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538章:是不是假的,都是假的
    妃色等人一起去了执法队和联邦军部的统一监管处。

    齐老头此时正坐在会议室内冷笑,“我齐家这么多年,为了联邦不知道做了多少,如果几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子都能在我头上随便的泼脏水,呵呵。”

    “联邦军部什么时候,竟然这么草率?就随意他们说什么是什么?”

    “我还说靳家叛国呢,你们怎么不去把靳老头抓起来?正好我一个在这儿还有些无聊。”

    “把靳老头和彭伟立都叫进来,刚好凑一桌!”

    他手中握着茶杯,似乎是说道愤慨到极致的地方,直接将手中的杯子都砸了出去。

    “齐老爷子消消火,消消火。咱们绝对没有这个意思,也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污蔑齐家。”

    “齐老爷子,您也明白我们的为难之处,我们也是有人提供了实打实的证据,我们也怕有不懂事的人借助齐家做出什么糊涂的事儿,将齐家毁于一旦。”联邦军部的人被骂得头都抬不起来。

    这会在心里把田启明也骂了个狗血淋头。

    什么好事儿想不到他。

    如今这种破事没人愿意出面了,田启明就想起他来了。

    在这儿这几天,齐家差点没有把他撕了吃了。

    齐家现在确实就是耍不要脸,但是他们没有任何办法,再没有实打实的证据,他们就必须放了齐家的人。

    并且进行公开致歉。

    最重要的是,他也算是彻彻底底的得罪了齐家。

    “魏家小子,真以为我不知道了?叫你爷爷过来,你看看他在我跟前敢说这样的话不?”齐老头指着他的鼻子道,“我现在还就不走了。我就在这儿等着,看看你们打算怎么收场!看着你们到时候怎么求着我走!”

    “我也得看看,我齐家到底是怎么叛国,怎么和‘异族’勾结了。”

    “齐老爷子,您看您这话说的,我们绝对是没有这个意思的。”魏阳干笑了一声,小心翼翼的开口“我们只是说希望您帮我们进行调查一下,联邦永远需要您的保护。”

    他一张脸都笑僵了。

    一个小时之内,田启明再找不到实打实的证据,就等着的齐家的人炸锅吧。

    而且,怎么看,这一回他都被田启明坑死了。

    齐老头压根不吃这一套,怒道,“囚禁我,让我在执法队这里?”

    “我们也是为了按照规矩办事,您也是可以体谅我们的吧?”魏阳尴尬的开口。

    齐老头看着他冷笑了一声,直接不愿意接话了。

    魏阳忍不住盖住自己的脑袋,这一次,恐怕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了。

    齐家这一回,不得到的足够的利益,绝对不会罢休。

    “齐老爷子,马上到时间了,我帮您收拾一下,您看……‘

    齐老头又是冷笑了一声,“我叛国,我勾结‘异族’,我得在这儿好好看看我是如何勾结的,总不能让人白白这么说一场了。”

    “既然齐老爷子想看,那就给齐老爷子看一看。”妃色的声音突然传进来。

    这边的所有人都是一愣。

    魏阳懵了一下,猛地抬头,就看到妃色带人站在了这门口。

    他当然认知妃色。

    如今整个联邦应该没有人是不认识的妃色的。

    只不过,这会妃色到这儿。

    他心脏猛地剧烈跳动。

    双眼紧紧的看着妃色,妃色他们真的找到了足够的证据和内容?

    这一天的时间,他守着齐老爷子,将彭伟立和田启明等人提供上来的证据和口供,已经认定了齐家是真的勾结“异族”。

    但是,对于开国元勋,尤其是齐家。

    这些证据根本不叫证据。

    齐家的律师站出来,上下嘴唇一张一闭。

    这就变成了靳之柘,田启明和妃色等人诬陷齐家的证据。

    田启明早就出去找证据,这会儿跑来,似乎是再没有其他的任何东西可以询问了。

    他双眼锃亮。

    耳边齐老头却是冷笑了一声,“妃色!”

