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578章:
    台上台下围观的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约瑟夫的声音一点都不好听,凄厉得让人害怕。

    彭伟立几人也是纷纷变了脸色。

    靳老爷子看着彭伟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程老爷子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没有听说过还有这样的毒……”

    “确实是闻所未闻。”田老爷子也是跟着摇摇头,一脸迷茫。

    靳老爷子问彭伟立,“彭院长之前听过?”

    彭伟立去看林森,眼里有着迟疑。

    林森眼里的迟疑更深。

    “要是知道你就说啊,这样是干什么?”

    彭伟立无奈道,“只是传说,也不敢当真。”

    “现在的传说变成真的还少吗?修真都已经出来,你再告诉我有龙凤出来,我也不敢反驳你了。”左文熙冷笑了一声。

    彭伟立苦笑一声,不得不承认妃色说的很有道理。

    林森接过话道,“这个我比较清楚,之前,我听说有人被控制,就是用这样的方式,说是中毒,但是根本找不到任何中毒的迹象,不管是怎么检查都没有检查出来异常的地方,最终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对方真的没有中毒。”

    靳老爷子愣了愣,指了指台上,妃色不是一眼就看出来,并且,现在看着已经在解毒了?

    林森没有看,继续开口道,“我们研究了许多地方,但是,那人在没有被控制之后的短短一个周的时间,就没了,对方遗体被捐赠,我们研究了很久……”

    他顿了顿。

    左文熙等人紧紧看着他,“到底怎么回事,说啊。”

    “‘蛊’妃色口中所说的蛊,我们发现了妃色所说的‘蛊’。”林森道,“原本我们以为只是最普通的寄生虫,可研究到最后不得不承认,对方的死因就来自于这种‘寄生虫’。”

    左文熙眉头蹙了蹙,“‘寄生虫’?”

    寄生虫一般是指有致病性的低等真核生物,寄存在宿主体内,或者依附在体外以或许维持生存、发育、或者繁殖所需要的营养的一些生物的。

    有部分特殊的寄生虫,的确可以是改变宿主的行为。

    但,那只是简单行为id。

    他们一般都是低等真核生物。

    根本不可能被控制。

    药剂师工会又怎么来利用这种东西控制别人?

    而且,寄生虫怎么可能达到现在的这种后果?

    “这种‘寄生虫’当然是不一样的。”林森道,“甚至,我们用这种名称称呼它们,都是为了描述它的其中一种特性。”

    “他们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维系着原主人和现在的宿主,并且通过特殊的方式沟通。”

    “我们曾经以为,这是虫族的一种,这是虫族的入侵方式。”彭伟立接着开口道,“但是,后来发现并不是这样的,这些‘寄生虫’只是听从人的吩咐,为他的原主人办事。”

    “……”左飞扬在旁边陡然觉得后背一寒。

    “我们专门查了远古的一部分资料,在一些差点失传的东西里,终于找到了相关的信息,才知道这种‘寄生虫’,就是传说中的‘蛊’。”

    彭伟立说完,场中静了静。

    左文熙问道,“这‘蛊’……”

    他的话还没有恕说完,就听到上面的妃色开口道,“‘蛊’以精血为代沟,你以此来维系你们之间的关系。可,你知不知道,当‘蛊’死了之后,你又会怎么样?”

    约瑟夫原本就惨白的脸色刹那间变成了一张纸。

    “你敢!”

    妃色低头笑了笑,掌中一点点的拍着。

    节奏感越发明确。

    约瑟夫眼里的惊恐越发明显。

    马修也有些慌了,这是药剂师工会在远古的东西找到的一部分资料,也只有约瑟夫能够学,能够培养“蛊”、

    药剂师工会每一代都会有那么几个天赋特殊的可以。

    他们也借助这样的东西来强制和半强制的维系一些人,控制他们。

    一直到现在,历经几千年也没有被任何一个人发现。

    妃色到底是从哪儿得到的方法?

    而且,看着妃色的动作,他更加不安。

    妃色怎么看都不像只拍着掌折磨约瑟夫,妃色这样的动作肯定是有更加奇怪的含义的!

    他心里陡然一沉,“既然妃色小姐可以解开,我药剂师工会已经没有其他可以拿出来的东西了。恭喜妃色……”

    “不要着急……”妃色开口打断了他的话,不等他再一次开口,低头对地上的那位实验者说,“忍一下。”

    说完就将对方的手腕割破。

    对方被掀起来的袖子上,露出了有些凸起的血管。

    那血管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的爬过来。

    妃色指尖上掐了一个小小的伤口,那边血管是里的东西跑的更快了。

    董文田和顾长志在旁边看得毛骨悚然。

    直播摄像头更是拍摄了更清晰的东西到直播的另一边。。

    每一个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什么东西!”

    林森双眼一亮。

    彭伟立直接惊喜道,“妃色将它逼出来了!”

    这个“它”说出来,就是靳老爷子也忍不住抽了一口冷气。

    他眉梢微微一动“活的。”

    “当然,如果不是活的,怎么用来控制?”

    场中几人都忍不住对视了一眼,都带着浓浓的忌惮和庆幸。

    忌惮药剂师工会竟然掌握这样的技术几千年。

    庆幸对方没有将这样的手段用在他们的身上。

    那东西似乎还在一点点的长大,在血管上突出的越发明显。

    那个实验者脸上的颜色直接没了,双眼惊恐的看着妃色,“妃色……妃……妃色大大……这,着……这……”

    “嘘……”妃色比了一个噤声的模样。

    他瞬间闭上了嘴。

    妃色指尖上的那一滴血颜色越来越红,那边的小凸起爬的也越来越快,直接穿梭到了手腕的地方。

    马修脸色煞白,低喝了一声,“退!”

    这一声炸得现场所有人一惊。

    而实验者血管里刚刚要爬出来的东西,一掉头又钻了回去。

    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那实验者更是差点吓哭了,“妃色!妃色大大!妃色大大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