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346章:肯定是故意的!
    “我一直以为筱筱主持人是个十分老实的孩纸,现在才明白,其实我错了。”

    “噗,不不不,筱筱大大明明就是很老实,我们真的没有看,我们也没有打扰。”

    “对对对对,真的没有看的。”

    “哈哈哈,妃色大大,你这么蠢萌,你家经纪人知道吗?”

    “不不不,我们真的没有看,楼上不要胡说,哈哈哈,妃色大大相信我们。”

    ……

    景筱筱嘴角扯了扯,干咳了两声,“我们都对远古华夏的这些历史很感兴趣呢。”

    妃色想了想,原本做这一套节目,都是因为要科普远古华夏文化。

    听到这里,道,“在远古华夏,女子几乎人人都有着一手上乘的刺绣手工艺术,又俗称“绣花”,沿传迄今,历久不衰,后因刺绣多为妇女所作,故又名“女红”,当然,到现代,据说是已经失传了,但是在远古华夏的女子不会女红,是是嫁不出去的。”

    妃色说话的时候,瞥了景筱筱一眼,那意思号先没有直白开口说景筱筱是嫁不出去的。

    景筱筱嘴角一抽,她的女儿都已经会打酱油了!

    妃色还没有对象!

    妃色继续开口道,“远在五六千年之前,就有衣画而裳绣”的说法,先后产了苏绣、粤绣、湘绣、蜀绣,号称“四大名绣,此外尚有顾绣,京绣、瓯绣、鲁绣、闽绣、汴绣、汉绣和苗绣等。”

    “而绣品也是多种多样,几乎涵盖了人们生活的每一部分,:生活服装,歌舞或戏曲服饰,台布、枕套、靠垫等生活日用品及屏风、壁挂等陈设品。”

    “我今天的绣法,乃是湘绣,、‘湘’是远古华夏的一个地名。”

    “湘绣的特点是用丝绒线(无拈绒线)绣花”。湘绣也多以国画为题材,形态生动逼真,风格豪放,曾有“绣花花生香,绣鸟能听声,绣虎能奔跑,绣人能传神”的美誉”

    “湘绣人文画的配色特点以深浅灰和黑白为主,素雅如水墨画;湘绣日用品的色彩艳丽,图案纹饰的装饰性较强……”

    所有人耳边听着她的声音,手中看着她的动作,明明什么都听不懂,也看不懂,却是异常和谐。

    每一个都仿佛沉浸在了妃色手中的动作和她的声音当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枯燥,而重复的工作,不断进行。

    妃色所讲的东西也与他们的生活非常遥远。

    可偏偏听着,就是非常动听。

    景筱筱也是真的做了一块布景板,随后久久没有开口。

    那边的徐志宏一双眼睛都瞪圆了。

    他一直以为,这个直播节目在进行一段时间之后,观众就会持续减少。

    制作衣服,尤其是这样没有任何剪辑,枯燥乏味的事情,再怎么看,也不可能真的看八个小时。

    可现在,看着妃色手中不断穿梭的动作,他相信,再来八十个小时都会有人愿意去看。

    妃色那一双玉葱一般的手,还有那仿佛有灵性一般的线,那极富韵味的动作,那悦耳的声音,都让所有人的心都沉淀了下来。

    董文田他们也是一点点的勾起了嘴角。

    彭伟立眼里满是自豪。

    “远古华夏文化在妃色这样的带领下,绝对会后继有人!”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远古华夏文化的繁荣模样。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观看直播的人数却半点没有降下来,甚至还在一点点的增加。

    一直到大半的时间过去,妃色手中的所有刺绣工作一点点的收尾,人们才看出了一点眉目。

    “我没有看错?”

    “棕色的树干。”

    “殷红的花朵。”

    “……撞题了……”

    这时候,所有人都反应过来,妃色所谓的一种雪景,正是雪日里最美得红梅映雪。

    妃色的刺绣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

    哪怕没有被展示开,也隐隐可以看出其中的风采。

    地里的梅花,雪白映衬红梅,异常娇艳,别具一格。

    大家都笑了。

    “我以为妃色大大脾气好。”

    “我总担心咱们妃色大大太好欺负。”

    “现在才明白!后招在这儿呢!”

    “噗,妃色大大棒棒哒!”

    ……

    就是景筱筱等人都没有想到妃色会如此的针锋相对,直接挑了这样的风格!

    妃色的素白色,可以选择方案太多太多。

    而郝茜茜之前选了红色,唯一可以选的,能够吐出的作品,就是红梅。

    这样的冲突,太刺激。

    景筱筱也是“嘶”的倒吸一口气。

    顾长志看清妃色手中东西之后,整个人都咧嘴笑开了,“我就说嘛,妃色怎么可能是那么好欺负的,怎么可能就这么接二连三的吃亏!”

    彭伟立更是痛快。

    被郝茜茜他们压着接连几次的改变赛制,他憋屈,更是替妃色憋屈。

    只觉得妃色这一次的反击痛快到无以复加。

    林森有些担忧,“这样未免太争锋相对,到时候,不太好听?”

    董文田却是道,“妃色是先选材料的,没有人可以直接去指责,妃色也是可以解释,红梅映雪是冬日最好的表示,怎么能说是妃色针对她?”

    靳之柘立在他们旁边,原本就是温情满满的眼里也闪过了一丝笑意。

    他们是乐了,可另一边郝茜茜却是彻底慌了。

    她挡住微型摄像头,看了一眼手中通讯器上显示的内容。

    脸上的那一股扭曲,根本没有掩饰住。

    闭了闭眼,好不容易才掩饰了眼底的情绪。

    可是握紧的双手,嵌入唇间的牙齿,无一不显示着她此时的情绪。

    她脸色煞白的走出屋子,联系了工作人言,“我,我不太舒服……”

    工作人员是i远古华夏大学的,一直在默默关注比赛,这会子也是不大想搭理她,“需要带您去休息吗?”

    郝茜茜握紧手,“休息室在那边呢?”

    郝茜茜刚刚入了休息室,评委区的葛颖颖立马接到了她联系过来的通讯器。

    郝茜茜一脸委屈的样子,“老师,妃色肯定是故意的!”

    “老师,老师,您要帮我呀,妃色故意针对您和我。”

    葛颖颖看着那和自己五官完全想似的相貌,深深吸了一口气,“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