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298章:这根本不科学!
    台上的蒋平一愣,随即眼里爆发出了浓浓的喜意。

    他做了太多关于这方面的事情。

    他太明白了。

    娱乐圈,不怕事情大。

    就怕没有事情可以说!

    他永远不担心事情闹大,就怕事情闹不大!

    贺磊不也已经交代了吗?

    不用担心妃色,艺人都怕黑料!

    艺人都应该求着他们!

    他反而是一脸惊喜的上前,“妃色,你什么意思?违约?”

    所有关注着节目的人,全部都愣住了。

    整个社交网和娱乐圈的人都懵了。

    这是什么节奏?

    娱乐圈的人,都明白妃色和远古华夏大学的关系很好,而《笑谈华夏》华夏传媒的节目。

    妃色这么做……

    难不成,是和远古华夏那边掰了?

    不少人心里都开始蠢蠢欲动了如果妃色和那边掰了,他们可算是有一定的机会了。

    而社交网上今天被吸引来的,都是妃色粉丝。

    妃色虽然面无表情习惯了,可毕竟是没有做到今天这个程度过。

    看着妃色现在的样子,明显是生气了。

    这样寒着脸的样子,让他们每一个人都有些心理犯怵。

    可更多的人,却是比妃色更生气,“难怪妃色大大没有来,《笑谈华夏》是违约!违约就不说了,竟然还污蔑妃色大大!我就说这个蒋平不是什么好人!”

    “就是就是!我也怀疑了!妃色大大虽然不爱出来冒泡,但是每一次参与节目,都会‘认真’的发一波广告的!”

    “……这一次,什么都没有!分明就是不支持!”

    “抵制《小谈华夏》,抵制蒋平!”

    “不要脸,不良媒体,还要污蔑我的妃色大大!”

    “《笑谈华夏》违约,抵制《笑谈华夏》,抵制蒋平!”

    “《笑谈华夏》违约,抵制《笑谈华夏》,抵制蒋平!”

    “《笑谈华夏》违约,抵制《笑谈华夏》,抵制蒋平!”

    ……

    不到一会儿,《笑谈华夏》违约的这个话题直接刷到了社交网的首页。

    原本不知道此事的人,也是立马钻到了这里观看。

    而徐志鸿这会儿也展开了自己光脑上的电子合同,直接冷笑了一声,“还有,《笑谈华夏》恐怕要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一期节目在《奇异视频》播放的。”

    电子合同被放大了不少,视力稍微好一点的都看清了上面的内容。

    不仅仅是《笑谈华夏》的这一次播放权的问题,还有被徐志鸿特别标注出出来高达1亿信用点的违约金。

    所有看到的观众朋友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都有些同情《笑谈华夏》了,毕竟是这么高的违约金。

    可只有内行的人,才明白一点。

    违约金定这么高,《笑谈华夏》是傻子吗?直接签订?

    当然不是!

    以现在的市场行情来看,违约金最高也就是交易额的五倍而已。

    所以说……

    《笑谈华夏》这一次的播放权,被售出了最少两千万信用点的价格!

    所有想明白这一点的人,都瞬间将视线放在了妃色的身上,吞咽了一下口水。

    《笑谈华夏》这个节目的情况,谁不清楚?

    可,只是因为妃色参与了节目而已,竟然就让整个节目,直接跳到了这样的天价!

    台上的蒋平眼神自然也不差,他也看到了被标红的数字。

    手突然一抖。

    忍不住看向台下自家叔叔。

    这会,原本异常淡定的贺磊终于慌了,上前就要关掉直播,就要开口打断台上徐志鸿的话。

    董文田却是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笑道,“贺总?急什么?”

    贺磊脸色一变,“董总,事情闹大了,对妃色恐怕也不太好吧?”

    董文田笑了,“妃色太任性,贺总不要在意。”

    这意思就是不管了。

    贺磊脸色一沉,“董总别后悔!”

    董文田笑了,“后悔?”

    顾长志也笑了。

    贺磊看着他们俩的神色,脸上越发冷。

    违约金再这么高,又如何?

