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334章:不可能
    妃色看着台下缓缓开口道,“织云裳脂凝香,待你青丝绾正,铺十里红妆可愿?”

    场中所有的女孩子都忍不住回应道,“愿!”

    谁能不愿意?

    有这样的一身凤冠霞帔,直男都想要嫁人了。

    更不用说女孩子。

    妃色笑了,“凤冠霞帔,凤冠是远古华夏贵族妇女所戴的礼冠。凤冠,因以凤凰点缀得名。凤凰是万鸟之王,在当时只有皇后或公主才配得上它,通常只在隆重庆典,如婚礼上才戴,普通平民一概不能佩戴。而霞帔则是,古代妇女的一种披肩服饰。宋以后定为命服,随品级高低而不同。”

    “在远古华夏,普通女子,一生只有结婚当日才可以穿着凤冠霞。”

    “自学会刺绣开始,女子就开始绣自己一生要穿的最美的服装,嫁衣,也就是凤冠霞帔。”

    “每个女孩儿想必都有一个这样的梦想,许你凤冠霞帔一世无忧,此生清风明月长伴天涯。”

    “新婚当日,朱砂秀,钗头钩,蓦然回首,一抹红颜为谁留?”

    妃色含笑看着台下的所有观众,“现在,凤冠霞帔已经过时,婚纱已经变成了主流,但是,我依旧希望让大家看看远古华夏时代的这一套凤冠霞帔。”

    彭伟立也在笑,眼圈却是红了。

    妃色成功了,她成功让人记住了远古华夏的凤冠霞帔。

    台下及社交网上所有观众永远会记得这一套凤冠霞帔。永远不会忘记。

    张家兴神色激动站起来,“这一套凤冠霞帔,妃色可以讲一讲具体的吗?”

    “头戴九尾点翠凤冠,大小珠花二十四株,额前点翠珍珠步摇,这是远古华夏中最高的规格,在远古时代,是皇后大婚时才可使用的……”

    “长裙上的龙凤纹,是金银线交叉兼绣线而成。”

    “霞帔并不是很特殊,只是绣着普通的五福。”

    “这一套凤冠霞帔是远古华夏最高规格,但是,在现在,倒是是所有人都可以穿着的。”

    张家兴看着妃色,“这一套,我是说,包括头面,都是您的创作吗?”

    妃色点点头,“原就是一套,所以就一起做了。”

    张家兴,以及现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低呼了一声,竟然全部都是妃色创作的。

    张家兴还有几分不敢置信,犹豫了一下开口,“那,那关于这一身的刺绣……”

    真的还是手工刺绣吗?

    所有人都明白,妃色从出道到现在,最出名的一件事儿,就是她的手工刺绣。

    妃色却有些诧异开口,“刺绣?这是蜀绣中最简单的一种,时间不够,我只能做到现在的程度。”

    “在远古华夏,皇后的凤冠霞帔都是由专属部门,无数人准备数月而成,处处精心。”

    张家兴咽了咽口水。

    他听着妃色的这个意思,好像就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呢?

    他扭头去看身边的人。

    只见身边的人也是耿着脖子,瞪大的双眼,衣服被彻底吓到的样子。

    他回头去看身后视线可及的观众的神色

    每一个人都是一脸震惊。

    他看着妃色,“这,这,都是手工刺绣……而成……全部都是您手工绣出的吗?”

    他看着妃色,开口说话的时候,甚至已经忍不住全部使用敬语了。

    妃色颔首,“是的,如果有人喜欢,这一套用机械制作出来,其实并不会耗费太多的事情。”

    张家兴脑子里像是耳鸣了一样,一句一句的回响着妃色口中吐出的两个字,“是的,是的,是是是是是是是……的”

    他蹭的一下走上了舞台,半跪蹲在模特的身边,一点点的抚摸过裙子上的每一个花纹。

    长裙的前方是一对金银线绣成的龙凤,龙尾及风翎延续到裙尾的最后面。

    其中还搭配着祥云福字等图案。

    大体看,宏伟大气,布局极为合适。

    可细看每一处,却又是精致的挑不出任何的错来。

    不仅仅是张家兴。

    另外八个评委也是在反应过来之后,没有忍住的跑上前,一点点的仔细观察着。

    甚至就连彭伟立自己也撑不住,跑到妃色旁边细细的欣赏,越看越是震惊。

    下面的观众也是急了。

    不断催促道,“光你们看,那我们呢,求共同看呀!”

    “我擦,不要吃独食啊。”

    “我没有听错吧,妃色大大说这是纯手工制作的。”

    “我已经彻底傻眼了,但是,能不能在我真的傻之前,给我看看具体的。”

    ……

    所有人眼巴巴的等着,彭伟立可能被人诅咒,终于感受到那么一点良心不安,安排了摄像机过来进行拍摄,然后放映在了整个舞台最中间的部分。

    评委中的一位,突然开口,问出了所有人口中想要问的一句话,“妃色小姐,方便问一下,您为了这一套凤冠霞帔准备了多长时间吗?”

    “7天。”妃色淡淡开口。

    可实际上,只有妃色自己知道。

    是真的七天不眠不休的进行。

    这样一套的凤冠霞帔,就是整个针宫局一个礼拜也是赶不出来的。

    妃色脸上神色淡淡的再次丢下这样一个地雷。

    炸得所有人都傻眼了。

    彭伟立久久无法开口说话。

    而现场的评委也是如此。

    况且,已经出现了这样的一套凤冠霞帔,整个比赛还有任何进行下去的意义吗?

    不管是再来多少轮,也不会再出现一套让人如此震惊的作品了。

    妃色的这一套凤冠霞帔,让她永远都立于不败之地。

    旁边站的比较远的郝茜茜看着所有失态的评委,牙根咬得紧紧的。

    丝丝血迹从牙龈处溢出来。

    她没有想到葛颖颖会那么愚蠢的说出那样的话,直接被人赶出现场。

    以至于到现在没有一个人去质疑妃色。

    她盯着妃色手边的那一套凤冠霞帔。

    她承认,她比不过。

    她承认,妃色出其不意,也确实打败了她。

    但是,听到妃色说那头面衣服都是她做的。

    那衣服上的花纹是手工刺绣。

    那手工刺绣,连同头面首饰只花了一个礼拜的时间。

    那……

    她全身上下都在叫嚣着三个字,“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