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349章:
    第349章:

    郝茜茜看着面前所有的消息,手中拽着还没有完成的衣服。

    双手死死的嵌入衣服里。

    明明是一个半封闭室的房间,没有一个人在房间内。

    但她却感受到四面八方,几万,几百万……甚至是整个联邦人的视线都在她的身上。

    全是讽刺,厌恶……

    她咬着唇,浑身冰冷。

    嘴角却是忍不住扯起冷笑来。

    凭什么,凭什么。

    妃色难道就是自己变成这样的?

    葛颖颖难道就是自己做到今天的?

    不都是靠着男人起来的?

    她与他们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成功了。

    而她没有成功了而已。

    牙根里渗出一丝丝的血迹,看着社交网上喊着让她滚出比赛场的那些流言。

    腰板陡然挺了起来,视线垂下来,放在自己的衣服上,嘴角勾起来,凭什么,凭什么她就比妃色差了。、

    妃色和她相似又如何,输的还是妃色呢!

    况且,她才不会离开,他要好好看着,妃色和葛颖颖的下场。

    她握紧双手又展开,随即又握紧。

    两分钟之后,郝茜茜垂下眼帘,一点点的开始制作自己的衣服。

    众人看着她,一边看,一边骂。

    “还不走?”

    “什么叫人不要脸?这就是吧?”

    “人不要脸了,果然是天下无敌了!”

    “郝茜茜还要参加比赛?几个意思几个意思?瞎了我的狗眼,碎了我的三观啊。”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她脸皮得是有多厚?这样的事情都暴露了,还要留在这里做什么。”

    ……

    就是董文田和彭伟立他们都没有想到,“郝茜茜……这是几个意思?”

    “这也太不要脸了吧?”顾长志瞠目结舌,“她到底是个姑娘,咋能这么不要脸?”

    “这是打算就留在这儿,不走了?”

    “好像是这个意思……”

    “有些人,总是迷之自信,总以为别人比不过她,得到现在的成绩只是偶然。”彭伟立嗤笑了一声,“其实不过是看不清自己的实力而已。”

    林森倒是道,“现在的情况,还有观众给她投票吗?还有评委会给她投票吗?”

    所有人都明白,肯定没有。

    以现在的情况,郝茜茜不过是

    靳之柘却是眯了眯眼,道,“她恐怕不单单是打算做这些了。”

    董文田也是心中一动,顾长志连忙追问,靳之柘却是不肯再开口。

    只是一味的看着后台的摄影设备里妃色在继续进行的事。

    而社交网上愣生生骂了三四个小时,直接骂到所有的作品都完成,时间彻底结束。

    简筱筱站在舞台的中间,嘴角带着笑,“八个小时,一晃就过去,天色都黑了,而我们所有的观众都已经将自己的作品制作好,接下来,就让我们欣赏一下每一位的作品。”

    “所有的观众朋友们,将你们的视线放在舞台的中间。

    你们将决定今天比赛的最终结果。

    看清楚每一件作品,然后为你们喜欢的作品,投上一票。”

    她上来,说完这一段话。

    观看比赛的所有人都愣了愣。

    随即有人迟疑开口,“节目已经到尾声了?八个小时过去了?”

    其他人刷刷低头看时间,果然如此,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我擦,我擦,怎么回事?我就为了这个傻x女人,骂了四五个小时?不不不,最重要的是,我根本没有看到我家妃色大大到底准备了什么……”

    “所以,因为始终在骂,关注点一直在这上面,所以节目组就给我看了整整四个小时的郝茜茜吗?啊啊啊啊我的眼,瞎了……”

    “有妃色大大现场制作,我居然在这看郝茜茜看了四个小时,我是不是脑子有水,还有你们……”

    ……

    所有人都哭瞎了。

    景筱筱却是淡定开口,“接下来,请出我们第一位选手……”

    第一个产品刚刚出来,下面都笑疯了,“这是什么鬼……”

    “这花纹……”

    ……

    底下葛颖颖根本没有恢复过来情绪,还是张家兴第一个开口,“这一次不是惊艳,是彻底被惊吓到,额,伙计,你对远古华夏文化了解很深啊……”

