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700章:不要高兴的太早
    这一幕看红了不少人的眼睛。

    董文田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以及说什么。

    其他人也是一点心里暖暖的感觉。

    妃色在用自己所有的努力在进行学习。

    或许她现在做的不够好。

    但是,她用心,她努力。

    妃色是在用心的对身边的人好。

    是在努力的照顾淙淙这个分给她的孩子。

    这一点,不管是任何一个黑粉站出来,也说不出任何话。

    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在用心在做,让她这个明明高冷人设的人,竟然在如今变成了暖萌的人设。

    似乎是因为妃色的手一下下的抚摸,让淙淙的哭声在减弱,但是依旧是抽抽噎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妃色皱着眉头,缓缓开口,“淙淙,我陪着你一起,我教你做。”

    淙淙抽抽噎噎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可,可,可是,可是我不会。”

    “没关系,我也不会,我们一起学。”妃色继续柔声道。

    妃色的声音是那种他们从未听过的柔和。

    像是能滴出水一般的温柔。

    再烦躁和不安的心,似乎都能在妃色的声音里面得到安慰。

    淙淙眉头皱着,拽着妃色得衣服没有说话。

    显然是神色有了些许缓和,有些意动。

    妃色将他放下来,其他小朋友都上前来,想要拉淙淙的手。

    但是淙淙拽着妃色得手并不松开。

    妃色的食指被他牢牢抓在手中,似乎松开一下,妃色久不见了,浓浓的依赖,让所有人的嘴角都勾了起来。

    妃色的脸上也含着笑意,另外的手摸了摸其他孩子的脑袋。

    带着他们一起去了旁边的屋子里。

    看了看已经散成了一片小布条得布料。

    澈澈妈妈等人也是一脸的惨不忍睹。

    淙淙什么都不会,只会用刀,所以,努力了很久很久、他始终在“工作”在“帮忙”,所以这些属于他的步块,就这么越变越小。

    淙淙又开始搅着手指,小鹿一样的大眼睛,

    爱爱妈妈迟疑道,“不管怎么样,先把这些布料拼起来吧。”

    拼起来,即便是麻袋,那也是可以穿在身上的。

    拼不起来,那就是布条条,还能用来做什么?

    妃色嘴角一抽,脸上也带起了几分无奈。

    她即便有一百种,一万种方法,但是,放在淙淙他们身上,也没有一点作用。

    对于爱爱妈妈他们的话,不得不点头。

    看着所有孩子齐齐动手开始处理这些布条,导演组那边终于忍不住的笑了。

    “哈哈哈哈哈,哪怕最后孩子都站出来帮忙,但是也没有用啊。这么短得时间,他们也绝对不可能给妃色制作出一件衣服。”导演直接站起身笑了。

    旁边的编剧也忍不住的笑了。

    从一开始,她就没有认为淙淙能够完成这样的任务。

    所以才在妃色完美完成任务的时候如此的淡定。

    甚至半点忐忑不安都没有。

    场外的观众也忍不住乐了。

    “虽然很心疼淙淙,但是,想到妃色没有上场的衣服,我就想笑怎么办....”

    “哈哈哈哈哈,抱歉抱歉,没有忍住。”

    “笑死我了。”

    ”心疼妃色,等会要穿各种布条装版出现了。”

    “哈哈哈,妃色大大你应该没有想到吧?”

    “没想到吧!啊哈哈哈哈,导演组在这儿等着妃色的,哈哈哈哈哈。”

    “噗,这些布条条,我也是醉了,最终的成果应该也没有好到哪儿去吧?”

    “妃色大大之前可是非常相信自家淙淙儿砸的。”

    “不要这样戳破,哈哈哈,我妃色大大也是非常不容易的,尤记得当时,妃色说淙淙说自己可以.....显然,这应该是不可以。”

    “心疼妃色一秒,心疼淙淙,可是,对不起,我可能不是真爱粉。让我终于找到机会笑了,”

    “我心疼节目组,折腾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找到了一个这样的机会。不过,我只想说,你们会不会高兴的太早了一点?”

    “楼上附议,我也觉的....哈哈哈哈,妃色这样的大魔王,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被打败?”

    “节目组是不是想的太简单了?”

    “哈哈哈哈,虽然有点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但是,还是忍不住想说,的确很有道理,怎么可能这么简单?”

    ”23333,妃色大大这种大魔王,太可怕了。我也觉得不可能这么简单被消灭啊,所以,我觉得妃色大大绝对会依旧是好好的出现在原地。”

    “坐等妃色大大站出来打脸。哈哈哈哈,这有点太不厚道了。”

    “....”

    导演看了看现在社交网上的种种评论,嘴角抽了一下。

    他偷偷看了一眼已经在准备的舞台的,问着身边的编剧,“你说,妃色那些布条条.....”

    妃色那成果他们可是都看过的。

    半个小时的时间太短太短了。

    短到就脸让几个孩子将这些布条条拼起来的时间都不够。

    一直到最后,那些布条条也就是只是一块块的布条条拼成的大步块。

    最后时刻,妃色催促他们将步块相互之间,稍微链接了一下。

    起码让这些步块变成相互有那么一丝丝联系的步块。

    可是,即便如此,那也绝对不能被当作是衣服。

    导演问话的时候、双眼之间都含着殷切得期盼。

    让妃色出丑,这事儿导演已经等了太久太久了。

    编剧看了他一眼,没敢吭声。

    和妃色挂上钩,谁没事儿敢下定论?

    这一个定论下去,说不定坑的就是自己。

    导演又忍不住去看董文田两人,顾长治干笑了一声,再没有任何反应。

    如果说真的有一个人被妃色无限次的打脸,那绝对没有别人,肯定是他。

    一而再再二三的打脸,完全没得商量。

    他现在生怕说话,更怕对妃色的所有事情下任何定论。

    说不定,那是说什么就错什么。

    导演组和编剧组研究了半天,导演开口道,“以妃色的实力,再怎么强大。也应该有个上限吧?”

    旁边的小助理很配合的应了一声。

    节目组的人都这样的盼着。

    起码给他们留一丝生路。

    直播前后相差了三个小时左右,舞台上正在紧锣击鼓的安装着各种音响灯光设备。

    舞台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