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329章:可惜了
    葛颖颖虽然对妃色不屑。

    但是想到妃色那些脑残粉的战斗力,也是忍不住一喜。

    可转瞬,抬眼看了一下那边神色沉沉看着他的彭伟立,摇摇头,“我们刚刚表现的太明显,那边已经知道这是谁的作品,他们肯定会从中作梗的。”

    只要对方在社交网上进行解释,或者引导,粉丝立马就会变卦。

    上一轮比赛,他已经见识到妃色对那些脑残粉的影响力了。

    这样,恐怕不太现实。

    高展笑了,“他能说不是,你难道不能说是吗?”

    “你不方便开口,自然有人方便。”

    为了保证一定的互动和趣味性。

    也是为了粉丝们更清楚明白作品的特性,这一次,每上来一个作品,就做一次的点评。

    还是张家兴先开口,“这一次的秀,当真是值得!”

    他满足的叹谓了一声,“联邦时尚圈后继有人。”

    “就像是主持人所说,第一个出场的作品,真的再一次震撼到了我。”

    “秀场的比赛用婚纱的很多,毕竟这是礼服,而且是最受观众喜欢的一种华丽礼服,可眼下的这一个作品……”

    他极尽夸奖之词。

    听着董文田的脸色一点点的沉了下来,“我调查过,时尚圈唯一一个可以和葛颖颖争锋相对的,就是张家兴。”

    而且,最关键的是,张家兴并不会和葛颖颖同流合污。

    如果说,他们打算在评委中获得一票,那么,张家兴就是最好的选择。

    “虽然不知道后面的作品怎么样,但是这一件作品,已经达到了往常节目冠军的水平,这一件看完,我甚至都不知道以什么心态来看接下来的作品了。”

    “总是把最好的放在第一个,这样太不好,太不好。”

    他的话说完,台下的粉丝瞬间的沸腾了起来。

    “肯定是妃色大大的!”

    “啊啊啊啊啊,妃色大大的,肯定是妃色大大。”

    “我家妃色大大是最棒的”

    ……

    无数表白妃色的留言和声音传来,让葛颖颖的眼里闪过一抹不屑,又勾起了笑意。

    张家兴总和她不对付,这一次总算是没有眼瞎。

    她紧接着开口,“正如我上一次所说,前浪总要把我拍死在沙滩上。是”

    “我的压力很大,这一件作品的出色程度,是我根本没有预料到的,我很想知道,这是谁的作品,我想说,恭喜你,你征服了我。”

    “我很可惜,现在居然没有办法投票,我已经迫不及待的将我的那一票投给你。”

    …

    继她之后,八个评委都将自己的意见表达了一番。

    几乎只有一个中心思想,作品十分优秀,绝对达到往年冠军的总决赛水平。

    甚至有人开口,“这个绚丽的风格,我在原本的几位选手中,没有看出来,倒是不知道是不是妃色的作品。”

    猜测作品的主人,也是评委们的一个作用。

    这样说出来,并不会引起粉丝们的反感。

    甚至让粉丝们都开始兴奋开

    “是妃色,肯定是妃色,评委都说了!”

    “这么多人夸我妃色大大,是不是赢定了!”

    “所有人都要给我妃色大大投票,放着我也来!”

    ……

    董文田的脸色越来越沉。

    顾长志直接怒得砸了手边的杯子,“他们是不是故意的。”

    如果不是故意的,以对方明知道作者是谁的情况下,为什么要猜测是妃色?

    彭伟立露出一抹冷笑,“如果不是这么不要脸,他们怎么可能每一届都拿冠军?”

    他和对方博弈了这么多年,当然不是第一次找人帮忙,妃色不是第一个,在他认为也不是最后一个。

    但是,这么多年,没有一次,成功。

    “妃色的粉丝影响力太大,他们想要借助妃色粉丝来投票,一旦,粉丝们真的相信,到时候,妃色就麻烦了。”

    顾长志怒道,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妃色这边一开口,就可以拆穿,他们就算这么炒作也没有任何意义呀。”

    董文田看了他一眼,“妃色会开口吗?”

    哪怕再恼怒,他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些许疲惫,“当然不会。”

    如果妃色开口,那就是作弊。

    四人恨得咬牙切齿,却始终无能为力,甚至只能看着妃色的粉丝开始表白郝茜茜。

    第二件作品,第三件作品……

    一件件的走出来。

    却没有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

    董文田四人的心都揪了起来。

    顾长志一直念念有词,“妃色准备的是红色的,这个不是,这个也不是。”

    “妃色作为压轴大戏,绝对是后面出现的。”

    “不着急,不着急。”

    这十几件作品,其实是真的不错的。

    甚至是所有的评委都说,这一次的水平完全超过了往年的平均水平。

    但是,没有一个作品是超过郝茜茜的。

    他们很明确第一个作品是郝茜茜的,那妃色……

    董文田的双手都攥了起来。

    一直到第十四件作品走出来的时候,

    “这是明显的唐装风格,在唐代,妇女中间,出现了袒胸,唐代壁画中的“飞天”皆裸露上半身,露臂的形象。在永泰公主墓东壁壁画上,有一个梳高髻、露胸、肩披红帛,上着黄色窄袖短衫、下着绿色曳地长裙、腰垂红色腰带的唐代妇女形象。”

    ““粉胸半掩疑暗雪”,“坐时衣带萦纤草,行即裙裾扫落梅””这一套裙子,配色鲜艳,花纹精致,又是明显的仿古风。”

    “如果说,之前的作品有人说像是妃色风格的话,我还没有什么感觉,但是,这一套确实是像。”

    “这一套裙子,是到目前为止,我见过的,仿造的最好的唐装,但是,依旧只是仿造,我见过一套与此极其相似的作品。”张家兴说完,叹息了一声,“可惜了。”

    场中所有人都愣住了。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董文田他们却是听懂了,这副作品并不是原创的。

    彭伟立的心里一沉,是他开口,让妃色的准备最远古华夏风格的

    顾长志之前说,妃色的作品有红色,这一套裙子,用的就是红帛,难道真的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