    “这种大红大绿的远古华夏东北的棉袄,你也能知道……也是不容易了……”

    “虽然我这一片真的不想投给你,但是,我还是想给你点个赞。”

    “东北花棉袄是什么鬼,如果今天是最惊悚的作品,那一定是你了。”

    “当然,如果咱们节目有最佳创意奖,肯定就是你了……”

    ……

    评委的评论也是纷纷吐槽出口。

    节目已经火爆到了一定的程度。

    最后一期节目,对于他们也没有任何压力了。

    到眼下,郝茜茜已经彻底毁了,他们要做的就是继续好好的评论,让自己在节目中出彩,然后把票投给妃色而已。

    这么轻松简单,却又能够吸粉无数,曝光度爆增的事情,哪里找?

    所以,整个节目的现场变得轻松又搞笑。

    就连看比赛的观众也都彻底的笑了,接下来的几个作品,逐渐上台,一一出现。

    由评委们一一点评,中肯的评价有。

    吐槽的言论也有。

    整个节目可全圈可点。

    即便一开始没打算投票的人,也被这样的氛围吸引。

    一直到妃色的即将出场的时候。

    所有人都静了下来,评委席上也没有任何人再发声。

    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了舞台的中间。

    葛颖颖这会儿也终于收敛了所有的情绪,目光灼灼的看着舞台的中间。

    “请妃色入场。”景筱筱原本还想卖个关子,却被所有人的目光看得如芒在侧,连忙甩下一句话,就直接走了。

    那个小门被打开,妃色先走了出来。

    所有人愣了愣,第一次这么直接,先看到妃色出来,还真的是不太习惯。

    可不管怎么,也不妨碍他们对妃色的喜欢,一声声的欢呼出声。

    妃色扫了一眼舞台,看了所有人的所有作品,在那件大红大绿的棉袄上也是忍不住暂停了那么一瞬,嘴角一扯。

    她开口道是,“这一次我准备的东西,比较简单,是远古华夏最常见的服饰,即便在眼下,也是可以用的。”

    郝茜茜看着面前所有的消息,手中拽着还没有完成的衣服。

    双手死死的嵌入衣服里。

    明明是一个半封闭室的房间,没有一个人在房间内。

    但她却感受到四面八方,几万,几百万……甚至是整个联邦人的视线都在她的身上。

    全是讽刺,厌恶……

    她咬着唇,浑身冰冷。

    嘴角却是忍不住扯起冷笑来。

    凭什么,凭什么。

    妃色难道就是自己变成这样的?

    葛颖颖难道就是自己做到今天的?

    不都是靠着男人起来的?

    她与他们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成功了。

    而她没有成功了而已。

    牙根里渗出一丝丝的血迹,看着社交网上喊着让她滚出比赛场的那些流言。

    腰板陡然挺了起来,视线垂下来,放在自己的衣服上,嘴角勾起来,凭什么,凭什么她就比妃色差了。、

    妃色和她相似又如何,输的还是妃色呢!

    况且,她才不会离开,他要好好看着,妃色和葛颖颖的下场。

    她握紧双手又展开,随即又握紧。

    两分钟之后,郝茜茜垂下眼帘,一点点的开始制作自己的衣服。

    众人看着她,一边看,一边骂。

    “还不走?”

    “什么叫人不要脸?这就是吧?”

    “人不要脸了,果然是天下无敌了!”

    “郝茜茜还要参加比赛?几个意思几个意思?瞎了我的狗眼,碎了我的三观啊。”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她脸皮得是有多厚?这样的事情都暴露了,还要留在这里做什么。”

    ……

    就是董文田和彭伟立他们都没有想到,“郝茜茜……这是几个意思?”

    “这也太不要脸了吧?”顾长志瞠目结舌,“她到底是个姑娘,咋能这么不要脸?”

    “这是打算就留在这儿,不走了?”

    “好像是这个意思……”

    “有些人,总是迷之自信,总以为别人比不过她,得到现在的成绩只是偶然。”彭伟立嗤笑了一声,“其实不过是看不清自己的实力而已。”

    林森倒是道,“现在的情况,还有观众给她投票吗?还有评委会给她投票吗?”

