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486章:
    程曦家里也是和药剂挂钩的。

    关于疗伤药剂的效果,她也是了解一二的。

    之前在发现龙血草的时候,他们家里就打算以此为主原料制作疗伤药剂试一试,只是这种灵草的数量太少,到目前为止,效果都不是很明显。

    如果是妃色大大的配方。

    程曦坚信,一定是可以超过药剂师工会的。

    顾冬冬看着他们俩,提醒道,“理论王者?”

    高级药剂师走到他们任何一家,都是高资格待遇对待的。

    即便他们有配方,有材料,不说这配方的真实性,就是以他们几个人,能做出来吗?

    从药剂师学徒到高级药剂师需要多长时间,顾冬冬不知道,但是,应该不会只是七天的时间。

    程曦干咳了一声,扭头看向了陈佳嘉。

    陈佳嘉眼里有些迟疑,“应该……可以吧?”

    “妃色大大给我留下的东西里看着似乎,好像,应该是比较简单的……”

    顾冬冬干笑了两声,最好如此……

    其他四人也是面面相觑。

    但是,在心里莫名的,又有一种激动。

    如果,如果他们真的做出来了呢?

    这么一想,顾冬冬觉得,反正失败了也没有影响,如果真的成了。

    他们大概也要在联邦的历史书里面留下一笔。

    立马道,“众人拾柴火焰高,陈佳嘉,你看需要哪些药材,我们一起找吧?”

    程曦和陈佳嘉配合,将所需的药材一一列了出来。

    程曦再一次强调,“不一定是完完全全一样……至少我目前发现的部分灵草就是这样,要的是效果!”

    顾冬冬一脸懵逼的带着这份东西返回。

    冯老爷子看着他手中的东西,听他说完今天的课程,对于妃色的狂言不做任何评价。

    只是眯了眯眼,“让你父亲帮你找,找几样东西应该还是不难。”

    顾冬冬迟疑道,“外公,您觉得,我们可以吗?”

    他的脸上有些羞赧。

    他崇拜妃色,生怕冯老爷子说出妃色不好的话。

    可另一方面,他确实不自信,因为,差距太大。

    “还没有尝试,你怎么就知道自己不可以?妃色都觉得你们可以,你觉得自己不行吗?”冯老爷子却是开口道。

    顾冬冬眼神微微一亮,重重的点头,“我可以!”

    冯媛看着顾冬冬跑到自己房间,和小伙伴研究后续的工作。

    开口询问道,“父亲,你是怎么想的……”

    “妃色,不能小瞧。”冯老爷子笑了笑。

    冯媛道,“他们几个,没有一个触碰过药剂,根本不懂,真的可以……”

    冯老爷子道,“试一试又没有什么损失。”

    虽然他是这样的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冯媛就是觉得冯老爷子认为顾冬冬是可以的。

    这显然不是相信顾冬冬,而是相信妃色。

    她忍不住问,“父亲,你怎么这么相信妃色?”

    “人,到了一定的时候,得有信仰,得有信念。”冯老爷子道。“之前的两次,如果,药剂师工会真的成功,我们会怎么样?”

    一步一步瓦解整个联邦吧。

    对方的战斗实力如何他们尚未可知,可如果和对方的药剂水平一样的话。

    他们恐怕麻烦就大了。

    而且,他顿了顿,“妃色也并未让你们失望过吧?那为什么不试着相信一下?我觉得,妃色就像是能够创造奇迹的人。”

    冯媛看着冯老爷子离开,扭头去找自家老顾。

    不管他们几个小的能做到哪一步,他们首先要做到的是,提供足够的材料给他们。

    是的,妃色从来没有让他们失望过。

    从顾冬冬差点受伤,到洗髓药剂。

    那么,如果妃色真的让几个十几岁的孩子一周之内,制作出新的“治疗药剂”,引起的轰动恐怕未必就比“平安符”差。

    正如冯媛所想的那般,这个消息刚刚传出去就引起了巨大轰动。

    别说还没有制作出来。

    单单是妃色的这话就已经足够引起轰动了。

    整个社交网上都是暴怒的药剂师和他们的粉丝。

    恨不得将妃色叫出来骂死。

    “狂妄!无知!”

    “口出狂言!这是对药剂师这个职业最大的侮辱!”

    “十几岁的孩子,从未接触药剂学,仅仅用七天的时间制作出我们都制作不了的药剂,呵呵,妃色这是要把我们的面子在地上碾碎了踩吧?”

    “妃色的确制作了两样不一般的药剂,但是,对人最起码的尊重应该要有吧?”

    “妃色这是对我们先人,以及我们药剂师的努力做的最大的讽刺和蔑视!”

    “……”

    看到这些评论。

    彭伟立都差点气炸了,“到底是谁走漏了消息?”

    林森在旁边道,“当日剧组都在,现场太乱,没有办法查清楚这事儿了。”

    靳之柘摇摇头,“现在说这个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妃色的行为,彻底得罪了所有的药剂师。

    是的,所有药剂师,不是药剂师工会这么简单。

    是整个药剂师群体。

    对于他们来说,妃色这是彻彻底底的蔑视药剂师,是彻底的否定所有药剂师的成就和努力。

    他们奋斗了这么多年,有前人惊艳,有自己学习,有自身研究,一步步的到达现在。

    而妃色信口就将几个十几岁,从未接触过药剂的孩子和他们相提并论。

    哦,正确来说,是以这一群孩子来小看他们。

    踩在他们的头上。

    消息传出去之后,短短一会儿的时间,社交网上,他们已经收到了无数人药剂师的嘲讽和讽刺。

    方文杰在旁边当着鹌鹑。

    这些高级药剂师的账号,他可不敢封。

    只能说是在旁边控制一下说话太过于难听的人。

    “先道歉吧?”林森迟疑开口,“稳定一下局势。”

    “不然,以现在的形式,等一会儿是真的所有药剂师都能怼开了。”

    现在只不过是一些闹事的,还达不到说是真的所有药剂师。

    万一事件继续发酵,到时候就控制不住形式了。

    道歉是目前看来最好的方法了。

    靳之柘看了看低头看光脑的妃色,“道歉……”

    恐怕有点难,而且,妃色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