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219章:什么东西!
    好似什么东西,在这一瞬间行程了一般。

    靳之柘的心口猛地一悸。

    靳老爷子的眸子眯在一起,半响都没有开口。

    妃色站起身,脸上的神色明显是黯然了几分。

    靳之柘眉头一皱,“你没事儿吧?”

    妃色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开口说什么,走到了病床前。

    原本打了镇静剂的靳之莫神色开始变化,眉头蹙着,双手开始挣扎。

    靳三夫人脸色一变,赶紧抓住了靳之莫的手。

    几岁的孩子而已,原本应该是没有多大力量的,偏偏这会儿挣扎下,她根本抓不住。

    “阿莫,阿莫,阿莫怎么了?”

    靳先于赶紧上前扣住了自己儿子的两只手。

    他不敢太过用力,怕伤到靳之莫,可若是力量小,根本控制不住他。

    靳之莫在之前是没有半点问题的。

    就是妃色刚刚画了那个什么东西之后,靳之莫才开始变化了

    想到此处,他眼里闪过一抹厉色,扭头盯着妃色。

    可,随即强逼着自己的神色缓和下来,“妃色小姐,麻烦你看看。”

    靳老夫人的手抓着自己老伴的手腕,一点点收紧。

    靳之莫只是个几岁的孩子,受到这样的折磨,浑身青筋暴起,嗓子之间不断低吼呜咽声传来。

    心里是越发难受的。

    但是他们不是孙自成。

    不是分不清好坏的人。

    他们求着妃色,妃色不求他们任何。

    不管成或者不成,他们都只有义务去感谢妃色出手,没有任何权力和资格去质问妃色。

    靳之柘忍不住问,“和夏夏体内不一样吗?”

    “一样。”妃色看了他一眼,“但是,夏夏体内的东西才刚刚种下,这个却是已经成长了这么长的时日。”

    成长……

    顾长志和董文田两人同时鸡皮疙瘩一抖。

    一个未知的东西在自己的体内成长……

    这种感觉,毛骨悚然!

    靳之柘张了张口,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靳老爷子拍了拍自己老伴的手背,“劳烦妃色。”

    “嗯。”妃色看着靳之莫继续挣扎着。

    眼看着靳之莫面上的表情越发狰狞,已经挣扎到浑身都是伤痕。

    靳三夫人实在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怎么都看不下去了,扭头一把抱住了自己的丈夫,“阿莫,阿莫做错了什么呀。”

    别说孩子的亲生母亲,就是董文田和顾长志两个不相干的大男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这也太生生的折磨人了。

    看这样一个几岁的孩子,竟然折磨成这样,任是谁都看不下去。

    妃色却是依旧无动于衷。

    靳之柘眼看着靳之莫的身上沁出血丝,手腕被靳三爷捏的早已经青紫。

    忍不住要开口说什么,靳老爷子一把拍在他的肩膀上。

    妃色低头摆弄着手中的一个小小的精囊。,

    就像是之前靳之柘见过的一样。

    锦囊上依旧绣着花,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的锦囊上秀的东西更加复杂。

    屋内除了靳之莫齿缝里挤出来的呜咽声之外,只剩下了靳三夫人的哭泣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妃色身上。

    与所有人眼里的郑重不同,靳老爷子的眼里是有几分轻松的。

    一直以来,所有人看着靳之莫都是束手无措的,都是摸不到头脑的。

    而妃色的目标很明确,处理方式也很熟练。

    这是一个很好的信号。

    靳之莫的情形越来越不好,呼吸,心跳都在慢慢的从急促缓缓的下降,挣扎的动作也是开始变缓慢。

    靳三爷脸色刷的一下变了,立马看向了妃色,就连捏着靳之莫的手也彻底松开。

    幼儿在这么长时间的亢奋之后,很有可能是身体器官承受不起,而猛地衰竭!

    伸手就准备去探,靳之莫的心跳和呼吸。

    妃色突然伸手上前,一巴掌推开了靳三爷。

    妃色手腕翻转,看似没有用太多的力气,但是手掌拍在靳三爷的身上。

    靳三爷一个七级武者,竟然半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直接脚下一个踉跄的退了出去。

    靳三夫人也是跟着跌了出去。

    所有人都是一愣。

    靳之柘也是一下懵了。

    董文田和顾长志根本看不懂妃色到底在做什么,只看到妃色无缘无故就直接对靳三爷动手了。

    两人脸色刷的一下就彻底变了。

    整个人都不好了。

    而就在这时候,病床上始终闭着眼的靳之莫猛地睁开了眼。

    他的双眼在这一瞬间,睁开的比常理要大了许多,而眼里全是血色。

    靳之柘的脸色刷的一下变了。

    同样看到这一幕的靳老爷子夫妻俩也彻底变了脸色,几乎想都没有想。

    靳老爷子猛地将自己老伴往后推开了半步,他一步上前,站在她前面。

    妃色也在这一刻终于真的动手了。

    指尖上刚刚愈合的地方再一次渗出血迹,妃色绕着空中勾勒。

    一丝丝的血迹在不知名能量的作用下停留在空中,停留在靳之莫上空。

    缓缓形成着一个特殊的图案。

    不知道怎么。

    靳之柘看着似乎和地上妃色勾勒的图案有几分相似。

    妃色沉声低喝道,“临兵斗者!”

    随之,妃色的手猛地一抬。

    靳之莫嗓子里传出一声尖利的声响,一抹已经带着血色的朦胧东西突然拔离靳之莫的额头。

    妃色之前画好的血线图案猛地夸大,一下子包住了那血色东西。

    妃色眯了眯眼,手中猛地一手,直接砸出去。

    那一团瞬间砸入了妃色在地上提前准备好的图案中。

    那几块灵石的上方似乎突然出现了几分氤氲的能量柱一般。

    相互连接,彻底合在一起。

    那血色的东西挣扎出妃色那个血色小图案之后,在这里面挣扎不停。

    董文田和顾长志齐齐后退,躲在了妃色的身后,浑身上下的汗毛直接立了起来,“什么东西!”

    靳之柘,靳老爷子,靳三爷的视线都放在这上面,随即看向妃色,都有董文田的这一句疑问,什么东西。

    而靳老夫人和靳三夫人直接扑向病床上。

    靳之莫此时已经彻底的睡下。

    手腕间青紫一片,浑身上下都有刚刚挣扎和皮肤裂开的伤痕,但是呼吸和心跳已经趋于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