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436章:
    第436章:

    靳之柘,彭伟立等人陡然一惊,上前去阻拦,却已经来不及。

    潘在杰已经没有了任何呼吸。

    他用自己的生路,给家人留一条活路。

    他说了这么多东西。

    他如果没有死。

    药剂师工会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他家人一个都不会落下,全部在逼问之后清理掉。

    他死了。对于工会那边来说,可能还会有那么一丝不确定。

    再有靳家出手,说不定还能有两分活下来的可能。

    董文天几人看着,顾长志忍不住道,“他会不会后悔?”

    后悔自己当初选了这条路。

    做了这样的决定。

    彭伟立看了一眼,道,“他没有可以反悔的余地。”

    被药剂师工会盯上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反悔的余地。

    他看向妃色,“他们所说的,药剂师工会带进来的到底是什么?”

    妃色回过头,顿了顿,“我没见到,所以不知道。”

    彭伟立追问,“你有猜测了。是不是?”

    “是。”妃色点头。

    彭伟立忍不住问,“是什么,你猜的是什么?”

    妃色皱着眉头,你不是也已经猜到了嚒?”

    彭伟立和靳之柘的脸色顿时都变了。

    董文田和顾长志等人也安静了下来。

    靳之柘缓缓开口,“是.....魔吗?”

    他抬着眼看向妃色,场中陡然一静,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妃色神色依旧没有变,也没有开口说话。

    所有都知道,靳之柘猜错了。

    彭伟立浑身都在发抖。

    是气得,也是怕的。

    气,药剂师公会竟然如此不识大体,就连“魔”都敢牵扯,为了利益,竟然真的是什么都不顾了。

    怕,药剂师公会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如果他们没有发现,等到最后,他们究竟能做到什么程度,联邦会有什么的伤害。

    “怎么敢,怎么敢,他们怎么敢。”外来生物到底有什么危害,药剂师公会应该是最清楚不过的。

    更何况是“魔”这样强大的。

    靳之柘没有开口,脸上忍不住带着几分的嘲讽。

    董文田几人身上也是凉飕飕的,只觉得浑身的冷汗。

    妃色道,“与虎谋皮。”

    药剂师公会未必不知道有多危险,不过是看中了那边提给他们的利益罢了。

    最终如何,有怎么样的风险,已经被利益糊住双眼的他们,根本看不到。

    妃色等人刚刚离开不过几分钟,还在外区讨论,等着是最终收拾的结果。

    妃色突然开口,让所有人全盘撤退,任何东西都不要再管。

    他们的人刚刚离开。

    还没来得及与靳之柘汇报最终的整理过程。

    整个工厂区发生爆炸。

    工厂内的一切都化为灰飞。

    顾长志拍拍胸口一脸惊骇,“不是说还有两个小时吗?”

    靳之柘盯着那片彻底塌陷了下去的工厂区,脸色是沉得像水一般。

    “潘在杰的家人,上点心,好好安排。”说完,靳之柘带着妃色等人离开。

    而另一边的药剂师公会内部紧急开设了会议。

    “似水星那边真的出事了。”有人上前汇报。

    会议室内陡然静了静。

    “潘在杰背叛了?”

    “不太像,潘在杰已经死了,他的家人倒是失踪了,到现在还没有发现是具体是谁动手的。”

    “一个根据点毁了,竟然还什么都不知道,一个个到底在干什么?”

    “我之前就说,似水星是联邦华夏大学的地盘,他们盯着我们已经很长时间了。”

    “潘在杰那边肯定是有问题的,追踪他家人……”

    “不是,似水星那边到底怎么样了,之前不是已经清理了一次,暴漏了哪些东西?”

    “自己手底下的东西和人,都给我收敛一点,靳家不会就只有这一番动作,。”会议桌首座的人终于开口,“雷蒙,那边到底怎么样了?”

    下面的雷蒙道,“动过手,如果没错,就是靳家的人。”

    “他们虽然将潘在杰的家人控制,但是,潘在杰已经死了,我估计,并没有什么消息泄露出去。”

    “原本就只是一个备用点,刚刚搬过去,主要东西还没有开始启用,剩下的部分也已经被摧毁。”

    “应该没有任何东西泄露。”

    药剂师公会会长沉吟片刻,开口道,“附近有牵连的几个根据点,全部毁了,一旦有任何发现,不得拖延,尽快处理”

    “你的动作也太过于小心了,这样下来,损失太大了。”

    台上会长冷笑道,“一旦被靳家发现我们的动作,到时候的损失可不止这一点。”

    台下的人听了之后,顿时不再反驳,只是有些迟疑,“‘他们’到底值不值得……”

    “‘值得不值得’你们不都已经体验到了吗?问我?”上面的人嗤笑了一声。

    底下好几个人都笑了笑,没有吭声。

    他们自然是已经得到了相关的好处。

    只是有一人开口,“和‘狂化药剂’相比,这些真的没有任何副作用?”

    会议室陡然一静。

    每个人都看向了为首的那人。

    显然,每个人都想知道这个答案。

    “狂化药剂”是用在别人身上的,他们的没有试过。

    但是靳家和妃色当时把事情闹得很大,他们自然也已经知道。

    私底下都明白,“狂化药剂”是有严重缺陷的。

    首座的人脸色陡然一沉,随即又缓和了表情,“卖出去的和给自己人使用,自然不一样,效果你们已经见了,我如果不是为了药剂师公会以及诸位,我也不必冒这样的风险。”

    他们一个个都是人精,这样冠冕堂皇的话,说给他们中的谁,都不会有人相信。

    但是,谁都不会在这个档口说出来。

    而且,他们没有资格反驳。

    “那,改变潜能的药剂,什么时候才能出来?”这话出来,所有人的是呼吸都重了不少。

    “已经进入最后阶段,不用着急。”药剂师公会会长脸上也带了笑。

    场中不少人都有些骚动,窃窃私语。

    药剂师公会会长继续道,“大家应该明白咱们公会现在的发展,靳家和联邦华夏大学盯得太紧,都警醒一点。”

    一直等所有人都离开,药剂师公会会长的脸色才彻底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