘问道。

    靳之柘干咳了一声,“我在孙自成妻女的病房安装了特殊监控设备,但是,可能罗伯森做的某些东西,我也不太能看得懂。”

    妃色神色一动,“我也要看看。”

    靳之柘轻缓的吐出一口气,“为了避开探查和屏蔽信号,所以,必须要用专用设备进行观看,我现在赶过来,可能需要十分钟左右。”

    妃色点点头,“可以,你来吧。”

    三五分钟之后,在书房正在观看张安安剪辑结果的时候,就听到门口不断有人敲门。

    两人对视了一眼。

    没有动。

    “这边的安保,应该没有问题吧?”顾长志小心翼翼的开口。

    他们如今得罪的可不是一家两家了。

    帝都齐家,扶桑松下家,还有如今的药剂师工会……

    这任何一家,那在联邦都是跺跺脚都能让人颤抖的角色。

    他们这一下子得罪的是三,大晚上,门被敲响,咋感觉没有什么好事?

    下一秒,董文田的通讯器就被强行侵入。

    靳之柘的模样,投影在两人面前。

    顾长志和董文田猛地往后一退。

    董文田缓过来,干咳一声,上前道,“靳总,这么晚了,是有什么事情……”

    “开门。”靳之柘沉声道。

    董文田一愣,没有明白。

    靳之柘看了一下时间,与和妃色说好的十分钟又过去了两分钟,他皱起眉头,“听不懂?”

    顾长志迟疑了一下,“是没有太听明白……”

    “开门两个字都听不懂,我是不是也应该质疑一下,你是不是真的有这个能力胜任你现在的位置?”靳之柘看着他,冷声道

    顾长志一下子跳了起来,条件反射的就看向了书房大门。

    偏偏顾长志还没有反应过来要去开门。

    靳之柘嘴角一勾,扯起一抹冷笑。

    顾长志后背一凉,浑身鸡皮疙瘩瞬间爬了起来,忙不迭的跑去开门。

    董文田也终于明白,有些为难道,“妃色现在的名声本就不是很好,如果晚上再传出了……”

    和靳之柘的绯闻,恐怕更不太合适。

    若是平日里什么时候,在哪儿见都还无所谓,可这会儿却是晚上的,还是妃色的家中。

    靳之柘看了他一眼,“如果连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还要你们有什么用?”

    董文田脑袋一低,顿时不吭声。

    靳之柘挂断通讯器,刚刚走进来,妃色已经从楼上下来。

    客厅经过妃色的意愿变化了许多,房间内处处都是木质家具和大小花盆。

    种植着许多,靳之柘见都没有见过的植物。

    靳之柘再回想自己在房间外感受到的种种,神色微微动了动。

    “罗伯森已经到医院,我也让人通知让孙自成赶过去了。”靳之柘说着,拿出了个手表大小的东西,放在客厅茶几上。

    操作了几下,就投影出了孙自成妻女的病房。

    病床上,一大一小两人形容枯槁,半点精神都没有。

    罗伯森带着几个特殊的箱子,缓缓走进来,一脸桀骜不耐的听着身边医生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