    这节目不是他们签的。

    准备的也不适合他们。

    那是刘志文做的事情。

    如果妃色和《爱看视频》想要追究,很好,自然有该有的人来背锅。

    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贺磊抬头看向舞台中间,朝着蒋平点了点头。

    贺磊顿时心里安定了下来,立马有了说话的底气,“妃色小姐,徐志鸿徐先生?违约,这事情我这边不是很清楚。”

    “只是。”他不等徐志鸿他们回答,立马转过去问妃色,“据说昨天节目组已经准备很好,就等录制节目的时候,妃色小姐突然大发雷霆,转身离开了?”

    “妃色小姐,您能否说一下,是什么地方让您竟然这么生气,直接扔下了整个节目组的员工,单独离开?”

    “也让《笑谈华夏》整个节目不得不改到了今天直播,也导致了《笑谈华夏》对徐先生违约?”

    他一口气,直接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i妃色的身上。

    徐志鸿也是一愣。

    “我想,徐先生恐怕对今天的事情,有些许的误会,今天,《笑谈华夏》不是上来直播节目,今天,我们只是为了就在之前的宣传进行道歉而已。”

    “那么,妃色小姐,您是否可以解释一下关于您违约的事情呢?”

    妃色略带玩味的笑了。

    台下的董文田和顾长志都是眉梢一挑,蒋平也是个人才了。

    两句话,竟然就将所有的责任都撇的干干净净。

    一切,都是妃色的错了……

    贺磊这会儿也笑了,“董总,何必呢,华夏传媒合作也不是第一次了,至少也要维护一下妃色小姐的形象。”

    “你们也好好劝劝妃色,还是太年轻呀,压不住脾气,不然,怎么会闹出这样的丑闻,还摊上了这么大的违约金?”

    他眼里的幸灾乐祸太明显。

    不然,董文田或许还真的认为他是为了妃色考虑了。

    顾长志嗤笑了一声,“贺总继续笑。”

    他倒是想看看贺磊能够笑到什么时候。

    蒋平忍不住夸张的笑了起来,“昨天妃色小姐匆卡着时间赶过来,刚刚进门,立马生气甩脸离开。”

    “整个事情经过无数人看到,公司的监控也是记录的一清二楚,不知道妃色小姐是说我们哪方面违约了?”

    那刘志文之前都已经在门口等妃色了。

    他就不信,他是真的有什么地方疏忽了。

    他坚信,今天就是妃色在找茬而已。

    “妃色小姐,您如果说不出来,我们恐怕是真的要告您违约了!”

    而台上的妃色面对蒋平连续不断的质问,转而看向了身边的徐志鸿,“写一个字。”

    妃色指了指他手中的光脑。

    徐志鸿愣了愣。

    再回忆到妃色之前的种种手段,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两个字,“测字!”

    他连忙打开了光脑的手写功能,写出一个字之后,他的手都有些抖动。

    妃色却直接展开了他的光脑上的那个字,“尚”

    星网观看直播的人都有点傻。

    不太明白,妃色弄出这样的关子是要干嘛。

    巴巴的看着妃色。

    不断刷屏在询问,妃色是什么意思,有没有此事的知情者,出来解释一下。

    “尚。”妃色重复了还一下这个字。

    缓缓道,“尚,仍然,自负,还,暂时。

    上的上面是个小,也可做人。

    而下面是一个没有收口的回字。

    你这一笔没有写好后,这一勾拉的太紧。

    形成了一个困局。

    相比,有人正被困其中。

    而最重要的是,回字未封口。

    那就证明,似此人被困只是暂时,暂且的。

    而等他出来之后,某个自负的人,恐怕就……”

    妃色这话还没有说完,那边的蒋平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

    “你,你,你胡说什么呢!你说谁自负,什么被困,我这么听不懂!”

    妃色抬眼看他,“你如果不懂,恐怕就知道你那个舅舅知道了。”

    徐志鸿突然想起来自己之前没有联系上的人,突然刷的一下i抬头,“困住?”

    他急急开口,“困,困在哪儿?”

    蒋平猛地抬高了声音,“你胡说什么!妃色!”