    那声音像是淬了毒一样。

    魏阳已经听说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对妃色那是满眼敬佩。

    可,对于齐家来说,妃色这一回可是差点没有让他们灭了满门。

    齐老头如果不恨,他才觉得奇怪了。

    妃色嘴角勾着,“齐老爷子很想念我啊。”

    “自然,你们不来,谁给我道歉呀。”齐老头冷笑道,“怎么,现在想好了诬陷我的其他说法?”

    “诬陷?”妃色笑了笑,“那倒是没有,只是到最后时限,你也高兴够了,东西也该拿出来了。”

    齐老头看着妃色满面笑容的样子,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

    他的视线在彭伟立等人身上一一扫过。

    心里沉到了谷底。

    不安在心里一点点的漫延。

    随即他又猛地在心里摇头。

    可依旧觉得不可能,不应该。

    他挺直了腰背,“我行的正坐得端,什么都不怕,我就要看看你们到底想要给我看个什么。”

    “行得正,坐得端。”彭伟立在旁边将这一句话重复了一遍,每一个字都像是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靳之柘也开口道,“齐老爷子现在说这样的话可能有点早了。”

    每个人一句话,让齐老头心里的不安一点点的蔓延。

    他将种种事情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一点点的回忆,最终还是摇摇头,并没有问题的。

    他将所有的事情都一一算到,没有的任何遗漏。

    他看向妃色,嗤笑一声,只当他们还在诈他,“什么东西要给我看看?呵呵,我倒是还真的想看了。”

    田启明在手中光脑上操作了一下,看着齐老头,嘴上竟然也忍不住刺了一句,“希望齐老爷子看完了之后,也是这样的想法。”

    他当年怎么能把齐老头当偶像呢?

    他那时候到底是怎么瞎了眼的?

    齐老头气得脸都白了。

    他这么多年过来,一辈子,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冷嘲热讽过?

    这田启明不过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竟然也敢这样在背后刺他?

    他突然觉得自己太过于仁慈!

    这一次,公开道歉,根本不足以密布齐家的损失。

    他要让靳家,田家,联邦华夏大学都知道后悔!

    他刚要开口,

    就在这时候,光脑投影出了一抹影像。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出来,“有人想请妃色去做客,不过妃色一直太忙,只能用点特殊的手段了。”

    而这一句话,也像是在脑海里印着的。

    似乎是在哪里听过的一样。

    这个声音又熟悉又陌生。

    “齐老爷子你疯了么?不要一错再错!”

    “怎么回,你们死了我手上,靳之柘等人失踪,联邦再来人,也智慧对我们进行安慰。”

    “齐家也是受害者的”

    ……

    齐老头陡然抬头,双眼一片血红的盯着田启明手中的东西。

    里面的他眼神阴鸷,嘴角却是带着笑

    齐天菲站在他的旁边,脸上也是带着浓浓的笑意和肆无忌惮。

    他们的旁边是十几台的机甲,紧紧的围着妃色等人。

    原来那是他的声音。

    他说话的时候,自己听到的声音和别人听到的声音在某种程度上是有很大差别的。

    所以,他在听到怎么一段话的时候,竟然没能第一时间听出来。

    他脑子里有些懵。

    像是一团浑水一般,混沌不堪,怎么都理不清,道不明。

    光脑投影下来的内容还在继续。

    他的声音那么清晰。

    有理有据的在说服着旁边的人

    每一句都那么真切。

    “齐家纸张联邦,借助对方的一点能力的能够让联邦变得更好,有什么不好?”

    “与虎谋皮,你只会都让联邦陷入万劫不复!”

    “你们要怪,就只能怪&a;a;……”

    ……

    他听着视频双眼含血色,死死得盯着视频内的每一处。

    将其中的每一个部分看了一遍又一遍

    落下的叶子,风吹动的头发,飞扬的灰尘……

    每一个人的眼神,眼睫的颤动,神情,面部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每一处的细节都是极为完美无缺。

    他将每一处都看了。

    脑子里却是更懵了一点。

    这的居然不是制作的。

    这为什么没有丝毫缺陷!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这居然是妃色他们录制?

