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784章:名额
    妃色三方介入。

    左文熙亲自联系了过来,看也没有看靳之柘,反正大家的目标是一样的。

    “妃色,靳之柘应该已经和你联系过了,你看我们家哪个小子有点希望?”左文熙也不顾什么脸皮,直接问道。

    这一次的名声每一家都是为了自己小辈求的。

    妃色专门为人定制的功法,根本不需要多说,那是什么样的价值。

    虽然说的后面会专门有教导,但是,多有一个机会,序多学一点东西总是没有错的,而且,妃色现在是一对一的教导,过段时间,那就是一对多。

    就像是自己请了私教和上大课一样。

    那能是一样的吗?

    妃色无奈的看了左文熙和靳之柘,开口到,“你们认为我连谁更亲近都不知道吗?”

    靳之柘干咳了一声,低头没有说话。

    左文熙老脸一红是,偏偏这时候田家的人也找上来了。

    他们手上也有一个名额呢。

    这一介入,抬头一看,哟,都是熟人。

    没等这边说上话,灰色领域那边也进来了。

    众人脸上都有些讪讪的,毕竟相互之间可是没有通过气,可下一刻就是彭伟立进来,一抬眼就是都来了,“呵呵,我就说联系你们一个个都占线,这么有缘分的在这儿等着呢。”

    这一下子就是六个名额,三个粉丝,还有一个名额在哪,就不清楚了。

    旁边的几人脸皮一抽,左文熙瞥了他一眼,“你联邦华夏大学的名额还不够多?你还不要脸的过来蹭,你那名额占着也太不要脸了。”

    彭伟立看着他,“就你家左飞扬那样,你还以为能扶上墙呢?开什么玩笑呢?”

    说起来,他们学院有六个人,可事实上,都只是挂了他们学校的名额,真正的归属感哪儿能和家族一样?

    左文熙气得差点跳起来。

    自家孙子再怎么不争气,那也只能自己说。

    不带让别人说的。

    也是妃色开口才勉强打断了他们的话,“我能分清主次,既然谁愿意培养一批出来,自然不会说不放在心上,所有人我都会好好教导,这一次既然名额都在你们手中,还有几家,那就每家两个名额,送过来我看看吧。”

    妃色来到联邦有一定的时间。

    也明白有时候不是他们说了什么对方就能够放心,不如直接让他们心意满足来得好。

    每一家眼睛蹭的亮了。

    他们这几个名额虽然也是故意不让外面的那些不怀好心的人发现,但是,另一方面也的确是想要给自家人。

    彭伟立倒是和妃色的关系更亲近,也知道妃色对这些有要求。

    “我们都不太清楚,自家孩子到底有没有天赋……”

    虽然说名额多了,而且自家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正常来说,是送谁来都一样。

    但是,毕竟孩子多,万一浪费真的有些可惜。

    妃色顿了顿,“我在社交网直播的内容是最基础的,也是适合每一个人的东西,如果你们怕对自家孩子不公平,就先将此放一放。”

    “不管是这一次的名额,还是后面你们要建立的专门的修真学院,都以这样的方式来挑选,能够理解,并且对我所说的东西有所感应,甚至能够引气如题的人,带过来。”

    彭伟立等人都相互对视了一眼。

    这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了。

    小辈并不少,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们也绝对不可能一下就真让自家人占了所有名额。

    妃色的方法,也让后面学院的建立变得更加合理,有效。

    他们的目标达到,相互哈哈了两句之后就彻底回去了。

    都要好好提点一下自己家里的小子们,一定要将妃色的直播放在心上。

    靳之柘这边却是在所有人退出的时候,稍微慢了一步,“你要去见另外三个粉丝?单独教导?”

    妃色点点头。

    三个粉丝和这些拍卖过程中得到名额的不一样。

    有另一份机缘。

    他们也牵扯的有另外的因果。

    靳之柘开口道,“既然要离开帝都这附近,我和你一起,联邦最近并不算太过于安稳。”

    万一再出现上一次的星际海盗类似的情况,他们恐怕更加吓死。

    而且,现在几乎已经确定,在背后除了药剂师工会之外,至少还有一个隐藏的势利在,也有不一般的心思。

    妃色顿了顿,她在星舰这样的庞然大物面前,着实还是有些势弱,张口要拒绝的话顿时只能吞了回去。

    无奈的开口道,“好。”

    靳之柘嘴角含着笑意,又随意聊了两句这才挂断。

    而另一边每一家都在交代自家人,明天妃色的直播一定要好好研究,好好了解,这对未来…巴拉巴拉……

    左文熙也是如此。

    他向来话不多,这一次愣是叫来了整个的下面两三辈的小辈,一遍遍的重复。

    左飞扬都听得不耐烦,差点有了一股子逆反心理涌上来。

    明明和妃色大大有关,而且他们都兴奋的想要学。

    更想知道自己和妃色他那几个学生有点什么差别,可偏偏听到左文熙这长篇大论的话,顿时什么都不想听了。

    忍不住撇嘴。

    左文熙还要再说,顿时就把后面的话全忘记了,直接上前揪着他的耳朵。

    要不是左飞扬不争气,他今儿怎么会被彭伟立嘲讽?

    而且,和他一样大年龄,看看妃色手底下的几个,再看看靳之柘……

    他顿时捂着胸口,感觉心脏都不太舒服了。

    他怎么就有这么个败家东西。

    左飞扬赶紧脖子一缩,“我没,我没说什么……”

    他哪儿是没有说什么?

    他分明就是什么都没有说的。

    左文熙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揪着他的耳朵,“别人我不管,你要是没有半点成就,呵呵……”

    左文熙后面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就这么冷笑了一声,让左飞扬浑身一寒,瞬间感觉自己所有的机甲,车,信用点,美人全部离他而去。

    瞬间啥心情都没有,立马舔着脸求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个天赋,我始终是那个最没有本事的,您可千万别把希望放在我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