    所有人都明白,肯定没有。

    以现在的情况,郝茜茜不过是

    靳之柘却是眯了眯眼,道,“她恐怕不单单是打算做这些了。”

    董文田也是心中一动,顾长志连忙追问,靳之柘却是不肯再开口。

    只是一味的看着后台的摄影设备里妃色在继续进行的事。

    而社交网上愣生生骂了三四个小时,直接骂到所有的作品都完成,时间彻底结束。

    简筱筱站在舞台的中间,嘴角带着笑,“八个小时,一晃就过去,天色都黑了,而我们所有的观众都已经将自己的作品制作好,接下来,就让我们欣赏一下每一位的作品。”

    “所有的观众朋友们,将你们的视线放在舞台的中间。

    你们将决定今天比赛的最终结果。

    看清楚每一件作品,然后为你们喜欢的作品,投上一票。”

    她上来,说完这一段话。

    观看比赛的所有人都愣了愣。

    随即有人迟疑开口,“节目已经到尾声了?八个小时过去了?”

    其他人刷刷低头看时间,果然如此,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我擦,我擦,怎么回事?我就为了这个傻x女人,骂了四五个小时?不不不,最重要的是,我根本没有看到我家妃色大大到底准备了什么……”

    “所以,因为始终在骂,关注点一直在这上面,所以节目组就给我看了整整四个小时的郝茜茜吗?啊啊啊啊我的眼,瞎了……”

    “有妃色大大现场制作,我居然在这看郝茜茜看了四个小时,我是不是脑子有水,还有你们……”

    ……

    所有人都哭瞎了。

    景筱筱却是淡定开口,“接下来,请出我们第一位选手……”

    第一个产品刚刚出来,下面都笑疯了,“这是什么鬼……”

    “这花纹……”

    ……

    底下葛颖颖根本没有恢复过来情绪,还是张家兴第一个开口,“这一次不是惊艳,是彻底被惊吓到,额,伙计,你对远古华夏文化了解很深啊……”

    “这种大红大绿的远古华夏东北的棉袄,你也能知道……也是不容易了……”

    “虽然我这一片真的不想投给你,但是,我还是想给你点个赞。”

    “东北花棉袄是什么鬼,如果今天是最惊悚的作品,那一定是你了。”

    “当然,如果咱们节目有最佳创意奖,肯定就是你了……”

    ……

    评委的评论也是纷纷吐槽出口。

    节目已经火爆到了一定的程度。

    最后一期节目,对于他们也没有任何压力了。

    到眼下,郝茜茜已经彻底毁了,他们要做的就是继续好好的评论,让自己在节目中出彩,然后把票投给妃色而已。

    这么轻松简单,却又能够吸粉无数,曝光度爆增的事情,哪里找?

    所以,整个节目的现场变得轻松又搞笑。

    就连看比赛的观众也都彻底的笑了,接下来的几个作品,逐渐上台,一一出现。

    由评委们一一点评,中肯的评价有。

    吐槽的言论也有。

    整个节目可全圈可点。

    即便一开始没打算投票的人,也被这样的氛围吸引。

    一直到妃色的即将出场的时候。

    所有人都静了下来,评委席上也没有任何人再发声。

    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了舞台的中间。

    葛颖颖这会儿也终于收敛了所有的情绪,目光灼灼的看着舞台的中间。

    “请妃色入场。”景筱筱原本还想卖个关子,却被所有人的目光看得如芒在侧,连忙甩下一句话,就直接走了。

    那个小门被打开,妃色先走了出来。

    所有人愣了愣,第一次这么直接,先看到妃色出来,还真的是不太习惯。

    可不管怎么,也不妨碍他们对妃色的喜欢,一声声的欢呼出声。

    妃色扫了一眼舞台,看了所有人的所有作品,在那件大红大绿的棉袄上也是忍不住暂停了那么一瞬,嘴角一扯。

    她开口道是,“这一次我准备的东西,比较简单,是远古华夏最常见的服饰,即便在眼下,也是可以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