    他盯着妃色,这一段话想要说出口,却是死死的掐着自己的双手,怎么都没有说出来。

    很想大声的质问一句。

    妃色是怎么录制的。

    但是他不能。

    他脸上所有的表情都收了起来,极为淡定的开口,“这一出戏是请谁演的,倒真是真实,能做出这样的作品,也是没有几个人了吧?”

    靳之柘一脸更是诧异的看着齐老头,“齐老爷子不觉得这一幕十分眼熟吗?‘

    齐老头的眼里阴沉沉的看着靳之柘。

    心里怨恨的要死。

    他怎么也不明白,在他自己和那一位双重手段下,妃色他们到底是怎么进行拍摄的。

    内容清晰,画面完善,甚至连一点抖动都没有。

    如果真的可以拍摄到这样的程度,他就站在旁边,怎么可能一星半点的都没有发现。

    “好好好好,好,好的很,你们的手段倒是不少。”

    这话说得非常有技巧。

    一则是说妃色等人有手段,竟然在他那么防卫的情况下,录制了这东西。

    另一方面,却是说妃色等人是诬陷他的手段足够多。

    一出不成,又来一出。

    他眼里依旧像是淬了毒一样。

    一一看过妃色和靳之柘,恨不得直接扑上去弄死妃色。

    旁边的田启明等人,即便是看了无数遍,此时再看的时候,依旧忍不住满心的震撼。

    他们到现在,依旧不明白,妃色到底是怎么完成的。

    而魏阳则是彻彻底底的傻了眼。

    作为他们这一代的小时候,联邦推出的偶像还不是靳之柘。

    而是齐家人。

    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当齐家竟然会作出这样的事情。

    哪怕是在田启明等人的口供和描述中已经大致了解了当时发生的情形,可,怎么都不如这么直观的看回放要来得震撼。

    “整个两帮都应该在你手中,你就甘心被人控制吗?”听着齐老头的在里面说的话,和田启明一样。

    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崩塌了。

    妃色看着光脑投影下来的东西,点点头。

    说实在的,那也是执法队给补充的资料完善,而且,还是星网好用呀。

    若是在修真界,她得耗费多少灵力和神识才能在灵石上刻画出这样的影像?

    就算到时候弄出来,恐怕齐家的人也已经走出执法队,将自己洗白的干干净净。

    他再多说些什么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可,看看在星网上。

    妃色那是直接在脑海里进行回忆,然后一点点的填填加加,再有执法队给补充的资料。

    妃色愣是没有费什么功夫就完成了。

    靳之柘看着齐老头,笑道,“齐老爷子,这会儿,您恐怕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视频的内容已经到齐天菲被控制的上面。

    这些东西拿出来。

    对于齐老头来说的,确实是没有什么再好说的了。

    再说什么,都没有任何意义了

    齐老头冷笑了一声,他确实没有想到妃色他们能够拿出这样的东西。

    但是,东西拿出来了,就是真的?

    那就未必了。

    真的假的,也要看是谁来鉴定的。

    他眼里闪过了一抹疑虑。

    如果说妃色等人在一开始遇到他的时候拍摄,他都觉得很正常。

    哪怕是后期在那一位过来的时候拍摄,他也觉得是没有什么。

    总有误差的时候。

    但是,在他使用那阵法的时候。

    他手中是有三重的隔离的。

    田启明等人手中的东西也确实没有用了。

    而彭伟立等人当时的震惊也不是骗人的。

    盯着妃色等人看了半响,他突然笑道,“看来为了诬陷我,执法队和联邦军部还真的是不留一丝余地啊。”

    “这样的东西都能拿出来?”

    “不就是你们之前的证据被反驳,再也没有办法认定我的身上有问题。何必还牵扯到这么多的东西?”

    “可,如果,真的是你们手中的证据,你们何必到现在才将东西放出来?呵呵……”

    他脑海里也有过一抹明悟。

    如果妃色等人手中真的有证据,绝对不会是拖延到现在。

    不管是什么原因,哪儿来的手段。

    妃色手中的视频有问题的。

    而且,不管是否是真的有问题,都将是有问题。

    是不是假的,都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