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576章:
    马修的脸色一变,“妃色小姐,还有什么事儿吗?”

    妃色笑了笑,“刚刚听马修理事说你们已经准备了好几种毒,要让我试一试。”

    “我还真的没有见过,希望马修理事给个机会,让我见识一下。”

    马修咬牙切齿,他们欺负人?

    妃色这才是欺负人吧?

    得理不饶人,完全就是踩着他们头上的欺负!

    他已经退了一步又一步,妃色竟然还是不依不饶。

    艾伦在旁边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今天,药剂师工会的脸彻底丢大了。

    不管怎么说,今天之后,药剂师工会的名声都要一落千丈了。

    而且……

    艾伦觉得,刚刚丢的脸估计还不够,妃色会让他们今天一而再二再三的继续丢脸下去。

    妃色指了指身边的四个人,“我还有四位观众等着,马修理事四种以内的毒,我都可以配合试验。”

    完全不同于之前的态度,妃色身边的几个人看着马修的眼睛在发光,半点迟疑都没有了。

    没看到妃色的态度多嚣张?

    这么自信,怎么可能怕?

    下面的左飞扬的双手在光脑上敲的飞起,和妃色粉丝团的众人兴奋的差点要飞起来了。

    彭伟立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种莫名的兴奋是怎么回事。”

    “突然觉得年轻了好几十岁,果然兴奋……热血沸腾……”程老爷子跟着开口。

    靳老爷子不想承认,心理却是同样的想法。

    这种打脸,果然很爽。

    怪不得人家都喜欢装逼,喜欢打脸。

    看着马修一脸憋屈的模样,靳老爷子觉得浑身舒畅,这种感觉,真的太舒服了。

    他们有多爽,马修就有多憋屈。

    看着他们一个个得意的笑容,差点没有气死。

    药剂师工会的所有人脖子都缩了起来,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一句话。

    马修咬牙切齿,“艾伦,准备的东西拿上来!”

    艾伦迟疑,小声的开口,“万一……”

    马修一眼扫了过去,“拿上来!”

    他们那么多年放着的毒,妃色即便再怎么厉害,总归也有一定的限制吧?

    一种解开,两种解开,他还真的不相信妃色常在岸边走,还真的没有一次湿了鞋。

    还有,他垂下头,工会那边已经有动静了。他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联系到那一位。

    解毒比不过,下毒,他真的不信也比不过了。

    艾伦被这一眼看着,不得不起身去拿。

    现场顿时热闹了起来。

    左飞扬,“坐等打脸!”

    “药剂师工会还真的记吃不记打。”

    “坐等药剂师工会被打脸。”

    “我妃色大大别的没啥,就是打脸!”

    “马修……倒是想走,不过很明显妃色这是不让走。”不然,马修没事儿在这儿给妃色当垫脚石?

    彭伟立忍不住就哈哈大笑出声了,“从来没有见过药剂师工会这么憋屈!”

    左文熙也不管旁边的左飞扬了,坐在原座位上,就像是喝了一杯最好的茶一样,舒坦的从上到下。

    从药剂师工会出现到现在,什么时候,药剂师工会弱势过了?

    尤其是现在,对方被“姜明华”控制,一再拿出他们见都没有见过的药剂,

    整个药剂师工会更是嚣张到了一定的境界。

    药剂师工会吃这样瘪,有苦无法说,他们之前就是想都不敢想。

    马修不用听,只听着身边人的眼神都知道他们在想什么,说什么

    他沉着脸,接过艾伦递上来的药剂,开口道,“妃色小姐,这是第一种,异植产生见血封喉,掺杂了不知名的毒,变成混合毒,到目前为止,整个联邦还没有人解开这种毒,妃色小姐倒是可以试试。”

    “药剂师工会也不行吗?”妃色半点压力都没有的接过了药剂,第一时间又反问道。

    马修咬牙切齿,就恨自己怎么就那么多嘴。

    把药剂给妃色不就可以了,为什么非要用这样的一次换解说词。

    台下,一阵哄笑,差点将会议厅掀翻。

    艾伦看了看马修的脸色,又缩成了鹌鹑一般。

    “揭人不揭短,实在不好意思。”妃色压根没有理会对方已经变成了调色盘的脸色。

    捏着手中的药剂,扭头看着剩下的四人,“哪一位愿意来试一试?”

    这边的四个人,刚刚迟疑了一下,就见其中一人已经跳了出去,立马道,“我愿意。”

    马修的脸色又是一沉。

    妃色却是神色越发好看,笑着开口,“来。”

    那人半点迟疑都没有的,直接将东西吞了下去。

    绿色从他四肢开始往心口漫延。

    那速度非常快,站在妃色旁边的董文田和顾长志只觉得后背全是冷汗。

    即便再怎么不懂,两人也知道这如果漫延到胸口是什么后果。

    以这样的速度快来,最多不超过十秒的时间。

    对方就会毒发身亡。

    怎么能这么快?

    他俩咽了咽口水。

    顾长志第一次觉得这个世界真的是很可怕的。

    生命是很脆弱的。

    但是。在妃色跟前,那是相当的安全!

    也不知道对方太实在直接喝了所有的量还是怎么,比马修之前了解毒发的还要迅速。

    妃色却是不慌不忙的将手中药剂给对方灌了下去。

    刚刚的绿色花纹是怎么漫延上来的,现在就怎么退回去。

    妃色眉头蹙着,就看着那花纹一点点被压了下去,又在对方的四肢的每一处割开了一个不大的伤口,看着绿色的血一点点的流出来。

    两分钟之后,毒素解的干干净净。

    流出了殷红的血。

    药剂师工会的人上前为他进行了测试,最终看向马修,抿着嘴没有吭声。

    妃色眉梢挑了挑,给了一枚解毒丹,又给了一枚固体丹给对方,看着马修,“马修理事,您的下一样?”

    妃色跟前的三个人盯着马修,火热的目光让马修的脸色沉得像是锅底一样。

    马修没吭声。

    良久之后道,“药剂师工会无意中得到的一种毒,到目前还没有经过测试,只知道效果非常可怕,而且无解。”

    “嗯,我知道,我不会问你会不会解了,你肯定解不开。”妃色自问自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