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459章: 误人子弟?
    “枉为人师,教育做儿戏,联邦华夏大学的院长妃色,为了拍摄电视,带着整个班级到剧组开课,胡闹成这样,联邦华夏大学竟然一言不发?”

    “好好的高等教育学堂,把学生拉到剧组跑龙套,《九重天》面子太大,还是妃色太过于胡闹?”

    “误人子弟,妃色一个小艺人担当联邦华夏大学的玄学学院院长,却做出这样误人子弟的事情。”

    “联邦华夏大学的败落?还是……”

    “妃色误人子弟,枉为人师,高校学生不带课,带着学生四处胡闹……”

    ……

    有针对妃色,也有针对联邦华夏大学的。

    这样的言论的导向性其实是很强的。

    哪怕到了今天,依旧是一个教育为上,教育为先的时代。

    谁家都不允许自家小孩在教育上受到误导。

    所以在看到这条消息之后,几乎所有人都站在了发言人这边,对于妃色和联邦华夏大学都有不同程度的指责。

    “联邦华夏大学,即便要考虑创新,也应该有一个适当的度,不应该胡闹成这样。”

    “这就不应该只是一种创新了,带着学生去剧组跑龙套,咱们不是影视院校不吗?不管什么理由似乎都说不过去吧?”

    “妃色不过是个不知道几流的艺人,能怎么教导学生,也是,只能到剧组来跑龙套而已。”

    “这是误人子弟啊!联邦华夏大学太令人失望!”

    “什么玄学,不过就是忽悠人!”

    “看看都胡闹成什么样子了,妃色和联邦华夏大学必须给出一个具体的解释。”

    ……

    一条条过去,哪怕有相信妃色有自己理由的人,也被大众压了下去。

    太多人是身为父母了,他们在孩子的教育上不敢做出一星半点的误差。

    关于这件事儿,一致指责妃色和联邦华夏大学。

    这一条消息,在社交网以及各大论坛传播的速度很快。

    妃色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

    这条新闻已经在整个联邦传遍了。

    彭伟立看到消息,脸色不是很好看。

    这消息,或许是针对妃色来的。

    但是,无疑也是针对“联邦华夏大学”。

    林森却是忍不住笑了,“最近这媒体也是够为难的。”

    董文田几人在身边都跟着笑了,可不是吗?

    林森当着面前几个人的面联系了一家,那边几乎是秒接通讯器,接了之后,就匆匆开口,“林院长,您得相信,我们是真的没有办法。”

    “没有办法?”林森反问。

    那边的人声音都拔高了两分,“您知道,我们这些人,别的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一双手,一张嘴,我们能拗的过谁呀?”

    “一天天的打自己的脸,每天肿着脸面对所有网友,难道就是我们想的。”那边越说越觉得委屈,甚至忘记这是林森来兴师问罪了。

    大吐苦水道,“今天逼着我们说自己是男的,明天逼着我们说自己是女的……我t快不知道自己是男是女,是对是错了!”

    “林院长,和您这边合作也就罢了,起码,我们这消息是真实有效的,你看看那边一天天都让我们发些啥,一天天自己眼瞎看不清形式,还让我们来误导众人,真以为所有人的眼睛都瞎了,能够相信他们所说的那些话。偏偏还拖累着我们的名声,再这样弄两次,我们这也不用开了,您说是不是?”这做媒体的,一个个都是人精。

    看这原本大吐苦水,就变成了不动声色的奉承。

    林森连一句兴师问罪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董文田在旁边啧啧称奇,媒体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也是没谁了。

    林森也是个人精,怎么的可能任由他这样奉承两句,就算了。

    直接冷笑了两声,“不用开了?我看你们生意旺盛的很,两面三刀的拿钱,挣得比谁都多,怎么会干不下去?”

    林森说的不错,他们嘴上说的困难,实际上,不管是哪一方都拿着钱说话,拿着钱办事。

    脸面三道形容的一点都没有错。

    那边的人一听这话,吓得脸色都变了。显然是没有想到林森竟然如此的生气。

    连忙开口,“林院长息怒,林院长息怒,这边,我们是真的开罪不起,我们真的没有办法,我们也是要名声,要脸的,这样的事情,怎么也不可能干得这么恶心。”

    “您说,我们在这上面哪儿还能说是再挣钱。命都差点得搭上去。”

    “哦,那边开罪不起,我这边总归是太好说话了。”林森说的漫不经心。

    那边却是听得心惊胆战,“林院长!可不敢这么说,我们绝对没有这个意思,绝对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林森冷笑一声,“编排成这样,还没有这个意思?”

    “枉为人师,将教育做儿戏,剧组成了联邦华夏大学‘玄学学院’的课堂?到底谁在胡闹?”

    “想来,我也是枉为人师,将教学当做当做儿戏,没有半点教学严谨的态度?”

    “不不不不,这一次,林院长,您明白,如果是我,真的是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说出这样的话。”对方此时真的是,满脸苦色,“他们两次三番的逼着我们开口,最恨的,不是您,是我们啊。”

    是的,两边他都开罪不起。

    那边一句话,就能要了他的命。

    事实上,联邦华夏大学这边不也是一样的。

    他们夹在中间,看似是谁都不敢得罪他们,处处都是他们手中的笔,他们口中的话来决定一切。

    可,当面对联邦华夏大学这种。

    他们算什么?

    命都在对方手里。

    “林院长……”对方苦笑一声,“您知道是谁,何必再来为难我们这些小人物,我们不过想要个小命而已。”

    “呵呵。”林森听后却是冷笑了一声,已经明白是谁的意思,挂断了通讯器。

    但是对于这几家却是半点放过的意思都没有,反手就交给了外交部门处理,几封起诉信直接送到了联邦执法队的手中。

    靳之柘那边控制着另一部分的媒体,很快开始对立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