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239章:解字
    董文田和顾长志想要拦着,但是靳之柘还在两人身边,更是一声不吭。

    董文田拽着顾长志。

    顾长志低着脑袋,一声不吭。

    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靳之柘啥都不说,他有什么权利说什么?

    董文田盯着妃色半天,最终也是什么都没敢说出来。

    妃色盯着面前的字,倒是缓缓开口。

    “困。”

    靳之柘几人都是第一时间看了过来。

    “这个字怎么了?”顾长志连忙问了一声。

    妃色看了他一眼,在自己身前,勾勒了一个“困”字。

    “困字原本就不是一个好词,这个字,一指穷,而指苦难,另外指劳倦,疲乏,另外又指了急难和危难,另外还指受人或者物品的阻拦。”

    “这个字的解释,没有一个是好的意思。”

    “另外,这个字,四四方方的中间乃是一个‘木’字”

    “而对方的昵称刚好又是关于‘木’字。”

    “困住的,正是这“木”,木代表生机。”

    妃色顿了顿,“另外,你看,他这‘困’字写的不好,中间的‘木’字,歪歪扭扭,没有半点生机精神的样子,尾部将断不断。”

    “木从根而上,根代表的就是他的长辈。”

    “他祖父如果现在没有过世,那么就在刚刚他写下这字的时候,恐怕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

    “‘木’字中间略为弯曲,可以看出,他的父母辈的人近日病症,”

    “另外,‘木’字头部在写的时候,笔中破开一部分,他自己前些时候,恐怕刚刚经历了一场血光之灾,但是幸运的活了下来。”

    董文田两人神色一变,真的这么邪乎?

    顾长志是真的没有办法理解,没有办法相信。

    这,不过手写了一个字,竟然还能看出对方的家人身体情况?

    妃色是一边开口,一边发着社交网。

    妃色敲下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社交网下面的评论瞬间炸了。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吧。”

    “这说的这么详细,我竟然半点都不敢怀疑了。”

    “不是,妃色竟然真的讲解的这么明白了。”

    有人开始质疑,对方请妃色来算的时候,早已经将自己的情况说了。

    这需要算吗?

    他们嘲讽着,妃色这个炒作太没有一点内涵了。

    然而,立马有人质疑,那个叫什么阿木的可没有提及自己的情况。

    这难道就不是妃色算出来的吗?

    “要我,我也算的出来,这明显就是有人针对他们一家上下,其他人都出事儿了。他本人自然不可能没有问题,更何况,妃色话说的那么没有出诚意,没有看到妃色后面还补了一句吗?经历血光之灾,但是活了下来,随便什么磕磕绊绊,恐怕在他们这些片子的口中都可以被曲解为血光之灾了。”

    董文田看得脸都青了。

    但是给这个评论点赞的人,络绎不绝。

    顾长志摇摇头,其实对方说的很在理。

    对方这样的解释,非常合理。

    就是他们看了,也没有办法反驳。

    “靳之柘扫了一眼自己身后,末皆还没有回来。

    对方的身份果然有异常。

    如果不是被人保护或者故意隐藏,末皆不可能效率低到这样的程度。

    他看了一眼末临,“让人转换思维,先查一下,近期谁家一家都进了医院,看一下执法队最近的记录,谁最近因为意外事情报警了。”

    普通网友在看到之后,都会第一时间去质疑,是否是有问题。

    更何况亲身经历了这些事情的人。

    末临下意识的看了那边的妃色一眼。

    靳之柘毫无保留的相信了妃色所说的每一句话。

    他的迟疑让靳之柘脸色特别难看。

    末临连忙悄悄离开。

    他快步离开,董文田等人也是第一时间发现。

    神色微动,靳之柘对妃色是无条件的相信。

    这根本不是一个影视公司董事长应该做的!

    这压根就是一个脑残粉,一个没有任何理智的粉丝才做的出来的事情。

    靳之柘当然还是有点理智的,上前开口道,“现在的事情,已经足够往上发酵一段时间,有你说的这些信息,已经可以缩小范围,很快找到对方。”

    董文田瞬间忘了之前嫌弃靳之柘一个脑残粉的事情,连忙应和道,“是的是的,现在不需要继续了,还是有点把握了再来,到时候再看看面相,也好给他更准确的帮助。”

    妃色却明白,自己刚刚说的话没有错的话。

    那个求助的人,家里很快有人会病逝。

    他虔诚的那股信仰里在她体内。

    她摸了摸心口。

    那种信仰之力牵扯着她的心跳,她的灵力,她的神识。

    她没办法后退,只能前进。

    盯着面前,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董文田看不明白,略微迟疑的问道,“妃色,名声堆积起来并不容易。可如果要毁掉,却是刹那之间。”

    “在人们还没有彻底的接受你的理念的时候,一旦出现问题,妃色,你之前做的所有努力,全部毁掉了。”

    妃色看了看他,静静道,“不,如果我不管,任由他家人死在我的面前,我之前所做的努力才会白费。”

    这句话刚刚说出来。

    妃色胸腔里跳动的陡然一快。

    神识在这一么一瞬间的功夫、增长了许多许多。

    识海内陡然一片清明。

    她眼里闪过一抹光。

    果然,她猜对了。

    天道,依旧在。

    董文田还要再劝。

    靳之柘却是拦住了他,“我相信你。”

    妃色嘴角勾起,在社交网下缓缓敲下一片子,“房间内东边方位的窗户或者大门彻底打开,然后搬出一面镜子放在门口,静等。”

    妃色这一条消息刚刚发出来,彭伟力就找到了靳董文田,“你没有拦着妃色!”

    正如董文田之前所说的。

    已经看出对方的情况,就再等等!

    匆匆出手,摆明了直接入对方的圈套!

    太不理智了!

    董文田没吭声,他何尝不知道?

    抬眼看了一下通讯器那头的靳之柘

    妃色背后有着一尊大神,他还能怎么?

    彭伟立一看,顿时恼了,“靳之柘太不懂事了,怎么根本妃色胡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