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433章: 致幻剂?
    地上面积是固定的。

    地图被制作出来之后,每一个角落的尺寸都会做出最精密的测试。

    每一层楼的长度,宽度,高度都会与每一个房间进行配比。

    制作出完善的地图。

    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空间被遗漏。

    可偏偏就在他们手中出现了这样的纰漏。

    妃色指了指这个巨大电梯的另一面,以及这边的部分角落,“障眼法。”

    “这两边都用了障眼法,进入这里的人,会选择性的忽略这里。虽然我没有过去,但是,我猜那边应该也用了类似的阵法,做了个迷阵,进入的人,来回兜圈子,却认为自己已经测试了足够的内容。”

    靳之柘缓缓吐出一口气。

    今天如果不是有妃色在,他们很有可能丢失了最关键的部分。

    “先看看其他的房间还有没有问题,这里先让末皆等人调查。”靳之柘开口。

    妃色点点头。

    她对药剂师工会的手段终于有了一点兴趣。

    对方手中的药剂配方,在一定程度上和丹方有一定的相似。

    如今对方又拿出了这样的阵法,让妃色真正的多了几分兴趣。

    对方手中应该是能够有着他更感兴趣的东西。

    然而,将这一层楼转了个遍,彭伟立找到了些东西,妃色没有再发现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彭伟立手中捏着点试管,脸上的神色不断变化。

    林森对药剂并不是太熟悉,这会见彭伟立的脸色如此难看,也知道东西恐怕有问题。

    “院长,这是……”

    彭伟立脸上冷冷的,“致幻剂。”

    林森脸色一变,“您是说。”

    联邦发展到今天,以联邦人的素质和身体,原本毒/品,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没有了任何作用。

    当然其他的东西都在不断发展,进步。

    更何况是这些东西?

    毒/品发展到今天,就变成了如今的违禁品“致幻剂”。

    致幻剂,引人入幻境,梦中人们想如何,就如何。

    那种独特的快感更不是原本的毒/品可以比拟的。

    在物质世界已经达到了足够满足的世界,“致幻剂”对于那些精神空虚的人来说,太需要了。

    至于上瘾,对精神迫害,对身体伤害,根本不在他们考虑的范围。

    引入幻境,分不清现实和梦境,对社会的危害,更是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

    “致幻剂”引起的社会危害极大。

    当代,社会上,有大量伤害罪都是因为“致幻剂”引起的。

    在当代,联邦执法队在“致幻剂”的控制上非常严格。

    一旦发现,就是严惩。

    但是,重金之下必有“勇夫”、

    信用点的诱惑下,制作和出售“致幻剂”的依旧是层出不穷。

    “药剂师工会……在制作‘致幻剂’!”彭伟立沉声道。

    靳之柘的脸色都忍不住变了颜色。

    董文田不相信,“药剂师工会……敢吗?”

    这是违禁品,在联邦,“致幻剂”臭名远扬,然而用的人永远不断。

    伤害事件不断发生。

    在整个联邦,不管是什么协会,都是坚决禁止的。

    而,药剂师工会是所有协会中,对“致幻剂”最最排斥的。

    他们,怎么会出现这样“监守自盗”的情况?

    顾长志也有些不敢相信,“会不会是谁擅自携带进来的?”

    实验室的生活枯燥乏味。

    而且,很多人为了灵感也会使用“致幻剂”,说不定是谁自己带进来,要自己使用的也说不一定。

    彭伟立冷笑了一声,“不敢?没有什么是他们不敢的。”

    靳之柘点点头,“不敢,利益的驱使下,有什么是不敢的?”

    整个联邦,任是怀疑到谁身上,都不会有人怀疑到他们的身上。

    另一边的末皆也联系了过来,他的脸色极为难看,“找到了东西,他们在制作……”

    靳之柘补充道,“致幻剂……”

    末皆的神色不变,“您知道了?”

    楼上所有人的脸色都彻底变了,竟然是真的。

    药剂师工会竟然自己制作“致幻剂”!

    彭伟立忍不住冷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可以,可以,可以,够可以!”

    靳之柘几人快速下楼,匆匆检查了一下,地下是一个极为完善的“致幻剂”的高端流水线。

    材料提纯,配合,打包……

    末皆身边还抱头蹲着几个人,此时脸上满满都是惶恐不安。

    “我们我们,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们,也不愿意,我们也不想,放过我们,放过我们!”

    制作“致幻剂”被执法队发现,是死罪。

    更何况是如此大规模的制作!

    一旦被发现,除了死,他们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了。

    底下的人恨不得痛哭流涕求他们。

    “我们都根本不知道,但是被控制起来了,我们有家人,我们真的不想,我们真的,真的,不想。”

    靳之柘开口,“查。”

    “都一一问过了,都是些被抓起来的实验师,没有太大的本事,家里人被控制。”

    末皆点点头,手中一点都不客气的东西将人带起来。

    妃色指着其中的一个人,“你……”

    那人一脸老实巴交的样子,被妃色指着,顿时吓破了胆一般,“这位小姐,我上面是父母,下面是子女,我不同意,死的都是我的家眷,我真的,真的无路可走……”

    “你这样的威胁,的确奏效,毕竟几个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敢指认你了。”妃色道。

    房间陡然一静。

    所有人看向妃色,没有明白是几个意思。末皆点点头,手中一点都不客气的东西将人带起来。

    妃色指着其中的一个人,“你……”

    那人一脸老实巴交的样子,被妃色指着,顿时吓破了胆一般,“这位小姐,我上面是父母,下面是子女,我不同意,死的都是我的家眷,我真的,真的无路可走……”

    “你这样的威胁,的确奏效,毕竟几个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敢指认你了。”妃色道。

    房间陡然一静。

    所有人看向妃色,没有明白是几个意思。

    “你这样的威胁,的确奏效,毕竟几个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敢指认你了。”妃色道。

    房间陡然一静。

    所有人看向妃色,没有明白是几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