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娱乐圈 > 第821章:没事就好
    正如社交网上那些人所考虑的一样。

    看过这些开始,瞬间产生了大量的人抱有幻想。

    幻想自己能够具有足够的天赋。

    幻想自己有一天被妃色看重,成为联邦华夏大学玄学院的一员。

    幻想自己就在听妃色直播的时候,自己直接就能够听懂,并且得到什么比较特殊的秘籍,一下子成为妃色又或者是程曦他们一样人。

    尤其是药剂师们。

    妃色直播再多次制作药剂的视频,每一个步骤,没一个成分他们都研究的一清二楚,却也根本制作不出东西。

    现在他们终找到了最关键的部分。

    灵力。

    只要他们能够学会这些东西,他们还会担心学不会,制作不出更好的药剂。

    程曦他们当时也是一穷二白的开始学习,只学了一个月不到的时间。

    他们比程曦等人有更强大的基础知识,自然应该能够拥有更强大的制作药剂能力。

    而马承宏已经央求着他爸马东厅上门了。

    马承宏的眼睛都是蹭亮的,“爸!去找马飞飞,叫她让妃色把我也招收了,我肯定比她更厉害,咱们到时候还怕谁?马氏集团自然也就更加不成问题了!”

    别人看的都是其他不相干的人。

    直播之中,他可是全程都盯着马飞飞的。

    一直以来,马飞飞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有任何卑躬屈膝的意思。

    而且和妃色的态度相当平等。

    甚至是顾长志和董文田对马飞飞都是相当客气。

    至于其他的工作人员在看到马飞飞的时候,那相当客气和尊敬。

    马飞飞肯定是能够把他弄进去的。

    实在不行、让马飞飞把他换进去啊。

    马飞飞自己身上不也还有一个名额么?

    马东厅眯着眼睛,“你老老实实的待着,我来想办法。”

    马承宏都看到的东西,马东厅怎么可能错过。

    虽然不知道马飞飞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但是,马飞飞现在在妃色跟前相当得脸。

    马氏集团可是马飞飞爸爸的产业,他就不信马飞飞还真的能够就这么放弃。

    而且,马承宏到底是马飞飞唯一的弟弟,她怎么能不管?

    至于之前受的委屈,那都是那个女人做下的,和他们父子俩自然没有什么关系。

    马氏集团必须救活,之前的那个渠道马飞飞必须告诉他,不然就给他想办法准备另一个渠道。

    总归是绝对不能让马氏集团就这么毁掉了。

    另一个,自然是马承宏的入学问题。

    这么想着,马东厅也就匆匆去了联邦华夏大学,并且将自己所以可以利用的资源利用上,终于见到了马飞飞。

    马飞飞将之前那些lol风的衣服换了下来,穿着和妃色差不多的古风长裙。

    脸上没有了之前的尖锐,只有淡淡的冷漠。

    马东厅愣了一下,好一阵的不习惯。

    随即,马东厅一脸焦急又放下心来的样子,“好久没有看到你,你没事就好。”

    马飞飞看着他的样子,嘴角掀起了一抹嘲讽。

    就在马东厅抬头之前,马飞飞又恢复了原本的表情。

    马东厅摸了一把脸,表现的越发的内疚模样,“叔叔对不起你……那是你爸爸唯一留下的东西,我竟然都没有办法的保护好,我太对不起你爸爸了。

    我……”

    他哽咽了一声,“我也才知道,原来你婶母之前竟然是那样对你!我……我对不起你爸爸!”

    马飞飞脸上越发带了几分嘲讽。

    她早就知道只要自己一出现在大众视线内,马东厅他们就会知道。

    但是,她没有想到马东厅竟然是这样的态度。

    她扫了一眼马东厅略显狼狈的样子。

    想必见到她,就已经让马东厅想了无数办法。

    也让他歇了其他的念头。

    她的眼帘垂了下来。

    如果,她不是现在的这样,对方会如何?

    马氏集团出问题之后,那条路是马东厅走不通,想找到之前的那条路会怎么对她?

    绑架,控制,威胁,哪怕是杀了她,只要能够得到相关的信息。

    马飞飞从来不怀疑马东厅的手段。

    只不过,现在的马东厅显然是没有任何办法。

    她瞥了对方一样,“您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呢。”

    马东厅脸上的表情一顿,“飞飞,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你婶子竟然是这样对你的,你放心,马氏集团永远是你的,绝对不会变!”

    “嗤。”马飞飞直接没有忍住的笑了。

    马东厅脸上的表情顿时挂不住。

    “飞飞,马氏集团是你爸爸一辈子的心血,我没有别的愿望,只是不想让他的心血毁在我的手里,不关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在所不惜的。”马东厅声泪俱下的道,“飞飞,我……”

    “都是婶子的错。”马飞飞重复了一遍。

    马东厅满脸懊恼,“对!全是她的错,我从来没有想到,那个毒妇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她竟然背着我这样对你!你可是我兄弟的亲生骨肉!,这马氏集团,你的,我的,承宏的难道不是一回事?你是我亲侄女,和我,和承宏都是一个姓,流着一样的血……”

    马飞飞点点头。

    如果可以,她也不想和他们一个姓,流着一样的血。

    更不想自己的父亲,奋斗一辈子,这么关心爱护自己兄弟,最后让自己的女儿家产被夺,差点死在外面。

    但是没有得选择。

    马东厅神色一松,“她虽然是承宏的母亲,但是,这是我也绝对不会姑息,飞飞,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马飞飞抬眸看了他一眼,只觉得一言难尽。

    马东厅还在发表演讲。

    “飞飞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

    “你爸爸得公司,有你在,我相信肯定会想办法挽救回来,你婶子那边...我......我.....”

    “婶子做的一切都不是你嘱意的,也不是你享用最后的成果,我爸爸的房子,公司也都写的是婶子的名字?”马飞飞没有放他继续表演下去。

    所有的话都说完了。

    来来回回就这么几句话,显然是说不出来新的东西,话题也已经可以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