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654章:你说什么?
    “眼镜蛇”没有开口说话,很显然,这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天上也绝对没有掉馅饼的好事,能够得到最好的奖励,那毫无疑问,这一次的战斗也绝对是绝无仅有的惨烈。

    可,现场所有人都像是疯了一样,根本看不到任何与之有关的危险和可怕,能够看到的全部都是得到奖励之后的荣光。

    在所有人的欢呼声中,一个男人站了出来,靳之柘蹭得一下站了起来,被妃色抓住手腕,不得不一点点坐了回来。

    靳之柘的眸子里像是含了冰块一般的看向“眼镜蛇”,“落日星的这些战斗的人是哪里来的!”

    “眼镜蛇”神色一禀,有妃色在,靳之柘的存在感都弱了不少。

    这会儿对方突然眼神一厉,他才陡然惊觉,这是联邦最厉害的士兵和指挥官,也是他在联邦清剿了无数星际海盗,是他在联邦境内将他们一路迫使离开。

    “落日星的斗兽场一开始本来就不是一个擂台比赛,这里是让人看厮杀的地方,原本是异兽,然后有犯人参与进去,再然后逐渐演变成今天的模样,但是,比赛的本身就是不公平的,比赛场上的人和异兽或者虫族比完之后,要挑战到赛场上再没有人敢站出来为止。”

    这样的赛制,毫无疑问,第一个上场,除了死,几乎没有路可以走。

    哪怕是在落日星这样的地方,也不可能出现,让落日星自己的人去的说法。

    靳之柘的眼里含冰,声音像是夹杂着冰碴子,“犯人?”

    百达听到这里,也将视线放在了斗兽场上,越看越惊讶,最后直接没有忍住,脱口而出,“怎么可能。”

    “眼镜蛇”就算是再傻现在也明白得差不多了,这一次参与战斗的是军部的人,甚至是靳之柘的朋友。

    他的脸上闪过一抹错愕,也明白自己刚刚的口误,“抱歉,我的意思,对于落日星而说的犯人。”

    靳之柘脸上的冷意更甚,“今天的比赛,是为了我们来的。”

    他看向妃色,“他叫秦威,是我手下的付款,三个月前执行任务失踪,至今没有踪迹。”

    妃色顿了顿,没有说话。垂眼看向场中的那个,一身是伤的秦威,眉头蹙得紧紧的。

    进来之前,外面的人说了,最近的斗兽场没有什么热闹。

    进来之后,却发现有这样大的奖励,分明就是一个专门做给他们的套路。

    秦威三个月之前就已经在对方手中,折磨了三个月时间都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甚至是之前一个的小时之前都没有半点动静。

    偏偏在他们进来之后有了动静。

    他们被发现,起码是被发现了部分动静。

    董文田眉头皱起来,“他们知道我们在这里了?”

    “未必,我猜,现在应该正在大力宣传了。”妃色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一定的信心的。

    以“姜明华”的实力如果可以找到妃色,那就不用等到现在了。

    靳之柘原本听到董文田的话,后背也绷紧,随时准备主动出击的。

    听到妃色这么一说,眉头依旧是蹙着,总算是神色微微松了松。

    也正如同妃色所说,这边一方战斗人员已经站出来了,但是,场上另一方却迟迟没有出来。

    场外的关中纷纷叫嚣着,怒吼着,兴奋的嚷嚷着,更多的人也将眼前的消息彻底的宣扬了出去。

    就等着妃色等人上钩,然后来到这里救人,顺便落入他们的阵法和圈套之中来。

    靳之柘双手握紧也又忍不住的展开,又再一次的握紧,救还是不救。

    这是他的副官,哪怕知道只是曾经的,后期已经单独出去,但是两人在战场上结下的深刻感情,是怎么都抛不掉的。

    然而,对于众人来说,这却又是另一种了。

    他们现在是“姜明华”以及整个落日星在找的人,这个圈套就是设定给他们的。

    跳下去,在对方的地盘,哪怕是他们在妃色的协助下,也未必肯定能够闯出去,到时候一旦他们以及妃色折损在这里,那么那将是整个联邦的损失。

    他太明白,对于秦威来说,联邦的安危算什么,如果说他的安危和妃色安危挂钩,他肯定……不,应该说,他是绝对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

    妃色的脸上带着几分的愁色,她和靳之柘等人考虑的是一样的。

    她的实力的确是强,但是,在这个联邦,一个人的实力,乃至于一个星球的存在都是十分渺小的,以妃色现在的实力,绝对是不能暴漏在落日星的眼前。

    一旦确认他在这里,并且没有办法将她拿下,对不择手段下来,这个星球将与他一样不复存在。

    妃色脸上的神色并不是十分好看,顾长志和董文田几人也带着几分愁色,不管今天站不出站出去,都是错误的。

    不站出去,他们在场的所有人的心里都过不去这个坎儿,如果站出去,妃色真的有个什么闪失,他们都是联邦的罪人,他们没有任何资格做这样的事情。

    白达的双手攥紧成拳,哪怕心里再是怎么样的冲动让他要站出去,他依旧以保护的姿势站在妃色的身后,双眼泛红盯着场中的秦威,也没有开口说什么。

    甚至于,如果现在的妃色站出来说要去救秦威,“眼镜蛇”相信,他也会第一时间站出来将对方揪出来。

    靳之柘最终直接闭上了双眼,嘴角带起了一抹笑,笑容里怎么看怎么苦涩。

    再展开双眸,他眼里一片清明,再无任何波动。

    如果不是手心已经一片血肉模糊,“眼镜蛇”恐怕会认为靳之柘真的能够那么淡定。

    他开口道,“这是第一个……”

    靳之柘蹭的一下扭过身,双手掐住了“眼镜蛇”的脖子,“你说什么!”

    他的一双眼血红一片,死死的盯着“眼镜蛇”。

    这一瞬间的时间,“眼镜蛇”后背直接湿透了。

    “眼镜蛇”嗓子里只剩下了呜咽的声音,用尽全部力量去想要掰开靳之柘,却根本动不了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