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8章 脱险
    “人不见了。”跑在最前面的男人忽然停住。

    “怎么可能?”另一个人看了一眼自己的光脑,令他吃惊的是代表林麟的红点果然消失了,光幕上只有他们这几个追踪者的位置。

    【摩多星有些地区磁场不同,会造成仪器失灵。】负责指挥的z报出了一个坐标【目标人物最后出现在这,a组到那汇合,b组在外围搜索。】

    a组的三个人不到一分钟就赶到林麟失踪的地方,却只发现了那只巨大的“穿山甲”。

    佣兵远远地看着,没有接近:“是‘蜥甲兽’。”

    另一名佣兵也站在远处:“目标消失了,不会是被它吃了吧。”

    “别说傻话,蜥甲兽是草食动物,只要不激怒它就不会主动攻击。再说这东西的皮很厚,想让它受伤至少要用200n功率以上的的能量炮。它的皮甲有屏蔽和干扰功能,碰到这种星兽什么仪器都用不了。”

    【人应该就在你们附近。b组有发现么?】

    “没有。”沿着林麟的行动轨迹搜索,终点依旧是那只蜥甲兽的附近。

    两方人汇合,七个人在原地徘徊了至少十分钟,也没能发现林麟的踪迹。

    【警卫司还有五分钟就会到你们的方位。】

    “人不见了,我们有什么办法。”

    【如果不想被抓住,就在3分钟内撤离,当然你们的任务就会失败。】

    “z,你这个藏头露尾的混蛋别指手画脚!”

    【我已经忠告过了,介于这次任务必定会失败,我先行告退。】通讯戛然而止,留下剩下的六个人面面相觑。

    “混蛋!”男人愤怒地一脚踹到树上:“我就说那个人不可信!我们根本就不应该找他合作。”

    “要不是他在业内很有名气,佣兵任务百分之百成功我也不会加入!”另一个人也抓狂了:“不是说这只是个d级任务,怎么可能失败?”

    “这次他表现得太反常了!”

    “我们是撤退还是继续找?”

    “我觉得那个林麟大小姐一定在这个大家伙的肚子里。”紫色头发的佣兵把能量枪对准了蜥甲兽。

    “别发疯。”另一个人赶忙阻止:“这种蜥甲兽平时温顺,可如果真的激怒了它就遭了,虽然是素食,可它会……”

    他的话没能阻止同伴,那人接连开了三枪,打上了蜥甲兽厚重的眼皮。

    当然,这点攻击力连擦伤都没有,可原本不会被这样激怒的温顺的兽类却在瞬间发飙,低下头毫不犹豫地冲向他们。

    五分钟后。

    “已经找到林麟小姐了。”警卫司负责人特鲁第一时间联系了欧仑:“请放心,她安然无恙。”

    视讯另一头的欧仑松了一口气:“非常感谢您。”

    “不用谢。”他诡异地停顿了一下,解释道:“确切说,解救林麟小姐的并不是我们警卫司。”他将光幕移动了一下角度,用感叹的语气说道:“也许您应该感谢它。”

    袭击者生死不知地昏倒在地,林麟毫发无伤,浑身上下却湿哒哒地,她正在拿毛巾擦脸。她肩膀上趴着同样黏糊糊的摩多,不停地发出“噗,噗,噗”吐口水地声音。

    而那只巨大的蜥甲兽伸着舌头,卧在林麟旁边讨好地摇着尾巴,只是那条大大的尾巴实在太过有力,每一次拍打地面都像是在拆房子。

    警卫司的警官风趣地补充了一句:“我想它一定非常喜欢林麟小姐。”

    星际独立战舰中,凯恩斯正在向林冉汇报最新情况:

    “自由星域反叛者毁掉瑟亚星球圣芒哥医院后,转移到了瑟亚第三卫星十一区,在那里进行了一场战斗,战斗原因暂时不明,大部分公共设施被损毁严重,数据信息还在恢复中。

    另外,据摩多纳星系军部发出的最新消息称,发起袭击的是自由星域反叛军近年来活跃度最高的军团‘屠杀者’。

    他们行动通常目的明确,一击必中,很少出现多次连续袭击,因此摩多纳星系军部怀疑还会有后续行动,已向军部发出支援请求,联合临近星系共同剿灭敌军,军部暂未回应。”

    凯恩斯汇报刚刚结束,光脑便提醒有人呼叫:“中校,是欧仑。”

    “用共享模式。”

    “是。”凯恩斯开启连线共享模式,光幕自动延伸扩大到适合共同观看的大小。

    “林冉少爷。”直接见到林冉让欧仑有短暂的惊讶:“林麟小姐被袭击了。”他把情况简介明了地描述了一下:“袭击者是些佣兵,具体情况还在调查,是林麟小姐没有受伤。”

    “我知道了。”林冉表情冷淡依旧:“把别墅的安全级别调高,向警卫司和摩多纳军方申请特别保护。”

    “是,少爷。”

    切断通讯,林冉点燃一根烟站起身:“凯恩斯。”

    “是。”青年恭敬回应。

    “联络军部,以我个人的名义申请支援摩多纳星系。”

    “是的,大人。”

    林家还没有被彻底毁掉的一间会客室里,警卫司的长官特鲁正惬意地喝着茶,他的对面坐着不在状态的林麟,她还在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林麟小姐,您曾经见过那只蜥甲兽么?”见林麟回过神,露出困惑的表情,补充了一句:“就是那只把你放在嘴里的大家伙。”

    林麟干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我也不太清楚,因为一些意外,我的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

    “也许您小时候见过它也说不定。”特鲁笑道:“蜥甲兽也被称为蜥,它是种非常友善的生物,但通常也只会对孩子表达善意。”

    “额,呵呵。”林麟又干笑了一声,能说只是直觉么,本能告诉她会从蜥那里获得帮助。

    “像林麟小姐一样幸运的人非常少见。”说到这特鲁又笑了起来:“它竟然为了保护您把您藏在嘴里,这真的很奇妙。”

    “呵呵。”虽然因此得救,可她再也不想被“吃”进去第二次了,黑漆漆,热乎乎,满身口水,又缺氧的感觉简直糟糕透了。林麟肩膀上的摩多打了个寒颤,显然它的回忆也相当不美妙。