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242章:弑父?
    灰色地带是整个联邦的边缘地带。

    这里,是罪犯,雇佣军,星际海盗的地盘。

    灰色地带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

    在整个联邦,多个地方都存在灰色地带。

    但是妃色指向的这个地方,却是距离联邦帝都最近的。

    这里不仅是距离联邦帝都最近,交易量最大,也是最混乱的地方。

    哪怕是靳之柘都有些诧异,“这里?”

    “这里是整个联邦最混乱,然而,也是所有灰色地带中,联邦方面参与的最多的。”

    彭伟立却是垂下眼帘,道,“可同时,这里也是灰色地带交易量最大的区域,这里一年的交易量占据整个灰色地带交易额的一半以上。”

    “参与这里交易的,有很多不是灰色地带的人。”靳之柘点点头。

    没办法,水至清则无鱼。

    在这里,有他们的人,有所有家族的人。

    他也有不少的人手在这里。

    但是,从来没有听说齐二爷的大本营在这里。

    彭伟立抬眼看了他一下,“而且,这里是是整个联邦的灰色地带中,距离帝都最近的地方。”

    董文田他们在旁边面面相觑,没有说话权。

    靳之柘却是心里一顿,这样说,或许真的就是这样。

    靳之柘看着通讯器上闪烁的来显,“查到了?”

    末皆点点头,“已经查到了,不过,不少他本人的,是齐二爷的三儿子。”

    彭伟立的眉头一蹙,“齐昰?”

    末皆看了彭伟立一下,点头应是。

    彭伟立迟疑了一下,摇摇头。

    靳之柘也是眉头蹙了蹙,“齐昰此人……”

    董文田他们在旁边,也心提了起来。

    靳之柘没有说完评价,道,“先联系他。”

    末皆那边立马拨通了齐昰的通讯器。

    响了十来声,对方才接了通讯器,妃色第一时间将视线放了过来。

    第一眼看上去,妃色就皱着眉头了。

    “齐先生。”靳之柘看了董文田一眼,董文田很明白,上前一步,客气开口道,“我是光影传媒的董文田。”

    齐昰脸上闪过了一抹不耐,“我目前没有任何投资意向……”

    “我是妃色的经纪人,今日,我我们这边收到您侄子的求助,据说是有特殊情况需要帮忙,不知道有没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董文田眉头皱了皱,到底还是继续客气开口。

    齐昰眉头皱的紧紧的,“我不管你们从哪儿找到了我的联系方式,我都再次告诉你们,我没有任何投资意向,并且……”

    “或许,你更想要的是有人怎么帮你怎么抹平这次自己做下的事情。”妃色突然开口,“毕竟弑父之后,在整个灰色地带都混不下去。”

    齐昰的瞳孔猛地一缩,他陡然一抬头,死死的盯着妃色,“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对外胡说,我让你直接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在灰色地带!你知道我是谁,也应该知道我到底有什没有这样的能力!”

    星舰控制室内的所有人脸色都刷的一下变了。

    齐昰这个反应无异于是默认了。

    妃色看着他,“为了遗产,不过,我看你面似漏斗,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齐昰脸色难看到极致的盯着妃色,“你是谁!”

    妃色直接挂掉了通讯器。

    星舰控制室内的众人都静默了许久。

    彭伟立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齐昰当真是弑父?”

    “当然不是。”在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妃色又道,“毕竟那个齐二爷不是他生父。”

    室内所有人目瞪口呆。

    直接被妃色这句话炸得外焦里嫩,半响说不出话来。

    顾长志吞了吞口水,听靳之柘几个人的意思。

    这个齐二爷那是真的枭雄级别的人物。

    这……

    居然被带了绿帽子?

    靳之柘干咳了两声。

    彭伟立扶了扶下巴,“妃色,不要乱说…………”

    这话要是传出去,齐二爷还要不要做人了?

    齐二爷说起来处处是个英雄,偏就是男人的那点劣根去不掉,早些年在外面风流了些时候,留下了好几个种。

    其中一个就是这齐昰。

    不过,按说以齐二爷这样的人物。

    应该没有人还敢在他头上戴绿帽子吧?

    末皆等人都是望着脚尖,不吭声,这八卦太大,不怎么好笑话。

    妃色却是问着靳之柘,“要‘穷阿木’的消息。“

    “他应该是齐二爷二子的三儿子,齐天木,自幼被让在联邦内长大,和灰色地带方面接触非常少,目前,我们知道了他片段的资料,但是还联系不上人。”末皆在靳之柘的示意下开口。

    彭伟立此时还没有从妃色刚刚说的豪门八卦里缓过来,林森匆匆道,“妃色开口之后,齐昰他们恐怕要狗急跳墙。”

    “得尽快找到人了。”靳之柘道。

    星舰的速度陡然提升。

    星舰控制室内的气氛陡然变得极为凝重。

    顾长志蹭到妃色跟前,“你这么能够这么一眼看出他不是亲生的?还知道他做了什么?”

    “他父宫尖锐浅薄,煞气重,明显就是福薄之人,另外,早年坎坷,晚景凄凉,你觉得会是齐二爷吗?”妃色瞥了他一眼,“偏偏父宫旁边又极为饱满,另外,他额头狭窄紧绷,眉灵谷吐出,无肉包裹,颧骨消尖无肉,凶狠手辣之人,眉间一片血煞,直指父宫。”

    生父命运坎坷,服薄。

    然而,他养父却是有福之人。

    这样再看不明白,那才怪了。

    顾长志几人嘴角抽了抽。

    就只是一面……

    真的就可以看出这么多东西吗?

    彭伟立看了一眼林森,又看了看妃色,有点想遮住自己的脸再跟妃色说话。

    这只见一面,就把底细说得清清楚楚。

    他吞了吞口水,怎么都觉得好没有安全感。

    妃色扫了彭伟立一眼,“彭院长,我对你那三四千信用点的私房钱没有兴趣。”

    林森一脸诧异的看向彭伟立。

    彭伟立气得跳脚,就是没法反驳。

    完了,还扭头交代林森,“如果说出去,你知道下场!”

    林森嘴角撇了撇,“妻管严”到彭伟立这个程度,三四千信用点还得藏成私房钱,他才不稀罕说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