    妃色看他,“既然事情与你无关,你什么都不懂,你着急什么?”

    蒋平也不知道妃色到底知道了多少,可是想想刘志文他们两人被他控制起来的事情只有几个心腹才知道,而这几个人根本没有时间出去。

    也就是妃色不过猜的而已。

    他又多了几分冷静,“妃色小姐,我警告你,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哦。”妃色淡淡的回应了他。

    徐志鸿看着妃色,两眼都是期待。

    妃色笑了,“困在,口说大话,自负之人的上面,你说呢?”

    徐志鸿慢慢回味此话。

    而蒋平和贺磊两人却是明白人。

    听到整句话,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贺磊这会儿,终于咬牙开口,“林院长与妃色小姐也是老相识了,而且,签整个节目的,是刘志文俩混蛋,我这就让人过来赔罪。”

    他手中又赶紧联系着手底下的人。

    心里不断安慰自己,妃色只是猜的。

    妃色肯定是只有什么小线索才出来的而已。

    他完全不用担心。

    要淡定。

    将他们俩现在就放出来,立马让人过来背锅。

    只要他不承认,妃色的他们能怎么样。

    垂下的眼里闪过一抹狠辣。

    妃色,董文田他们够狠,够绝!

    董文田笑了笑,没有开口,压在贺磊肩膀的手,却是没有松开。

    “董总,你这是要得罪整个华夏传媒,整个远古文化协会,彻底撕破脸了!”贺磊看了一眼手中通讯器上《奇异视频》张总不断联系过来的消息,又一次掐断。

    景筱筱也已经走到了跟前,怒视着贺磊,“你算什么东西,来代表华夏传媒,代表远古华夏协会。”

    贺磊这会儿怒火中烧,哪怕是看到面前的人有点眼熟,也没有认出是谁来。

    “我是华夏传媒负责人,我是远古华夏文化协会理事!妃色只是一个小小的艺人!而且还打算靠着远古华夏文化出头,和我们作对总归是不合适的吧?”

    景筱筱气得直接说不出话了。

    董文田看了一眼顾长志。

    顾长志扬了扬手中的通讯器,“林院长,你教的好人才呀。”

    林森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贺磊,张启成接手你的一切工作,远古华夏文化协会理事被除名。”

    “现在,我问问你,有什么资格代表华夏传媒?有什么资格代表远古华夏传媒。”

    林森的声音落下,贺磊良久都没有任何动作。

    林森的声音一点都不小。

    舞台上的蒋平也听的清清楚楚。

    而舞台外的社交网上,众人也是听的清清楚楚。

    “啊啊啊啊啊,那被困的人是谁!”

    “不要继续卖关子!”

    “是原本掐合同的吗?”

    “啊啊啊,终于看懂了整个阴谋论!”

    “原本我以为,这只是《根朔华夏》不要脸蹭热度。

    很快我就发现,这是一个节目互怼,

    再接下来,我发现这是法治在线,告诉我违约有多样的后果。

    再接下来,我才发现,原来这其实就是一部职场大戏而已……“

    “贵圈真乱……”

    “啊,真乱,我都懵了……”

    “放着我来理一理……”

    ……

    其实这会儿,大部分人都已经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那么,妃色所说,被困得人就在口舌之人的上面。

    那就是,在5d的观看情况下,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舞台的天花板。

    而就在这时候,妃色突然伸手。

    所有人,所有人……

    都好像带了一付眼镜,而这个眼镜没有擦拭干净,出现了幻觉。

    妃色手中明显有了一道气流,随即整个天花板,就这么掉了下来……

    掉了…

    掉了……

    掉了……下来……

    蒋平整个人都不好了,直接傻在了原地,整个腿都软了。

    如果不是坐在自己早已经准备的沙发上,他恐怕已经瘫痪在了地上……

    他狠狠吞咽了一下口水。

    如果妃色稍稍偏移那么一点点,只一点点,他是不是就被砸死了?

    而这会儿看着现场的观众们,突然发现。

    他们看得或许不是娱乐圈的职场大戏。

    这明显就是玄幻大片!!!手劈天花板!这根本不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