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699章:可是我不会
    淙淙越来越伤心,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吓得妃色脸色都白了,“我没有怪淙淙,我真的不怪你,别哭了。”

    淙淙显然不会因为这样的一句话就停下哭声,依旧在哭。

    所有人都想劝,可是妃色似乎看起来谁的话都不停。

    妃色抱着所有的东西上前递给他都根本不管任何用。

    脸上着急的快要冒泡了。

    妃色抱着淙淙一声叠着一声的安慰,,可淙淙根本不听。

    旁边的几个嘉宾也上前劝,澈澈妈妈顺着淙淙的后背抚摸,生怕他呛着。

    妃色小声问,“你想做什么样的?”

    这一句话,总算是问对了。

    淙淙抽泣着开口,“我想做大圣姐姐的衣服,和糖画上的一样,可是我不会。”

    澈澈他们赶紧都纷纷上前,大声开口,“我们也不会。”

    他们脸上带着十分稚嫩的担忧,却是更加的透彻和明白。

    让人忍不住的心疼他们。

    妃色嘴角含着笑意,“没有关系,我也不会。”

    “大圣姐姐也不会吗?”澈澈他们瞪大了眼睛,像是妃色说了什么他们十分的难以置信的事情一样。

    淙淙也放下了捂着眼睛的小胖手。

    湿漉漉的眼睛看着妃色,似乎也不相信。

    大圣怎么会有什么东西是不会的呢

    妃色抱着淙淙,身边围着澈澈四个孩子,缓慢的又开始讲了关于大圣的故事,“……他们师徒四人一起,任何事情都不是一个人完成的,都是大家协作一起的,而且,你们都还笑,等你再长大一点,你们就会了……”

    淙淙瞪圆了双眼,“真的吗?”

    妃色点点头,“当然啦,我会骗淙淙吗?”

    “大圣姐姐不会骗我。”淙淙连忙开口道。

    妃色嘴角勾着,“对啦。走,我们继续去做衣服,一会儿穿新衣服,号码?”

    “好!”几个孩子连声回答。

    ti指着澈澈,“我们师徒四人,我是师傅,你是猪八戒,你是猪八戒。”

    澈澈连忙反驳,“我才不是,我不是,我是大圣。”

    “我也想当大圣……”淙淙小声开口。

    虽然脸上还有些赧然,但是因为是大圣这个话题,所以他说得十分肯定。

    澈澈似乎有些为难。

    一方面,他太喜欢大圣了,所以非常想要做大圣,在这个问题上基本上是不能调和的。

    但是,另一方面上,淙淙的年龄最小,又刚刚哭过,也十分喜欢大圣,他是哥哥,不可以和淙淙抢。

    似乎是犹豫了很长时间,才开口,“那我们两个人都是大圣好吗?”

    淙淙圆圆的眼睛都笑弯了,“嗯嗯嗯。”

    “那你也是大圣,我也是大圣。”

    “我也是大圣……”

    “我也是大圣……”

    “我也是,我也是,我也是大圣……”

    “我呢,我呢,我也是大圣的。”

    ……

    妃色的身影在种孩子的中间,被这重叠的童声围绕,彻底的包围了起来。

    在后面看着的澈澈妈妈他们嘴角都忍不住勾起了笑容。

    看到面前的这一幕,总觉得格外的温馨和不一样。

    董文田他们也都笑了起来、

    妃色真的是从来没有这么暖过,也从来没有这样的笑容。

    和这些孩子他们在一起,妃色真的展现出了太多从前他们根本不知道的那一面。

    社交网外的所有人又忍不住笑了,“虽然淙淙没有哭了,但是也没有那么失望了,不知道为什么。”

    “哈哈哈,我也是,不失望。”

    “妃色那种手足无措,到现在还记得,是在乎,是关心,所以才会真的手足无措。”

    “因为关心,所以才会这么担忧,才会手足无措。”

    “妃色是真的心疼和喜欢这些孩子。”

    “妃色的演技并不好,她是真的喜欢他们。”

    “那种认知,让我心里觉得十分暖。”

    “妃色抱着淙淙,虽然不是那么标准,但是,比一开始好了太多,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但是我发现,每一次旁边有妈妈抱着孩子的时候,妃色都在注意的观看,每一次都在细微的调整自己的动作。”

    “不仅仅是抱孩子,其他妈妈做的每一件和孩子有关的事情,妃色都在学习,都在努力的完善自己的动作。”

    “真的没有想到,妃色真的可以做到这样的程度。”

    “妃色完全打破了我原本对她的所有定义,真的。”

    ……

    一个人用心或者是不用心,总是有人能够看到。

    董文田感慨的说。

    顾长志的嘴角勾起来,妃色对人用心,别人自然可以感受到。

    不管是对他们,还是这些孩子,以及那些粉丝,妃色都是诚心实意的好。

    人心都是肉长的,都是有感情的。

    不管是好还是坏,自然都能够清晰的感受出来。

    孩子们,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干净,最纯碎的。

    他们更能够敏感的发现别人对他们的善意和恶意。

    淙淙之前不是没有跟其他的嘉宾搭档过。

    但是,从来没有像是这一次这样的对妃色用心和小心翼翼。

    那只能说明一点,无非就是妃色对他足够好,他也能感受到,他也喜欢妃色,也想要对妃色足够好。

    妃色眉眼展开,带着浓浓的笑意。

    带着所有人返回到工作室,等看到所有孩子的完成的作品,再看淙淙的作品之后,妃色脸上的表情终于僵硬住了。

    旁边的澈澈妈妈他们终于忍不住笑了。

    淙淙搓着手,又开始变得有些不安了。

    他看着妃色,小心翼翼的开口,“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妃色嘴角扯了扯,但是对着淙淙还是十分温和的笑道,“当然没有,你做的非常棒。”

    淙淙太小了,不过是两岁,他根本没有办法好好的握着剪刀。

    哪怕是有旁边的人帮忙,也根本没有办法用针线。

    所以,在现在,淙淙面前的一切都还是几块碎步。

    并且是用剪刀剪得有些支离破碎的布块。

    旁边的爱爱妈妈小心的提醒道,“还有不到半个小时了……”

    妃色,“……”

    淙淙十分聪明,瞬间看懂了旁边所有大人的意思,嘴角一撇,“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我知道错了。大圣姐姐,我错了,你不要不要我,我不是故意的…”

    妃色赶紧抱起了他,“没有,没有。没有。”

    她的手顺着淙淙的背一点点的划过,再也不是手足无措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