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497章:合同恐怕签不了了
    他们哀嚎,而另一边的姜明华却是该用怎么样的表情都不知道了。

    田启明匆匆赶过来和他谈论高级治疗药剂的事儿,根本没有出他的意料。

    在药剂配方刚刚拿到手的时候,他就已经这么想到。

    至于条件什么,姜明华早已经准备好,就等着军部的人来谈了。

    和姜明华你进我退,你来我往,谈论了十几分钟,在对方脸色沉沉的情况下,两人终于谈拢了最终的条件,“那咱们合作愉快,我让马修拿合同过来。”

    “呵呵。”田启明干笑了两声,“姜会长准备的足够充分,合同都已经准备好了。”

    姜明华笑了笑,刚想开口,就见马修猛地撞了进来。

    姜明华的脸色沉了下来,田启明略微瞥开了视线。

    马修看了看田启明,神色微微一动,大约也已经知道姜明华在讨论什么事情,“会长,您先签合同?”

    姜明华沉着脸色怒道,“你进来就为了和我说这个?”

    那边的田启明的通讯器响了一下。

    田启明低头就要看消息。

    马修神色微微变了变,匆匆道,“我是觉得,签合同的事儿更重要。”

    他干笑了两声,“我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说话之间,他赶紧递上了手中的合同。

    “什么事儿?不急着一会儿,说吧。”姜明华刚刚谈妥了这么一份大合同,心情不错。

    姜明华的这点小错,他都可以忍耐。

    马修重重道,“会长,先签合同吧,我的事儿真的不重要。”

    姜明华狠狠的瞪了马修一眼,“滚出去,等我签完合同,再和你……”

    “姜会长,这个合同,恐怕是签不了了。”田启明在旁边放下了手中的通讯器。

    姜明华眉头蹙了起来,“田少校这是什么意思?我手中的治疗药剂,可是独家,这样的配方,如果军部不采用,我想,联邦的军部的每一个人应该都会有异议吧?”

    一份高级治疗药剂就是一条命。

    联邦有强制服兵役的。

    每一个人都会为自己的安危着想。

    田启明笑了笑,“我想,你应该听完你手下的话,你就能明白了。”

    田启明刚刚被姜明华压制所有憋屈,在这一瞬间似乎瞬间吐出。

    他笑着离开。

    姜明华大声道,“如果联邦军部再来找我谈,我的要求可不单单是现在这样的了。”

    蒋明华的心一直悬在空中。有些彷徨,有些虚,像是找不到着落一般。

    田启明在听到这话的时候,脚步停了停。

    姜明华顿时松了一口气,而就在下一秒,田启明嗤笑一声,大步离开。

    姜明华“砰”的一下,瞬间砸了手边的东西。

    扭头盯着旁边的马修,“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妃色,赢了。”马修的嗓子像是有一把刀划过了一般。

    姜明华猛地扭头过来,盯着马修,“你说什么?”

    马修声音更小了几分,“妃色手下的几个少年,赢了。”

    姜明华怒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他一遍遍的重复,这绝对不可能!

    “你是瞎的么?盯着的还让他们作弊?”姜明华大怒。

    马修艰难的摇头,“没有作弊,他们没有作弊,就是他们制作的东西。”

    “怎么可能?刚刚研究药剂一个周,他们做出什么等级的药剂?治疗指数是多少?”

    马修道,“708。”

    这三个数字,马修可能会记住一辈子。

    姜明华刷的一下站了起来,“没有作弊,是他们几个人做出来的?”、

    就连药剂师工会最出色的艾伦的都做不出来。

    他们几个少年是怎么做到的?

    “是的。”马修点点头。

    似乎也没有一开始的痛苦和艰难了。

    姜明华摇头,“怎么可能?测试仪是不是有问题?他们是不是在测试仪上动手脚了?”

    “不,没有问题,测试仪更换过,药剂……艾伦也已经测试过,治疗效果十分惊人。”

    姜明华有几分使唤落魄,“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我要看直播的最后部分,我要看看,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马修将东西发给了姜明华。

    姜明华坐下,沉下心神,一遍遍的看过内容,从不同的角度,看了一遍又一遍。

    他突然想到了当时通讯器那一边的话,顿时一身冷汗。

    他,是真的输了。

    他带着颓然的坐在了原处,满目都是失落。

    “真的,输了。”

    这一次,药剂师工会的名声,是真的将的大面积下滑。

    妃色,这一次,是再一次踩着药剂师工会上位了。

    和军部的条件的也彻底的谈崩了。

    他心里的不安一点点的变得浓郁。

    马修在他身边开口道,“现在最关键的是,咱们之前设置的赌局……”

    姜明华的愣了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

    马修再次道,“赌局,在比赛开始之前,咱们开设的局,彭伟立他们那边大量下注,赔率这么高……”

    姜明华脸色陡然一沉。

    “彭伟立,联邦华夏大学,靳氏,还有妃色那几个学生的家族,每一家的下注都不低。”

    他们以为别人人傻钱多。

    如今才知道,真正人傻的是谁。

    姜明华道,“不就是信用点么,赔。”

    下注赔偿而已,药剂师工会缺得从来不是信用点。

    马修迟疑道,“您前段时间,提走了工会所有的流动信用点。”

    药剂师工会不是他们个人的,大量信用点都用在了药剂师的身上。

    药剂店的经营价格透明,对于他们来说,赚钱是肯定,但是实产太多,流动信用点少、

    姜明华已经用了太多了。

    姜明华脸上还有那么一瞬的怒意,“胡说。”

    “会长,您这一个月已经连着提取七八笔十一位数以上的金额了。”

    姜明华一愣,“怎么可能?”

    “那这段时间药剂店里的收入呢?”

    “下滑的很厉害,靳氏和联邦华夏大学药剂店不断挤压,收入虽然不少,但是给工会的高层均分之后……”

    那就不是很可观了。

    姜明华脸上明显带着错愕。

    他可能从来没有想过,他会有那么一天,缺少信用点。

    “想办法处理!妃色和他们的药剂……”姜明华顿了顿,“我自然是会想办法的。”

    马修还想开口劝点什么。

    姜明华已经大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