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502章:只和你谈
    如果没有“魔族”在,妃色觉得,他们应该不止是想要聊一聊。

    也因为是有“魔族”在,妃色才敢拿出来这么多东西,才敢这么放肆。

    靳之柘苦笑了一声,妃色看得太透彻了。

    “靳氏绝对会站在你这一边,给你做保证,而且,现在,联邦和你是一面的。”

    如果说妃色目的不明,来历不明。

    那么药剂师工会那边就明显是来历不明,目的不纯、

    如果想要对此有更多了解,获得更多的东西,他们目前的选择是妃色。

    妃色看了一眼光脑,在这个世界,直接修炼的速度太慢,效果太差,最好的办法就是用信仰之力。

    而,现在,她和粉丝之间有信仰之力牵连,她对联邦的感情似乎都不太一样了。

    “你们谈,我只和你谈。”妃色看了靳之柘一眼,道。

    彭伟立在旁边忍不住赞叹了一声,妃色这个想法太对了。

    在联邦,靳氏的地位也是独特,有了妃色的扶持,靳氏将更进一步。

    在妃色和联邦不冲突的时候,靳氏和妃色利益是一体的。

    靳氏会给妃色创造更好的条件。

    而且,靳之柘显然和妃色的关系也是最好的。

    这样的合作,妃色将能得到利益的最大化。

    靳之柘点了点头,“当然,靳氏也将给你最大化的安全和保障。”

    董文田和顾长志在旁边看着,总觉有哪里似乎不太一样呢?

    似乎,一下子,升华了很多?

    他们都觉得自己一下子更加高大上了?

    妃色点点头,“明日再联系。”

    妃色的脸色并不怎么好看,离开之前看了靳之柘一眼。

    靳之柘和彭伟立相互对视了一眼。

    彭伟立道,“如果……,靳氏这一次将走了大运。”

    妃色真的没有问题的话,靳氏将借助妃色,迈出极大的一步。

    但是,如果妃色有问题,靳氏也将在联邦彻底在一个跟头。

    不过,就目前的利益来看,不管是靳氏还是联邦华夏大学都已经选择了和妃色站在一条线上。

    彭伟立苦笑了一声,“这一次,我赌的足够大了。”

    之前,妃色只是来历不太明确,而且在社交网上炒的太火热,又总是黑红黑红。

    他以为自己将联邦华夏大学一时的名声赌上去,已经玩的足够大。

    现在他才知道自己当时玩的到底有多大。

    靳之柘看了他一眼,“如果药剂师工会那边落实,我们就已经赢了一半。”

    而现在,就他们掌握的证据来看,药剂师工会的情况,他们已经有了百分之八十的把握。

    这么高的胜率,太值得一赌。

    而且,靳之柘以及靳氏的人更明白一点,如果没有妃色,靳氏早已经有大量的人出事。

    哪怕真的赌错了,他们也算是真正赚了。

    “他们的要求,恐怕不会那么简单。”彭伟立提醒道。

    靳之柘也是笑道,“妃色,也不是那么简单。”

    单单看妃色刚刚一针见血指出问题的关键,就明白,妃色可一点都不简单。

    那些人,想谈条件,也要看看到底谁站在上风。

    两人的话还没有谈完,末皆匆匆出镜,看了一眼通讯器那边的彭伟立,没有开口。

    靳之柘眉头一蹙,“说罢。”

    “妃色遭到伏击,目前,生死不明。”末皆道。

    靳之柘和彭伟立两人神色刷的一下变了。

    彭伟立顿时开口,“怎么可能,妃色身边跟的都是你们的人!怎么可能生死不明!”

    自从妃色在光影之后,靳氏就一直有人在妃色身边的保护。

    整个联邦,除了走出控制范围内,怎么可能有人能在靳氏的手中将人弄走?

    靳之柘也是刷的一下变了脸色。

    他们如果都能看明白妃色的特殊,那么药剂师工会和药剂师工会背后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尤其是在妃色刚刚从他们手中赢了他们志在必得的疗伤药剂的订单。

    “到底怎么回事?现在什么情况。”靳之柘快步走出办公室,直接入了悬浮飞车,“什么叫生死不明?”

    彭伟立那边的人也已经陆续安排过来协助。

    似水星还是他的地盘。

    短时间内,他不相信对方能够带人离开。

    末皆道,“我们……跟丢了……”

    彭伟立和靳之柘两人的神色都是顿了顿。

    彭伟立神色不是很好看,“是,妃色……”

    刚刚暴露,妃色就被跟丢,是不是妃色自己……

    “不可能。”靳之柘在彭伟立还没有开口说出的时候,就先一步将他的话题拦住,“不可能,说一说具体什么情况。”

    末皆看了看彭伟立,不知道两人打了什么哑谜。

    却是开口道,“我们跟着跟着,就发现前排的车不见了,第一时间是可以联系上董文田,但是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断开了。”

    “跟着跟着就不见了?”靳之柘重复了一遍。

    末皆点点头,“就像是……妃色在联邦华夏大学的那个院子。”

    彭伟立的神色有些紧张。

    靳之柘道,“彭院长,妃色手中有的,对方恐怕也有同样的手段。”

    只不过,妃色在明,他们在暗。

    彭伟立张了张口,最后什么都没有说的。

    末皆道,“我们分散了打量人手,都没有任何作用,进入之后,很顺利的出来,没有找到任何人,之前走散的部分,也像是的没有任何异常一样。”

    说话间,靳之柘已经到了妃色刚刚消失的地方。

    兜了一圈又一圈。

    靳之柘将之前众人经过的部分,以及此处到妃色回家必经之路都逛得彻彻底底。

    也一样没有发现任何不一样的地方。

    时间一点点过去,他的脸色越来越沉。

    彭伟立的心也吊的高高的。

    妃色这一次的失踪,不管是她主动的,还是被动的。

    对于他们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消息。

    而,最重要的是,彭伟立才知道,对方的手段对于他们来说,竟然如此可怕。

    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带走了一辆悬浮飞车,他们竟然半点没有发现。

    而就在这时候,末皆上前,“田家的人找您。”

    靳之柘沉声道,“不见。”

    “田家的人说,田启明田少校和妃色失踪前,在同一辆悬浮飞车上。”

    靳之柘刷的一下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